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287章 你得對我負責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戚芷染再次睜開眼時,頭昏昏沉沉的。

這是哪?

她記得她與太陽之力對戰了好久,她最後吞噬了太陽之力,可是……

她在哪……

她到哪裏來了……

她到底有沒有吞噬太陽之力……

夙司陰醒了沒有……

未知的一切……

小狐狸和泥萌好像也不在她身邊……

她在哪裏……

戚芷染動了動身子,她這才發現她的手和腳都被捆住了。

怎麽回事兒!

這時,四周響起了一陣陣女人的哭泣聲。

戚芷染掃了掃四周,這才發現四周皆是一群女人。

一群被捆了手腳的女人!

她好像是在街道上,街道上有很多來來往往的人。

“哭什麽哭!你們這群奴隸有什麽資格哭!”這時,一個手拿鞭子的男子的怒氣衝衝的闖了進來。

戚芷染咬了咬牙,一抹殺意從眼底劃過,她冷哼一聲:“該死的,敢綁著爺!”

緊接著,戚芷染手腕一動,瞬間,那根綁住她手腳的繩子碎成了粉末!

戚芷染站直了身子,冷芒的視線直直的射向了那男子。

“你簡直找死!”在那男子震愕之下,戚芷染一腳踢了過去。

砰!

那男子飛出三十米遠,身子重重的撞在了大石頭上,口中嘔出一口血來。

見到這一幕,其餘幾個男人傻眼了。

一個男人反應過來後,提著大刀朝著戚芷染劈了過來。

“賤女人!竟敢打傷我們小弟!”

一時間,四周圍滿了過路人。

在那男人的刀即將落下來時,戚芷染突然笑了,笑意帶著幾分詭譎與詭異。

砰!

那男人的刀還未落下,整個人便飛了出去,瞬間,他的丹田碎成了粉末!

暴斃!

“啊啊啊……”那群女、奴隸嚇得不輕,連連驚呼。

這一幕,也引來了路人的圍觀與點評。

“天啊……這個女、奴的實力實在太強大了!”

“她的實力明明是靈神!巔峰造極的實力啊!她怎麽會是女、奴!”

“聽說這群人販子是在河邊撿到的這個昏迷的女、奴!”

“天啊……實力與美貌並存啊!她簡直美出新天際啊!”

“看這架勢,這群人販子要遭殃了!”

……

戚芷染將周圍人的議論盡收耳朵裏,她沒有作聲,可嘴角揚起的弧度卻越來越大。

“還有來挑戰的嗎?”戚芷染朝著對麵那群畏首畏尾的人販子勾了勾手指。

聞言,那群人販子瑟瑟發抖,雙腿顫的厲害。

“跪下來……向我道歉!”

音落,戚芷染抬了抬下巴。

瞬間,剛剛那群囂張跋扈的人販子立刻換了一副嘴角,如過街鼠一般衝到了戚芷染身前,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砰砰砰磕起了頭!

“女俠饒命!女俠饒命啊!小的有眼不識泰山,衝撞了女俠!還望女俠多多擔待啊!”

“我問你們,這裏是哪!”戚芷染開門見山說道。

音落,那群人販子麵麵相覷,未幾,他們爭先恐後搶答道:“女俠,這裏是神印帝國九洲城!”

“什麽!”聽到這個回答,戚芷染著實震懾到了,久久未緩過神來。

“女俠!我們說的句句屬實啊!女俠息怒啊!我們絕對沒有說一句假話啊!”見戚芷染臉色大變,那群人販子嚇得差點尿了褲子。

“九洲城?神印帝國封神大帝住在哪裏?”戚芷染問道。

聽到戚芷染直呼封神大帝的名字,不僅那群人販子嚇出了一身冷汗,就連四周圍觀的人也嚇出了一群冷汗!

“天啊,實力強悍的人就是牛逼!”

“這個天才少女竟敢直呼封神大帝的名字!”

“厲害了厲害了……”

戚芷染沒有理會旁人的話,依舊不卑不亢的站在原地。

“回女俠,國王和王後還有王子住在帝星之城!”

聞言,戚芷染眸子眯了眯:“還有王子?”

“王子是國王和王後唯一的孩子,今年……二十三歲!”

聽到這,戚芷染的眉頭皺的更緊了。

如果他們真是她的親生爹娘,那她……還有一個哥哥?

“帝星之城怎麽走!”

“回女俠,沿著這條路一直走,出了九州城後再翻過一座山,躍過一片海就到了帝星之城境地!”

聽到這,戚芷染轉過了身。

準備離開時,戚芷染視線落在了那群女、奴身上。

未幾,她動了動唇:“把她們都放了!”

“是是是!現在就放!現在就放!”

……

出了九洲城,戚芷染走起了山路,她還沒有想好她該怎麽和那些人見麵,亦或是說,見到那群人後她該說什麽。

萬一……

他們與她沒有任何關係呢……

萬一……

他們不認她這個孩子……

萬一……

他們當初是故意拋棄她的……

天啊,她到底在想什麽。

她也不是非要認這群親人,這麽多年對她不管不顧,說不定他們根本就是有意拋棄她的!

想到這,戚芷染的腦海裏浮現出了戚正民的身影。

“這群人應該和戚正民沒什麽區別!”戚芷染咬了咬牙,自言自語。

“喂!畏首畏尾幹嘛呢!”突然,身後傳來了一道好聽的男聲,音未落,一隻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見狀,戚芷染眉頭一皺,猛地扯住了那人的胳膊,將他的胳膊拉了過來後,一個過肩摔,戚芷染將他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唉我的天……”那男人疼的身子直滾,戚芷染這才看見此人的身形。

他臉上戴著一個麵具,身著一件天藍色長袍,皮膚白皙,發絲清亮,她雖然看不見他的臉,但她卻在第一時間就感受到了他渾身透著的與生俱來的貴氣與痞氣。

以及他身上透著的淡淡清香……

這香味兒,似乎有些熟悉……

“喂,你死了嗎!”見他不起來,戚芷染毫不留情的朝著他的屁股踢了一腳。

“哎呦你個臭丫頭,你敢踢我……”他哼了幾聲,卻依舊沒有站起身來。

“無賴,死豬不怕開水燙的無賴!”戚芷染白了他一眼,沒有再理會他,抬腳就走。

“喂,你別走啊,你把我踢倒了你得對我負責!”

“負責?負你妹的責!”

那男子一愣,突然笑了:“對,就是負我妹的責!”“神經病!”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