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328章 這裏有本尊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這個動作一出,魔嘉瞳孔一縮,心髒劇烈跳動。

“戚芷染,你把鬼紋哥哥的肉身還給我!”魔嘉察覺出了什麽,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

“你好吵。”戚芷染眉頭一皺,手掌再次動了動。

下一秒,她的手掌心多了一顆丹藥。“既然你說我會殺了他,那我就殺了他,就是你想和他一起死,那我就成全你,這是毒藥,藥效到了你自然就會死!”說罷,戚芷染沒有絲毫猶豫直接伸手按住了魔嘉的下巴,待魔嘉嘴巴張開後,戚芷染直

接將藥丸塞進了魔嘉口中。

“你……戚芷染,這世上怎麽會有你這樣惡毒的人!”魔嘉嘔了嘔嗓子,可並沒有把那顆毒藥吐出來。

戚芷染沒有理會她,臨走時朝著魔嘉輕輕吹了一口氣。

魔嘉眼皮一翻,直接昏了過去。

離開鮫人族的路途中,小狐狸與泥萌縮在了戚芷染的懷裏嘻嘻哈哈。

“你說,那個魔嘉小妖女的死相會不會很難看,比如說兩眼一翻,口吐白沫?”小狐狸似乎很喜歡探討一些重口味的話題。

聞言,泥萌咽了咽口水:“這個嘛……依照小主人的做事風格,或許現在那個小妖女的五官都潰爛了,而且整條魚都發臭了!”

“哇……如果是這樣那真的太有趣了,發臭的魚可以做成鹹魚幹!”

泥萌:“……”

“這是你家的狐狸?”突然,風少的聲音傳入戚芷染耳畔。

聞言,戚芷染扭頭看向風少,歪了歪頭:“怎麽樣,是不是很有風格,自成一派,很萌很囂張?”

“……”

看到風少無比別扭的表情後,戚芷染沒忍住笑了出來。

“這兩個小家夥真是有趣,我看它們感情一直很好,該不會是一對吧?”

泥萌:“???”

小狐狸:“???”

“……”聽到這句話,戚芷染差點一口氣沒上來背過氣去……

“這個小癟三胡說八道什麽呢!我再怎麽的也不能吃窩邊草吧!更何況……我可是個雄性!雄性!”小狐狸反應過來後氣的直跳腳。

“什麽眼光!我怎麽可能看上這隻臭狐狸!我這麽可愛這輩子才不會栽到這隻狐狸手裏!”泥萌也表示抗議,它是真的對那隻傲嬌又毒舌的臭狐狸不來電。

不知不覺間,幾人再次回到了古伽羅海濱。

“風野王子!剛剛薩耶羅魔法大陸的國王來到了這裏,他想見風野王子一麵!”三人剛回到古伽羅海濱城堡,一個侍衛便急匆匆的奔了過來。

“沒想到古伽羅海濱重新開辟的消息這麽快就傳了出去。”風少神色嚴肅,不怒而威。

“想必現在各大大陸各大界都已經知道了這個消息。”一直沉默的夙司陰開了口,此話一出,四周的空氣都冷了下來。見多識廣的小狐狸也聽說過薩耶羅魔法大陸,聽他們聊起後,小狐狸晃了晃腦袋:“這薩耶羅魔法大陸也是一個以修煉魔法為尊榮的國家,但卻是個小地方,這裏的國王好像一直想找個背景實力都渾厚的女

婿,看來,這薩耶羅魔法大陸的國王是看上這風什麽玩應了!”

聽到小狐狸的話,戚芷染眼皮抽了抽。

看來,風少的桃花運來了??

“人家叫不知風野,不叫‘風什麽玩應’!”泥萌急忙糾正。

風少:“……”

戚芷染:“去吧去吧,如果真的是這樣,恭喜你……”

風少:“……”

“走,小染兒,本尊帶你共度良宵……”

戚芷染:“……”

風少走後,戚芷染被夙司陰拉到了另外一座宮殿。

戚芷染從袖管中掏出了一顆珍珠,繼而轉頭看向夙司陰,道:“臨走時我喂了魔嘉一顆複原丹,她現在應該醒了,一時半會兒不會找到這裏來。”

“為什麽不殺了她。”此話一出,夙司陰並沒有多少意外。

“她是個重情義的人,更何況,我與她沒有那麽深的仇。”戚芷染不卑不亢道。

“你別忘了,她可是想殺了你的,你何時這麽心軟了。”

“心軟嗎?”戚芷染反問了一聲,自己也陷入了沉思。

她很心軟?

沒有吧。

“隻有救醒了鬼紋,我們才能拿到他的三滴血。”說話間,戚芷染將那顆珍珠放在了自己的手心。

“這宮殿裏有沒有冰窖?”戚芷染問道。

“有冰室。”夙司陰道。

“帶我去。”

“好。”

……

冰室裏的冷氣比寒冬的溫度更低,這裏的牆壁結滿了冰,地麵也結滿了光滑的冰,光滑的甚至可以照出人影。

冰室裏有一張冰塊製成的大床,看到那張大床後,戚芷染將那顆珍珠放在了大床上。

就在戚芷染準備割腕放血封印珍珠時,手腕突然被一隻大手攥住了,緊接著,戚芷染整個人跌進了一個冰冷又溫暖的懷抱裏。

“夙司陰,共度良宵也要注意場合……”戚芷染白了他一眼,一臉黑線。

“……”

未幾,夙司陰舒了一口氣:“本尊在小染兒眼裏就是那麽不正經的人嗎……”

“嗯,沒錯,不正經,很不正經。”

“……”

夙司陰抬頭捏住了戚芷染的下巴,藍眸陰沉沉的。

“小染兒,本尊吃醋了。”

“額……為啥?”

“……”

夙司陰深吸一口氣,差點氣的背過氣去……

“你現在要當著本尊的麵救另外一個男人!本尊吃醋了!”

“……”

聽到這個回答,戚芷染哭笑不得:“我若不救他,我怎麽從他身上取出三滴血。”

“本尊現在反悔了!本尊不會讓你救他的!萬一你救了他之後他愛上了你怎麽辦!”夙司陰很認真的說出了這句話。

“……”她怎麽覺得這老變、態的智商在一瞬間變為負數了呢?

“不我救他,難道你救?”戚芷染反問。

“你記住,這個世界上隻有本尊有資格讓你流血流淚,除了本尊之外,任何人都不行,但本尊也絕對不會讓你流血流淚。”

聽到這席話,戚芷染心頭劃過一絲暖意。

“夙……唔……”

話未吐出口,戚芷染的唇被堵住了,綿長而炙熱的吻延長了好久,戚芷染才從夙司陰懷裏出來。“你先出來,這裏有本尊。”說完這句話,夙司陰抬步朝著冰床靠近,目光裏沒有絲毫溫度。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