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60章 難怪太子殿下不要她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原主這些年所受的屈辱都是她造成的,都是眼前這個人麵獸心的衣冠禽、獸造成的,都是她……

戚芷柔並不知道戚芷染已經知曉了當年事情的真相,此時,見她眼裏充滿了複雜的凶光,戚芷柔隻當她在嫉妒自己。

她殊不知,那是殺氣,夾雜著滔天的恨意……

一個不小心,便能將她卷入萬劫不複之地,永生永世不得解脫……

戚芷染漸漸將眼中的嗜殺收回眼底,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悲戚無奈,她咬了咬唇:“我相信,總有一天我能真真正正修煉,而不是靠購買廉價的幻氣水。”

這話聽上去像在說給自己打氣,其實就是說給戚芷柔聽的。

果然,戚芷柔聽到這句話後原本忐忑不安的心平穩的落了下去,原來這個廢物偷偷購買了幻氣水!

幻氣水是一種飲用後可以造成擁有靈力假象的藥水,能讓人在短時間內擁有強大的力量,可,是藥三分毒,並且這幻氣水不是用名貴藥材做成的,對身體的傷害可不小。

哼!果然是個傻子,讓她輕輕一刺激就把實話都套出來了!“你也別灰心,多服用點幻氣水,我相信你很快就會突破自我,真真正正修煉的……”臨走前,戚芷柔還不忘‘好心’安慰提醒一番,腳步剛要踏出門框時,她扭過了頭,不懷好意的笑道:“對了,姐姐,你可千

萬別忘了你答應薄大人的事情啊,約定時間到時,你可一定要拿出駐顏丹哦,到時候,我們丞相府都等著看你‘一鳴驚人’呢。”

哼,到時候,她拿不出駐顏丹,看她怎麽收場!

“謝謝妹妹提醒,我一定爭取一鳴驚人。”慢走不送!

看著那抹嫣黃身影越走越遠,戚芷染臉上的表情再一次換成了邪魅的詭笑。

這個時候還不是解決戚芷柔的最佳時期,她讓原主飽受了這麽多年的苦痛,這麽快解決了她,豈不是太便宜她了。

“小姐,你別難過!”若兒走到戚芷染麵前無措的握住她的手說道。

戚芷染一愣,挑眉:“難過?難過什麽?”

對上這雙清澈的眼眸,若兒微微一怔,有些猶豫,最終還是鼓起勇氣道:“小姐,若兒知道你一直放不下太子殿下,可太子殿下早就和二小姐勾搭在一起了,他並不是小姐的良人!”

聞言,戚芷染笑了,伸出手指點了點若兒的腦門:“小丫頭,你真以為你家小姐對那渣男念念不忘?”這小丫頭的,還真是單純。

這明豔動人的笑容,讓若兒有一瞬間的恍惚。

緩過神來後,若兒倒抽一口涼氣,她家小姐竟然稱太子殿下為……那,那渣男?

見若兒有些懵,戚芷染補充一句:“你家小姐這麽貴,怎麽能對那便宜太子動心。”

這下,若兒恍然大悟:“原來小姐剛剛是在演戲!可是……可是小姐為什麽要表現的這麽難過?”若兒不解的歪了歪頭。戚芷染冷眸落在她不問世事的臉上,喋血一笑:“在這個亂世,若想有立足之地,唯有強大到人人生畏,如果還沒有到達那個實力,那就認認真真走好每一步路,深思熟慮,學著點,今天這一招叫做扮豬吃

虎。”

聽了這番話,若兒終於領悟了,一臉崇敬的看向戚芷染,她家小姐真的和以前不一樣了,不過,她喜歡這樣的小姐。

扮豬都扮的這麽帥,簡直酷斃了!

餘下的幾天,戚芷染一直在血蓮戒隨身空間內度過,經過這幾天廢寢忘食的修煉,終於讓她從綠階中級靈者一躍成綠階高級靈者。

這一日,天亮了,和煦的暖陽照亮了丞相府。

薄仲一大早便帶領一行人衝了進來,直奔月桂軒。

“與老夫約定的時間已經到了,戚芷染呢?你還不快出來!”

修煉了兩夜的戚芷染本想好好休息一番,剛躺下不久,薄仲風風火火的來了。

她穿好衣裙,輕輕洗了一把臉,推開了房門。

月桂軒內,站著薄仲與他帶來的一群侍衛,站著丞相府所有的人,還站著……戰風華。

他竟然也來了……

嗬,他還敢來……

戚芷染邁下台階時,餘光掃到了戰風華的臉,不難看出他對她的懷恨在心,嗬嗬,有意思。

相比戚芷染的無視,戰風華倒是直接將視線投在了戚芷染身上,他想在她的臉上看見他想看見的表情,比如悔過,膽怯,然而這個女人看都未看他!

真是可惡!一定又是欲擒故縱!

戚芷柔安安靜靜的站在戰風華身側,看上去像個溫婉賢良的小家碧玉。

是她將太子殿下叫來作客的,今天是這個廢物出醜的日子,她怎麽能不讓太子殿下看見。

戚芷染一路走下來,底下的人各懷心事,大多都是想看她的笑話。

“逆女,你到底在搞什麽花樣!所有人都在等你,你竟然起來這麽晚!”戚正民怒氣衝衝道。

戚芷染眉頭微凝,起這麽晚?這天才剛亮好吧。

分明是他們迫不及待想看她笑話。

“丹藥呢!丹藥拿來了沒有!”看到戚芷染後,薄仲神色緊繃,急忙問道。

“薄大人,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戚芷染手一抬,將之前那張與他的立字據遞到了他麵前。

薄仲臉色難看了幾分:“怎麽,你還怕老夫失信於你!”說罷,薄仲回過身從一個侍衛手中拿過那塊玄晶玉佩。

純天然的玉佩,澄澈,明亮,恍若天與地最美的產物。

“薄大人果然是爽快人。”說完,戚芷染也痛快的將放在袖子中的一個小瓶遞到了薄仲眼前。

這一幕,聚集了所有人的視線。

薄仲打開瓶子輕輕倒了倒,然而瓶子裏空蕩蕩的什麽都沒有。

戚芷柔偷笑,她就知道這個廢物成不了氣候。

“她不會是想引人注意想瘋了吧!”

“真丟人,難怪太子殿下不要她!”

“我要是她早就找個地縫鑽進去了!”

四下七嘴八舌一聲比一聲難聽。

“臭丫頭!你竟敢耍老夫!”薄仲惱怒,整張臉都是鐵青色,抬起手掌欲朝著戚芷染揮去。

然而,未待他動手,一顆指甲大小的棕色藥丸咕嚕嚕從小瓶裏滾了出來。

原來他剛剛沒看見!

周圍的聲音戛然而止,緊接著,齊刷刷的目光全部朝著她匯聚。

各式各樣的目光,應有盡有。

誰都沒想到她會拿出丹藥!薄仲麵露一絲尷尬,故作鎮定道:“誰知道你這丹藥是不是駐顏丹,我們這裏又沒有人見過駐顏丹長什麽樣!若是老夫給芊芊吃了中毒了怎麽辦!”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