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58章 你以為就你會裝白蓮花?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不久後,賴老板從裏院邁了出來,這一次,他的懷裏抱著一個箱子:“女俠,你要的東西都在這,請過目。”

戚芷染將箱子打開,看了一眼裏麵的東西,除了她要買的東西外,還有一些其他的名貴藥材。

“女俠,這些藥材是我贈送你的,你若用的好,以後多多來購買!”賴老板在心裏打了一筆好算盤,結交這種實力強大的人對他們店鋪來說未嚐不是一件美差事。

戚芷染將箱子一合,臉上掛著一絲近乎不存在的笑:“好。”

她抱穩箱子,大步離去。

……

月桂軒。

戚芷染剛推開門,屋子裏一片狼藉的慘狀讓她微微一怔,本就殘破的房間此時看上去更加淩亂。

椅子倒的七零八落,發黴的米麵灑的到處都是。

“小姐,您可算回來了!”見戚芷染回了府,一直忙著收拾屋子的若兒急忙奔了過去。

“怎麽回事?”

“小姐,二小姐不知在哪裏聽了什麽讒言,晌午的時候帶著一群家丁把月桂軒翻了個底朝天,非說小姐藏了什麽高人送的丹藥!”若兒氣急敗壞道。

高人?丹藥?

戚芷染眸中劃過一絲興味,瞬間了然。

這個蠢貨……

既然她這麽想要,等丹藥煉好後一定‘好好’送她一顆。

此刻,天色已晚,若兒收拾好房間離開後,戚芷染竄進了血蓮戒隨身空間內。

空間內有一麵牆壁,牆壁上麵記錄著煉丹藥的方法,技巧與秘訣。

戚芷染將龍須草,上等貓眼,蓬萊仙君的胡子通通丟進了煉丹爐鼎裏,這幾種上品藥材一墜入爐中,隻聽一陣劈啦啪啦的聲音傳來,爐鼎上方登時冒起了一層藍煙。

虛幻,恍若迷霧。

看著燃燒的越來越旺盛的爐鼎,戚芷染嘴角牽起一抹邪魅的輕笑。

她本就打算煉製煉丹,煉駐顏丹不過也是順路而已。能用一顆駐顏丹隨便換一個還算不錯的玄晶玉佩這個買賣她一點也不虧。

大約過了一柱香時間,戚芷染才將那塊閃電響尾蛇的魔晶丟進了爐鼎內,緊接著又迅速的朝著爐鼎內倒了一瓶寒潭奇水。

魔晶和寒潭奇水主要起到融合作用,它們能讓之前放入的三種藥材更好的融在一起,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從而凝聚成最好的丹藥。

還差最後一步。

這時,戚芷染從袖子中掏出了一顆金色的小丸,平靜無波的臉上突然有了戲虐的邪笑,自言自語道:“老、變、態,得罪誰不好,誰叫你偏偏得罪我……”

說完,她手一揚,將那顆金色小丸丟進了煉丹爐鼎內。

轟!

隻聽一聲悶響,爐鼎竄起了一層藍色火焰,緊接著各式各樣的丹藥劈裏啪啦的從爐鼎內跳了出來。

戚芷染眼疾手快將那一顆顆丹藥全部裝進了瓶子裏,結果……整整裝了三瓶子。

真好,以後有零食可以吃了,咳咳……

煉完丹藥後,戚芷染從爐鼎內飛了出來,打打殺殺一整天,她也該好好睡一覺了。

窗外夜已闌珊,孤月千裏落屋梁。

……

次日清晨,戚芷柔帶著秀竹來到了月桂軒。

“姐姐,幾日不見,妹妹見你這功夫大有長進啊?”門外,戚芷柔陰陽怪氣的腔調遠遠傳來。

音落不久,秀竹推開了門,戚芷柔身穿一襲嫣黃色長裙邁進了門檻,她嫌棄的瞟了一眼簡陋的房屋,快速將視線落在銅鏡前那個一襲紫衣的少女身上。

明豔的晨光落在少女白皙的側臉上,更給她添了絲絲美感。

戚芷柔嫉妒的咬了咬牙,這個廢物憑什麽長的比她好看!

壓住心中的妒火,戚芷柔換上一副大家閨秀的笑臉,迎了過去:“姐姐,你最近是不是結交了什麽新朋友?”

戚芷柔開門見山的問道。

戚芷染頭微微一側,看見來人後,眼底劃過一絲狡黠,挑眉:“對啊,妹妹怎麽知道?”

見這個廢物這麽快就承認了,戚芷柔差點激動的咧嘴大笑,她走到戚芷染麵前,目露精明的亮光,小心翼翼的試探道:“那姐姐,他可有留給你什麽東西?”

現下,她定不能像從前那樣對這個廢物施暴,這個廢物手裏有高人贈予的丹藥,她必須要從她嘴裏套出丹藥的下落來。

若是來硬的,她怕這個一根筋的廢物會玉石俱焚把丹藥帶進棺材!

“留給我什麽東西?”戚芷染狐疑的凝了凝眉,目光縹緲,好像在思索著什麽。

“姐姐,你一定要好好想想!”戚芷柔急個不行,生怕她忘記丹藥所藏之地。

戚芷柔看著戚芷染此刻老老實實的樣子,腦海中自然而然浮現出近些日子戚芷染雷厲風行的作風,這戚芷染怎麽一時唯唯諾諾?一時神不可犯?

戚芷柔雖然覺得哪裏有些奇怪,可又說不出哪裏奇怪。

她殊不知,她才是那個被人掌控在手心耍的團團轉的那人……

“姐姐,你到底想起來沒有啊?!”戚芷柔等不及了,見她遲遲憶不起來忙催促道。

她很需要那些丹藥來突破自己。

好一會兒,戚芷染才抬起頭來。

“段公子走的時候也沒留給我什麽東西啊……”戚芷染揉了揉腦袋,看上去像在極力的回憶著什麽,眉頭微皺,神色認真,聲情並茂。

“等等!”突然,戚芷柔臉色一白,雙肩隱隱顫了顫。

“你剛剛說什麽……段,段公子?!”她一張口,麵上牽扯著一陣青白,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見狀,戚芷染臉上露出一絲無辜,細密如蝶翼的睫毛眨了眨,整個人看上去更加靈動可愛了些許,她輕啟薄唇道:“妹妹不是問我最近新交了什麽朋友麽,段公子就是我新交的朋友啊……”

這模樣,純真又無害。

聲音漸漸弱了下去,對麵,戚芷柔的臉卻一點點猙獰扭曲了起來。

戚芷染暗笑,嗬,你以為就你會裝白蓮花?

“你個賤人廢物,你一直在耍我對不對!”戚芷柔終於惱怒了,再沒有心情和她裝下去,直截了當,脫口而出。

戚芷染也不否認,也不承認,就這樣靜靜地看著她一點點崩潰,心中頗有幾分暢快,她的目光輕而易舉就能將戚芷柔看穿。看見這雙空不見底的眸,戚芷柔沒由來的驚慌氣憤:“你,你這個廢物這是什麽眼神兒!你竟然敢用這種眼神兒看我!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你信不信我打死你!”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