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312章 被退了學!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一連幾日,沐瑤身體終於有了好轉。

這一日,沐瑤收到了大長老的傳話,大長老喚她去往飛星殿,說有重要事情想和她談,聽說這件事和她爹有關。

近來沐瑤身子骨不算太疼痛了,聽到這個消息後,她沒有耽擱直接下了床來到了飛星殿。

剛一進殿,沐瑤微微一怔。

殿內除了大長老外還有很多弟子。

眾人看向沐瑤的視線與往日有些不同,沐瑤雖然不清楚大長老有什麽事情要和她說,但她心底也隱隱有了猜測。

定是她爹升了官!又為藥明穀做了什麽貢獻!所以這群人才會用這種特殊的視線看向她!

如此一想,沐瑤心裏樂開了花,氣色也好了些許,她微微揚起了下巴,邁著蓮步朝著大長老靠近。

一路上,沐瑤發現戚芷染也在人群中,看到戚芷染後沐瑤嘴邊蕩起了一抹不易察覺的詭笑。

嗬……這個戚芷染還想和她鬥!她爹可是靈界赫赫有名的大官!不看僧麵看佛麵,就算天神不喜歡她,但他定會給她爹沐無玄三分薄麵!

相信不久的將來,她若成功的俘獲了天神的心,那到時候被退學的人就一定是戚芷染了!

想著想著,沐瑤越來越神氣,與戚芷染擦肩而過時她還故意撞了一下戚芷染的肩頭。

誰料……戚芷染的肩膀竟然那般的硬!這一撞,戚芷染的身子沒有絲毫晃動,倒是她自己差點被撞的散了架。

“弟子拜見大長老!”沐瑤走到大長老眼前,恭敬的行了一個禮。

見狀,大長老略帶僵硬的臉上露出一絲幹笑:“你入學多久了?”

聞言,沐瑤眉頭微微一凝。

她怎麽感覺大長老的語氣和以往有些不太一樣呢。

沐瑤嚴肅的回答道:“三年有餘了!”

大長老發出一聲似有若無的輕歎:“唉,按理說也快畢業了。”

沐瑤不明白大長老這聲歎息是什麽意思,想了想,她試探性的開口問道:“大長老,是藥明穀又收到我爹的修書了嗎?”

聽到這句話,大長老臉色一變,不可思議的看向沐瑤:“你,你怎麽能說出這種話!”

“……”沐瑤萬分不解,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

一時間,四周再次傳來了議論聲。

“怎麽,難道沐瑤仙子還不知道那件事?”弟子一小聲說道。

“呸!還什麽仙子啊!我看她是困難的鳳凰不如雞!還仙子?!她現在連個凡人都不如!”

聽著四周人的流言蜚語,沐瑤心裏惶惶不安了起來。

“大長老,是我爹出什麽事了嗎!還是說……”大長老心一橫,打斷了沐瑤的話,大聲宣布:“你爹沐無玄涉嫌貪汙,身上還背著多條人命!現已查實,目前已經被革去了仙職,剔去了仙骨,而你沐瑤……如今被藥明穀正式退了學!從現在起,你不在是

我們藥明穀的弟子了!明晚之前帶好行李離開藥明穀!從今往後不許打著藥明穀弟子的名聲做任何事,你記住了嗎?”

沐瑤聽完這番話後,心裏咯噔一下。

什麽?!這……到底發生了什麽!

她爹過去的確殺過靈界幾個大官,也貪汙了幾筆官銀,可以往天神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啊,天神從來不管這些事的啊,可現在……

為什麽!這到底是為什麽!

她爹被革了職,那就是說從來往後她沐瑤不再是靈界仙女,她是藥明穀沒畢業就被退了學的棄徒,從今往後她要淪落街頭,成為人人避而棄之的過街鼠!

原來這群人的視線裏藏著的並不是羨慕而是同情!

不!

她絕對不能容忍!

她的前途,她的愛情,她的人生……不能就這麽毀了!

“不!大長老……這一定是誤會!這一定是誤會!”沐瑤從未像現在這樣聲嘶力竭過,也從未像現在這樣失魂落魄過。

該被退學該失去一切的人不應該是戚芷染嗎!

為什麽會是她沐瑤!

“沐瑤,請你理智一點。”大長老也不想多說什麽,藥明穀的弟子被退了學他也很遺憾,可是……

“戚芷染,是你!一定是你對不對!是你害得我!是你把我害成現在這個樣子的!”沐瑤發了瘋一般朝著戚芷染奔了過來,眼裏閃著狂烈如火的恨意。

“你不要什麽火都朝著丫頭發!”凰北陌快速上前一步,身子擋在了戚芷染身前。

“你們……你們都幫著她!告訴我這是為什麽!為什麽!”沐瑤抓狂了,五官嚴重扭曲,恨意滔天。

她沐瑤貴為天之驕女,她應該享受眾星捧月般的生活的,可是……

她的人生中偏偏出現了這個戚芷染這個女人!

戚芷染毀了她沐瑤,徹徹底底的毀了她,毀了她所有的驕傲,粉末都不剩。

“師父呢……我要見我師父……”沐瑤突然想到了什麽,幡然醒悟,連忙回過身死死地拉住了大長老的手腕。

“七長老……不想看見你!”“不……這不可能的!師父他老人家最疼我了!我一直是他引以為傲的弟子啊!大長老,我求求你讓我見師父一麵,師父他一定不會讓我離開藥明穀的!”沐瑤心裏還有一絲一毫的理智,現在靈界已經回不去

了,她絕對不能再被退了學,她必須要拿到藥明穀的畢業證,不然這些年的努力都白費了。

隻有拿到藥明穀的畢業證,她才不會低人一等!

既然她得不到夙司陰,那她現在就要將全部的精力都放在藥明穀上!

她絕對不能被退學!

“沐瑤,請你冷靜一點,不要再執迷不悟。”至始至終大長老也沒有多說什麽,他知道就算他把沐瑤留在藥明穀也會害了她,倒不如放她一條生路。

沐瑤雙腿一點點癱軟,臉色慘白如同死人。

“不,這怎麽會是真的,不,我不相信……”她喃喃自語,眼淚已然模糊了視線。

望見這一幕,戚芷染勾了勾唇,臉上卻沒有絲毫笑意,盡數是冰冷。

她很想對沐瑤說一句話,‘可能現在的結果不是你想要的,但的確是你自找的,自己造的孽自己收場,有些事即使你後悔也沒用,人生遺憾你自己承受’。沒有誰會無條件的幫一個人承擔結果,無非有兩種情況,一種是愛,一種是不愛。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