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313章 別總想著害別人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事已至此,你還有什麽話想對藥明穀同窗一場的師兄弟師姐妹們說嗎?”大長老也不想再耽誤時間,直接問沐瑤。

沐瑤雙腿癱軟倒在地上,無助和眼淚快要將她淹沒,在最絕望的時刻,沐瑤眼底突然閃過什麽。

“雲非墨……”

“大長老,雲師兄呢!我要見雲師兄!”沐瑤猛地回過身緊緊地攥住了大長老的衣擺,眼淚汪汪。

“雲非墨……”聽到沐瑤提起雲非墨,大長老眉頭微微皺了一下。

“師父,一柱香時間前,雲師弟突然臥病在床!不能來此!”景慕瀾連忙上前一步,朝著大長老抱了抱拳。

“臥病在床……”沐瑤眼中剛燃起的希望,一瞬間被這個消息澆滅了一半。

為什麽他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臥病在床……

“景師兄,我要見雲師兄!請你幫幫我,我一定要見雲師兄!”

現在隻有雲非墨可以幫她了,他不是愛她嗎,那現在她同意和他在一起,他是不是就可以以他九星大陸太子的身份將她留在藥明穀了!

“沐瑤師妹……我盡量把雲師弟帶來!”景慕瀾猶豫了一秒,臨走時重重的點了點頭。

說完,景慕瀾大步離開了飛星殿。

過了好久好久,景慕瀾終於回來了。

沐瑤慶幸的是,雲非墨果真被景慕瀾帶了過來。

雲非墨緊跟在景慕瀾身後,臉色慘白如紙,但除了臉色蒼白外,他好像並沒有哪裏不適。“啊……雲師兄,雲師兄你救救沐瑤,沐瑤真的不想被退學!雲師兄,你一向最疼沐瑤了,你對沐瑤付出的感情沐瑤看在眼裏,請你一定要幫幫沐瑤啊……”見到雲非墨後,沐瑤楚楚可憐梨花帶雨的爬到了雲

非墨腳下,萬分悲傷的扯住了他的衣擺。

聲情並茂,讓人看了心生想要保護的欲、望。

聽到沐瑤這席話,雲非墨心頭莫名恍若被什麽東西蟄了一下,苦澀翻湧。

此時此刻,他的臉色無比複雜,身下的女人是他一直想要保護的人,可是,他現在卻無法保護她,甚至無能為力……

她固然重要,可終究……沒有自己的命重要。

如此一想,雲非墨狠下心來……

“雲師兄,雲師兄你一定會救沐瑤的對吧……”

沐瑤的話還未說完,身前站著的男人向後退了一步,巨大的力道使她整個人完完全全的撲倒在地。

“沐瑤師妹,雲師兄對永遠記得你的!”在沐瑤驚愣之時,頭頂上方傳來了雲非墨略帶痛苦的聲音。

話音一落,沐瑤一度懷疑自己耳朵出了問題。

這席簡單的話,對沐瑤來說無疑是死亡宣判。“不!不……雲師兄,你不能這樣對沐瑤!沐瑤早已對你動了情!你今日若是救下沐瑤,我沐瑤從今往後就是你的女人!此生絕無二心!”到了這個時候,沐瑤沒有一絲精力癡心妄想了,她把所有的希望乃至

整個人都寄托在了雲非墨身上,雲非墨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沐瑤真真切切的望著雲非墨,眼中淚花閃動,這是雲非墨第一次聽到了沐瑤說出這樣的話,他承認他曾經渴望了無數次,可事到如今……

“沐瑤師妹,恕我無能為力!我真的救不了你!”說完這句話,雲非墨決絕的轉過了身,沒有勇氣甚至沒有見麵再去麵對沐瑤。

看到雲非墨絕情的態度,沐瑤徹底心死了……

“嗬……嗬……當我沐瑤看錯了人……”沐瑤又哭又笑,臉色無比難看。

見狀,大長老衝著在場的人揮了揮手:“都散了吧。”

大長老話音一落,雲非墨是第一個溜出飛星殿的人。

望著雲非墨離去的背影,莫名的寒意蔓延沐瑤全身。

都是假的,什麽都是假的……

人群都散去,唯有戚芷染與沐瑤還留在這空曠的大殿中央。“事已至此,你滿意了吧,看見我沐瑤淪落成喪家犬你開心了吧,天神是你的,榮耀也是你的,你徹徹底底的取代了我,你滿意了吧……”沐瑤已經沒有力氣再去大吼大叫,整個人精神萎靡,就像一個沒了魂

的行屍走肉。

戚芷染朝著沐瑤的方向邁了幾步,天生淡漠的眸落在了沐瑤身上,不慍不火道:“我從來隻做我自己,不是我取代了你,是你毀滅了你自己。”

聽到這席話,沐瑤一震,腦海中自然而然浮現出她剛入學時的一幕。

那個時候,她是多麽的耀眼,她是整個藥明穀的女神啊……

可現在……

“不!我不可以離開藥明穀的!我要繼續做萬眾矚目的焦點!”一時間,沐瑤情緒再次失控,踉踉蹌蹌的站起身來。

時間不早了,戚芷染不想再看見她,並未理會她的情緒直接轉過了身。

“你不許走!你給我站住!你是不是想看我笑話!為什麽你們一個個都要這樣對我!我可是仙女!我是仙女!”沐瑤情緒高漲到極點,瘋狂的朝著戚芷染跑了過來。

與此同時,戚芷染眸子微微一眯,轉過身去……

“啊……”沐瑤絕望的望著扼住她喉嚨的人,渾身的力氣在一點點消失殆盡。

“與其怨天尤人,倒不如想想以後如何生存!”戚芷染冷眸中崩射出一絲精芒,那雙眼睛恍若無底洞,裏麵藏著陰絕與肅殺。

沐瑤再一次被戚芷染這樣的目光震懾到了,她甚至擔心她會不會就這樣死在了戚芷染手裏。

“你想知道你當初為什麽會變醜嗎?”戚芷染麵容上依舊沒有絲毫表情,說起這番話時甚至連眼皮都未曾抬一下。

猛然間,沐瑤心裏咯噔一下。

“難道是你……”沐瑤極力從嗓子眼裏擠出幾個字來。

“別把所有人都想的和你一樣無聊。”戚芷染眼眸微微睜了睜,眼底的寒意如岩漿一般翻湧,未幾,她又道:“難道你忘了你與雲非墨蓄謀已久的事情。”

聞言,沐瑤瞳孔一縮。

“你是說……那杯毒茶最後被我喝了……!”沐瑤終於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得知真相的她更是痛苦到了極點,苦不堪言。“所以,別總想著害別人,自食其果的滋味你自己最清楚!”說完這句話,戚芷染手一鬆,沐瑤整個人跌倒在地。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