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64章 她竟然怕一個廢物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戚芷柔離開後,戚芷染與若兒相視一笑。

戚芷染眼裏閃過一絲狡黠,待戚芷柔到她這裏來奪那‘雪顏膏’時,她一定毫不吝嗇,將這‘無價之寶’傾囊相授!

……

次日。

天剛剛亮,丞相府大院熱鬧非凡,大院兩側站著恭恭敬敬的下人,每個人的臉上都露著羨慕的神情,今天是丞相府血脈到赤焰山脈曆練的日子,這是丞相府至高無上的榮耀。

戚芷柔,戚羽兮,戚芷月,還有邱沐蓮所生的庶長子戚燁麟都已經收拾好隨身用品,準備出發了。

“人都到齊了嗎?”戚正民從大廳走了出來,手裏還捧著一個朱紅色的盒子。

“爹!都到齊了!”戚羽兮揚了揚下巴,麵上掛著笑,她等這一天可等了太久了。

戚正民看了他們幾人一眼,莊重的點了點頭,視線最終落在戚芷柔身上,握住盒子的手一緊,抬腳朝著她邁了過去。

“柔兒,這是爹前幾年花重金買來的冰泠鞭,隻有天賦好的人才可以駕馭它,爹相信,此次曆練它定會幫到你奪得九截蛇妖的魔晶!”

“謝謝爹!”戚芷柔眼裏的喜悅快要溢了出來,當刻甜甜的應了一聲,接過那個朱紅色的盒子,當著眾人的麵打開了蓋子。

一道藍光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戚羽兮心裏又酸又澀,不屑一顧的掃了一眼冰泠鞭哼道:“切,誰稀罕!”

戚正民欣慰的看著自己的二女兒,麵帶微笑道:“人都到齊的話就出發吧,大家都好好表現……”

“我這嫡係大小姐還沒來,你們誰敢走。”一道清冷的聲音突然傳來,齊刷刷的目光全部朝著來人射去。

戚芷染一身紫衣,翩然出塵的出現在眾人眼前。

“姐姐!你是來給我們送行的嗎!”見到戚芷染後,戚芷柔恨不得將滿腔的怒火都撒在了她身上。

一個廢物而已,竟然還能得到高人垂憐!

“送行?這麽重大的行動你一個沒身份的雜種都能來,我這個嫡女為什麽不能來參加?”戚芷染歪了歪頭,似懂非懂的看著她,笑靨如花。

“你個廢物說誰是雜種呢!”一旁邱沐蓮又氣又惱道。

奈何戚芷染今日心情好,不介意重複了一遍:“你是沒聽見嗎?我是正牌所生,是戚家正正經經的嫡係大小姐,你,戚芷柔不過是一個雜、種!”

這回該聽見了吧?

“你!”

“你到這來做什麽,不許搗亂!還不快退下!”戚正民見戚芷染明顯是來攪局的,甚是不悅,生怕她誤了出行的時間。

“爹,皇上下了旨意,四大家族的血脈可以到赤焰山脈曆練,這個消息為什麽沒有人告訴我?”戚芷染直言不諱道。

這戚府,還欠她一個合理的解釋。戚正民一聽,有些心虛,不過他並沒有絲毫愧疚的感覺,冷冷道:“皇上的旨意雖然下達了,但你以為赤焰山脈是什麽人都可以去的?你一個廢物去了也會死在那地方的!更何況,戚府隻有四個名額,這名

額自然是要留給天賦高的,這段時間,你在府裏不用覺得無聊,那群沒去上的庶女們會陪你玩的!”

聽完她‘親爹’的這番解釋,戚芷染差點大笑出聲來。

緩了半刻,她勾了勾唇,鎮定道:“我不怕死,就算死,我也要去。”

“你!”

戚正民差點被她氣昏了頭,這個廢物如此冥頑不靈,他倒是恨不得她死在赤焰山脈!

可是,眼下他不能任由這個廢物將這大好的機會揮霍了。

“爹你想好了讓哪個人把名額給我換下來嗎?”戚芷染豈會不知道戚正民在想什麽,她倒也不戳破,今天必須要有個人將她的位置還給她。

“瞎胡鬧什麽!一個大逆不道的廢物,別在這丟人現眼!還不快滾!”戚正民惱了,勃然大怒,痛罵了一聲。

戚正民一聲落,大院中站的人皆露出了滿意的笑,笑裏多半是嘲諷之意。

戚芷染挑了挑眉梢,看來她這親爹是篤定自己會像以前一樣唯唯諾諾,忍氣吞聲了?“我是丞相府嫡女,最有資格參加這種上的了台麵的活動,既然爹沒有想好將誰換下來,那不如我自己選一個。”說罷,戚芷染伸出手指頭在四人中來回遊蕩,一個簡簡單單的動作竟然讓戚芷柔心裏咯噔一

下。

這個該死的廢物,竟然敢把注意打在她身上……

正想著,戚芷染的手指落在了她眼前,她一驚剛要開口,戚芷染的手指卻折向了戚羽兮。

“你!把你的名額讓給我。”

“你這個廢物說什麽呢!這是屬於我的名額!早早就定好了的,我不給!”戚羽兮提高了聲勢,看似盛氣淩人絕不退讓,可戚芷染卻不難在她眼底看到慌張。

“我沒有和你商量,我是在通知你。”

“你……你憑什麽用這種語氣和我說話,你……”

“連話都說不利落,爹你的眼光還真是獨特。”戚芷染冷厲的打斷她的話,寒眸濃的像墨一般射向戚正民。

戚正民冷不丁一寒。

她剛剛竟然在這個廢物眼裏看到了殺氣,沒錯,就是殺氣!

“奪了別人的東西自然是要還的,況且你一個庶女占了嫡女的名額……傳出去會有人說爹很不會做人的,你說對吧,爹?”戚芷染輕輕的走到戚正民麵前,亦正亦邪的看著他。

“爹!你千萬別被這個廢物迷了心智啊!爹!”戚羽兮幻想這一天的來臨已經很久了,這個十萬火急的關頭,可萬萬不能出差錯啊。突然,戚芷染側過了眸,眸心那抹寒意直逼戚羽兮心裏,她慢慢走近她,低下頭在她耳畔說道:“我既然能保你留在丞相府,自然也有本事讓你滾出丞相府,你覺得你到底是去赤焰山脈曆練重要,還是留個

丞相府庶女的名分重要?”

戚羽兮臉刷的一白,渾身血脈噴張,像是雷擊一般站在原地,僵化的瞪著兩個空洞的眼珠,緊張的幾近昏厥。戚羽兮想了想,去赤焰山脈對她來說無疑是最重要的,可她若是沒了丞相府庶女這個名分她就算有再大能力也沒有後台,將來也不會有好人家的公子願意娶她這個沒身家沒地位的過街鼠,可是,可是她真

的好不甘心……

“你放心,你隻要乖乖的把名額讓出來,我保證讓你過幾天好日子。”戚芷染要的也不多,說完,玩世不恭的看著她。

戚羽兮經過一番心裏掙紮,最終一咬牙:“好,是你自己想去的,那我成全你,我倒是要看看,你能不能從那麽多魔獸的口中活著出來!”雖然上次的事情是戚芷染解救了她,可她還是對她存有恨意的。

可是,除了恨,她竟還有些怕她……

她竟然怕一個廢物……

不得已,她還是狠下心來將名額拱手相讓。

“這就不勞你費心了!”戚芷染肩膀一動,將戚羽兮擠到了一旁,自己站在了隊列中。果然是個傻子,她就嚇嚇她,這名額就被她拱手相讓了,嗬嗬,有意思。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