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62章 你的東西早就被我煉了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薄仲四下張望了一圈,最終抓了一個隨身侍衛,抽出匕首,沒有絲毫心軟的在他臉上劃了幾道子。

“啊……”侍衛發出痛苦的吼叫,臉上頓時血流成河。

見這一幕,周圍人皆倒吸一口氣。

“天啊,薄大人還真是一點都不心慈手軟!”

“這侍衛臉上的白骨都露出來!這麽深的幾道子傷口,這廢物的丹藥真的能治療嗎!”

“別說笑了,就是神醫也不能恢複原樣!這個廢物能有什麽本事!”

四周說什麽的都有,薄仲拿出一顆丹藥,猶豫一秒,掰開那侍衛的嘴猛地塞了進去。

丹藥從他的喉嚨滾下去後,奇跡發生了,原本那張血肉模糊的臉竟然恢複成了原樣。

“我的天啊,太神奇了!這是仙丹吧!”

“好像一點痕跡都沒有耶!太厲害了!”

戚芷柔也驚呆了,這個廢物究竟是如何做到這點的!難道這也是靠幻氣水?!

她那些丹藥不應該都是從市場廉價買的假藥麽?

她不就是想嘩眾取寵惹人關注麽?

怎麽回事……

“既然如此,薄大人應該放心了吧。”戚芷染說道。

見到那侍衛恢複了原樣後,薄仲的臉色立刻由陰轉晴了起來:“老夫還算信對了一次!從今往後,我薄仲不會再找你們丞相府的麻煩!”

薄仲如願以償拿到駐顏丹,當著所有人的麵便許下了承諾,此時此刻,心情更是愉悅了不少,說完這番話,便帶領侍衛離開了丞相府。

這下,眾人投向戚芷染的目光全部變了樣,有驚訝的,有不可思議的,有震撼的,有嫉妒的……

邱沐蓮整張臉像調色盤一樣,怔愣的看著戚芷染膛目結舌道:“你是怎麽做到,你……”“二姨太!”戚芷染直接打斷了她的話,開口說道:“我好像沒有義務要回答你這個問題吧,既然駐顏丹我已經拿出來了,那我就是戚家的功臣,畢竟我若拿不出這丹藥,整個丞相府都會受牽連的。”她說的

,的確是事實。

邱沐蓮一噎,想說什麽卻不知從何開口,她看了一眼戚正民,戚正民也是一臉複雜的神情,最終誰都沒有再說什麽。

戚芷染見沒自己什麽事了,回過身回了房,身後隻剩下一群震驚在原地的人。

戚芷柔握緊拳頭,尖尖的指甲深深地紮進手掌心卻渾然感覺不到疼痛,更準確的說,心中的恨意已經蓋過了身體的疼。

這個廢物的本事日益增長,憑什麽!

總有一天,她要把這個廢物永遠踩在腳下!

……

入夜,晚風涼涼,窗外月夜宜人。

戚芷染在靈池中沐浴了好久,感覺神清氣爽,整個人都舒服了好多後,這才從血蓮戒隨身空間內依依不舍的出來。

晚風徐徐,涼爽了整個漫夜,她躺在床上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夢裏,好像有一雙冰涼的手輕輕在她臉上劃過,瞬間,她渾身一僵,意識清醒了一半。

如若放在平常,她早就會察覺到身邊的異動,可此時她竟然連眼睛都睜不開……

該死的,好像是有人封住了她的穴道,奇怪,到底是什麽人能在不知不覺中偷襲了她……

戚芷染凝聚意念,在神識中呼喚泥萌……

然而,她可以清楚的感覺到泥萌也被這個神秘人封住了穴道。

這時,她突然感覺到有一種氣息正匯聚在她身旁,這種氣息好像很熟悉……

冰涼,冷酷,像是天山最寒的冰。

讓人觸及生畏!

是那個老變、態!

戚芷染終於感受出了這是誰的氣息!

他是怎麽追到這來的……

未等她多想,身旁突然響起一道陰寒極致的聲音:“小賊,你把本尊的東西藏哪去了。”

聽似不冷不熱的聲音卻帶著讓人窒息的壓迫力,戚芷染心頭隱隱一動,這個老變、態,還真讓他找到這來了?

“不說?不說本尊可就要翻了。”

“……”大哥,你把人家穴道都封了,叫人家怎麽開口?

戚芷染沒由來的想笑。

這個老變、態出門是不是沒吃藥啊?

正想著,一雙大手突然按上了她的肩膀,她渾身一顫。

緊接著,這雙手開始在她身上四處摸索著。

老變態!

戚芷染氣的肺子疼,然而身上那個老變、態卻是一副不找到東西不罷休的氣勢……

虧大了,戚芷染哭笑不得。

她就不該偷了這老變、態的東西。

突然,夙司陰的手在碰到她的手腕時頓了一頓,戚芷染以為這尊大佛良心發現,誰料,頭頂再次傳來一道慵懶戲虐的聲音:“你該不會把本尊的東西藏進這個破戒指裏了吧?”

啥?破,破戒指?

聽到這句話,戚芷染差點氣的背過氣去,他竟然說她的血蓮戒是破戒指?!

好吧,好吧,姑奶奶看你怎麽打開這所謂破戒指……

果然,夙司陰說完這番話後將目光聚集在了血蓮戒上,他伸出大手將她白皙的手掌拖到眼前,細細盯著那枚妖紅色的戒指看了一會兒,緊接著,毫不猶豫的催動著靈力朝著那血蓮戒照去。

頃刻間,屋子裏,一道藍光夾雜著紅光照射,奪目又耀眼。

那血蓮戒因滴了戚芷染的血而形成,器靈中帶著戚芷染的意念,他這一照,戚芷染竟發現她好像能動了……

奶奶的,老變、態,去死吧……

戚芷染突然睜開了雙眸,一掌毫不留情的朝著他揮了過去,然而,這一掌卻是被他躲了過去。

“死女人,你以為本尊會一次次上你的當嗎?”夙司陰臉上像是凝結了一層冰,他早就有所防備,這個女人……有毒!

戚芷染邪魅一笑,當刻從床榻上滾了下來,站直身子站在窗戶邊:“實話告訴你,你的東西早就被我煉了!”

窗外的白月光照在她的身上,她渾身像是渡上了一層光華,美的驚豔動人。

夙司陰臉色一變,藍眸裏露出凶光,渾身殺氣騰騰,拳頭握的死死的。

他望著他,眼裏的殺氣欲將她吞噬,他一字一句道:“你說什麽?”“我說你的東西已經被我煉藥了!當糖吃了!”她笑的越發妖孽。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