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278章 小賊,報上名來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你這是在鬧哪一出啊?還是說你心裏有鬼啊,打個雷把你嚇成這樣?”戚芷染看也未看他,目光隨意落在遠方。

晴天霹靂,很明顯,雲非墨的行為老天爺都看不下去了!

“你……你不要亂講!”雲非墨蒼白的臉上砸下幾滴汗水,一顆心撲通撲通的劇烈跳動著。“景師兄,趕快把這位三長老最得意的門徒帶走吧,讓他好好為三長老守一守靈!送三長老最後一程!免得三長老的牌位一個人孤零零躺在靈堂裏!”戚芷染遞給景慕瀾一個‘節哀順變’的眼神兒,隨之神情複

雜的看向雲非墨,不冷不熱說道。

她的目光,旁人看不懂,可雲非墨卻看的心底發寒!

她一直咬重“三長老”三個字,無形間竟讓他心中萬分惶恐。

雲非墨被景慕瀾帶走後,衛玄機又來了。

見到衛玄機後,戚芷染直接跟著他出了雲霞齋。

後山,無人區。

“阿染,為什麽來這裏!”衛玄機望著荒無人煙的四周,有些不解。

“你不是想看那個盒子麽,當然要找個無人的地方!”戚芷染無疑是很了解他的心思的,說罷,她將木盒子掏了出來。

衛玄機嘿嘿一笑,拍了拍戚芷染的肩頭:“還是阿染最懂我!”

戚芷染不動聲色的移開了自己的肩膀,一臉黑線:“你呀,八十歲也是個老頑童。”

“老頑童?這個稱呼我喜歡!”

“……”

“阿染,你說這個盒子裏會不會什麽都沒裝,就是故弄玄虛啊?!”衛玄機再次掰了掰蓋子,依舊沒有打開它,不禁猜測道。

聞言,戚芷染頓了頓,道:“不會。”她清楚的記得雲非墨與三長老那焦急的神態,既然這是他們的寶貝,那這裏麵裝著的東西必然是有價值的!

“對了,阿染,你知道北陌怎麽了嗎?”衛玄機突然想到什麽,問了句。

“怎麽了?……什麽怎麽了。”聽到凰北陌三個字時,戚芷染喉嚨梗塞一秒,莫名的避開了衛玄機略帶探索的視線。

“原來阿染也不知道……”衛玄機低低歎了口氣,神色有些傷感。

“他怎麽了?”戚芷染不動聲色的動了動唇。

“他剛回宿舍就一個人喝悶酒,到現在醉的一塌糊塗,不省人事……”

“他喝酒了?”

“嗯嗯!你說他是不是遇到了什麽挫折,比如說最近幾天到其他部落采集仙草時被人調戲了……”衛玄機腦海裏冒出了這個想法。

“……”戚芷染揉了揉額頭,抬起頭來:“你說的……很有可能!”

“是吧!原來阿染也這麽覺得!”聽到戚芷染這番話,衛玄機恍若與她產生了共鳴,再次激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你再拍我我就揍你。”某女臉色一沉,聲音不冷不熱,一雙紫瞳裏劃過一抹狡黠。

“不拍了不拍了……我拍它行了吧!”關鍵時刻,衛玄機還是很怕阿染的,畢竟阿染的脾氣和實力都在那擺著呢……

得罪什麽人也不能得罪女人……

這句話是父皇告誡他的……

難怪父皇後宮佳麗三千……

咳咳……

說罷,衛玄機略顯尷尬的拍了拍木盒子……

“別拍了。”戚芷染一把奪回木盒子,抬步朝著另一個方向走。

“阿染去哪啊等等我!”衛玄機緊隨其後。

……

山洞內。

光線昏暗,洞內有一方大湖,湖水縹碧,水波蕩漾。

“阿染,你是來約我摸魚的麽!”衛玄機望著湖麵咽了咽口水,自言自語道:“我還沒下過這麽深的湖……”

戚芷染沒有說話,幾步朝著湖邊邁去。

啪!

下一秒,她直接將木盒子丟了下去。

“阿染,你怎麽把它扔下去了!嗚嗚嗚……”衛玄機多想攔住她,可是為時已晚。

戚芷染轉過了頭,朝著他勾了勾唇,笑的很是妖冶。

衛玄機怔了怔,冒出一個想法:“難道阿染知道怎樣可以將它打開?”

“不知道。”

“……”

“不過可以試一試。”

“嗯嗯!”他喜歡挑戰。

戚芷染十指合在了一起,默默地念著口訣。

她拿到木盒子之後仔細研究過它,她原本以為它是個普通的盒子,可後來她發現它是由水係元素做成的盒子!它雖然不是靈器,但質量卻比普通木盒子結實!

若想開啟水係盒子就必須要在水中打開它!

現在,她所念的是焚劍術的口訣。

焚劍術第二重裏有一個小招數叫隔空開物,不知道能否打開這個盒子。

砰!

正想著,隻聽一聲悶響,那個木盒子果然炸開了!

霎那間,一道藍光閃過,整個湖麵籠罩在一片幽幽的藍光中,照得她整個人都是藍色的。

“哇,太神奇了,太美了……”衛玄機感慨了一聲,伸手去觸碰眼前虛無的藍光,隻是他的手伸出好遠也握不住那片迷離而朦朧的光。

此時此刻,湖麵上方懸空立著一塊類似於塔羅牌一樣的東西,戚芷染看得出來,這片藍光就是從它身上散發出來的!

見狀,戚芷染眸子一沉,準備飛出去將它取回來。

然而,她的腳尖剛一點地,又一道白光瞬間閃了過來將那卡片奪走了。

“什麽人!”她的聲音低沉而冷逸,起身朝著那抹白光追了出去。

她緊跟著那道光飛出了好遠,躍過竹林時,那抹白光定住了。

這時,戚芷染才看清,那是不是一個人的背影。

此人,三千墨發垂於身後,一襲白衣不染纖塵。

他背對著她,一手握著一支玉簫,一手握著她的卡片。

“小賊,報上名來。”戚芷染衝著對麵那個身影開口說道。

聞言,對麵那個身影顫了顫,一點點轉過身來。

“是你!”看到來人時,戚芷染瞳孔無限放大。

“沒錯,是我。”他微抿的薄唇動了動,虛空深邃的眼眸頃刻間有了一絲光澤。

“你來這裏幹什麽?”戚芷染收回麵容上僅有的那抹情緒,冷冷的開口。

“我來……”他心一顫,差一點朝著她邁了過來。

可他還是理智的,他克製住了這個想法,安靜的看著她。“嗯?”她挑眉。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