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292章 鳳鳳?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夙司陰……你……”話未說完,她的唇被他堵的死死地,他的舌尖探了進來,她渾身莫名一顫。

一大早就這樣真的不腰疼?

他有力的大手緊緊地抱住了她的腰身,進入了她的體內。

“染兒……”他吻著她的發絲,身體與她的身體融在一起。

“放開我……”

她越掙紮,他越是用力。

一番雲雨過後,他才鬆開了她癱軟的身子。

“夙司陰……”她瞪著他,氣鼓鼓道。

看見她現在這個樣子,他忽地笑了,摸了摸她的臉頰:“叫本尊什麽?”

“……”

她愣了一秒,片刻,臉色紅的更厲害了:“夙……”

這一個字剛吐出口,夙司陰身子一轉,再次壓下、身來。

“嗯?”他盯著她的眉心,臉上的表情冷凝了七分。

“叫本尊什麽?……”他捏住了她的下巴,音調微微向上挑,他迷醉的藍眸落在她的雙眸裏,清晰的從她的瞳孔裏看見了他自己。

“那你來教教我,叫你什麽?”

“喚本尊……”他頓了頓,笑容忽明忽暗:“喚本尊……夫君聽聽?”

“我吐……”

“……”

“還要不要臉?”她氣極反笑,學著他的樣子看向他。

“小染兒,你是在怪本尊沒有娶你,沒有給你一個盛大的身份嗎?”

戚芷染一臉黑線:“身份就身份,還非要加個盛大?!”

“……”

不過話又說回來,邪帝娶妃,的確很盛大……

不過誰說要嫁給他了!

“老變、態,我何時同意嫁給你了!”她咬牙切齒道。

“沒同意?可是你的身體卻很誠實啊……它可早已是本尊的了……”話未說完,他再次壓了過來,動作灑脫不失風度。

“額……”她眼皮一跳,身子向後縮了縮:“吃不消吃不消……”

“那喚本尊什麽?”他動作一停,壞笑的看著她,眉眼如畫。

“……”原諒她還是叫不出來。

夙司陰沒有再逼問她,而是伸手將她的手握在了掌心,冰涼的手指在她的手掌心寫下了一個字。

“夫。”寫好後,他喚了一聲。

莫名的,她心尖顫了顫。

好奇怪的感覺……

“君。”

又一個字完完整整的落在了她的掌心,寫好後,他一點點握緊手掌將她柔軟白皙的素手攥在了手掌心。

“記住了嗎?”他側眸看向她,浩瀚似海的藍眸裏是她癡愣的麵孔。

一瞬間,她渾身血液一凝,下意識的抽回了手。

“你這是……幹嘛。”她坐在床榻上,雙臂抱著膝蓋,下巴搭在了膝蓋上。

天啊……

她這是怎麽了……

心跳的好像有點快呢……

夙司陰將她的反應看在眼裏,見到她臉頰上露出的紅暈時,他低下頭吻了吻她的額頭。

“讓你永遠銘記本尊。”這一吻,就當作定情之吻。

聽到這句話,戚芷染臉頰紅的更厲害了。

“我肯定會永遠記住你的……你這麽讓人生厭,想忘了都難。”

“……”

“隻有生厭嗎?”他勾住她的下巴,讓她與他對視。

“當然了!”對上他的視線,她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難道就不會有……”生情嗎!

“有什麽!”

“小染兒,不要用這種很火辣的眼神看著本尊……”突然,夙司陰眼眸一沉,聲音冷了下來。

“怎麽,惹到你了?”笑話!她天生就這樣!

“不……”夙司陰薄唇一勾,邪魅一笑:“本尊會把持不住的……”

“額……”

下一秒,某男的身子又一次壓了下來……

“……”謔,誰來救救她?

……

這一戰,一直延續到黃昏時分。

戚芷染再次醒來時,夙司陰坐在美人椅上,手裏拿著一根毛筆。

戚芷染眉頭一挑,這個老變、態又在搞什麽鬼!

“醒了?”夙司陰沒有抬頭,隻輕輕勾了勾涼薄的唇。

見狀,戚芷染一點點起身,下床。

此時此刻,夙司陰早已褪去那一襲玄衣,身穿一身不染纖塵的聖潔白袍,他好像有潔癖,這點她早就知道。

他手裏握著一根毛筆,筆尖蘸的墨水,筆墨紙硯散發著淡淡的幽香,縈繞在她鼻息間。

他在畫什麽?

她有些好奇。

戚芷染從床榻上邁了下來,一點點朝著夙司陰的方向走去。

桌麵上鋪著的那張紙上畫著一個女人,芙蓉帳輕輕的將她的身子裹住,她看上去那般輕盈,不染世俗,可她眉眼間卻自帶著一股與生俱來的傲氣,遠遠一看,她像一朵盛開在蒙蒙細雨中的火蓮。

她還從未見過哪個人會將水墨人物畫畫的這般活靈活現……

隻是……

畫卷中這個女人好像有些眼熟……

“美嗎?”夙司陰的聲音幽幽響起。

聞言,戚芷染再次打量了一番這個畫中人的神情模樣,驀地,她臉色變了變:“夙司陰!這是……我?!”

“嗯。”他似乎很滿意她的聰慧,抬起驚為天人的俊容,留給她一個讚許的目光。

“……”一絲不掛的她……?!

戚芷染隱隱有些惱怒,一把奪過夙司陰手裏的毛筆,欲毀掉這幅畫。

然而,夙司陰手掌微微一張,那幅畫竟然憑空消失了。

“萬一你以後甩了本尊,那本尊就拿著這張畫氣死你的奸夫。”夙司陰似笑非笑的說完,看著她一點點變化的表情他就很開心。

其實,他隻是覺得她的睡顏很美,忍不住畫了下來罷了……

“額……”戚芷染眼角有些崩:“幼稚鬼!等我擺脫了你,我就和無數個奸夫在一起……”

“你敢!”他站起身來,大手霸道的扣住她的頭,一字一句道:“那本尊就一個一個殺,把你的奸夫都殺了。”

“……”

下一秒,夙司陰的吻再次落了下來。

“唔……”

夙司陰出門後,戚芷染握住了毛筆,在幹淨的紙上寫下了幾個字。

“夙司陰……王八蛋!”一邊寫,一邊寫罵道。

這時,小狐狸與泥萌竄了出來。

小狐狸用爪子蘸了蘸墨汁,在紙上寫下了兩個字。

寫完,它甚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見狀,泥萌湊了過去。

望著小狐狸寫下的字歪了歪腦袋。

“咦……鳳鳳?……鳳鳳是誰呀?!”小狐狸:“……”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