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272章 就憑……你欠扇?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有病吧!”衛玄機上前一步抬腿踢了過去。

砰!

洛千月的身子飛出了幾米遠,她站穩腳後再次看向戚芷染和衛玄機。

“廢物,你勾、引了司陰,現在又與這個男人狼狽為奸,你就不怕遭天譴嗎!”洛千月一字一句咬牙切齒道。

“遭天譴?我一沒殺人,二沒放火,我怕什麽!反倒是你……”說著,戚芷染抬步朝著洛千月邁去,神色間帶著幾分詭異。

“我……我怎麽了!”洛千月不知道戚芷染是什麽意思,心裏缺隱隱有些發毛。

“你是怎麽進的藥明穀,你心裏沒數嗎?”快要走到洛千月身邊時,戚芷染再次開口,眼裏的冷芒之色異常明顯。

聽到這句話,洛千月心裏咯噔一下,藏在袖子下的拳頭握了又鬆,鼓足勇氣回擊道:“你什麽意思!你這是在誣陷!你有證據嗎!你就這麽說我!廢物,你真的不要臉!”

見洛千月急了,戚芷染嘴邊蕩起的笑意更深了:“嗬……我明明什麽都沒說你緊張什麽!我誣陷你什麽了?嗯?你說吧。”

洛千月一怔,臉色泛了紅,目光裏透著心虛。

“就算你沒說,可你也是那個意思!你就是想詆毀我!你就是嫉妒我!”她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這個廢物簡直該死!竟然敢威脅她!看來這個廢物一定知道她當初是作弊進藥明穀這件事的!

“廢物,是不是司徒苓告訴你的……”洛千月隱隱猜到了什麽,壓低聲音衝著戚芷染說道。

“哈哈……”戚芷染抖了抖肩,頭一歪:“司徒苓?”

戚芷染琢磨了一下下,心中有了一個不確定的猜測。

既然洛千月這般說,那就說明司徒苓已經發現了洛千月作弊的事情,看來……司徒苓很有可能是被洛千月殺掉了!

“她該不會是你殺的吧?”戚芷染毫不避諱的說了出來,抬眸看向洛千月。

聞言,洛千月臉色再次白了白,額頭上溢出了細密的汗水,聲音有些打顫:“你個廢物胡說八道什麽呢!你不要把每個人都想的像你一樣冷血無情!我與她無怨無仇我為什麽殺她!你不要瘋狗亂咬人!”

聽到洛千月這番語無倫次的解釋,戚芷染心中的猜測落了實。

看來司徒苓那個倒黴鬼果然是被她殺了……

唉……也是活該了。

“我就是問一下,你不做虧心事緊張什麽?”戚芷染不冷不熱的笑了,‘陰魂不散’的站在洛千月身前,一雙精明的眸子直直的看著洛千月溢滿紅血絲的眼睛,似乎能將洛千月看穿。

此時此刻,洛千月無比緊張,額頭上的汗越流越多。

“廢物,你最好離司陰遠一點!我若再看見你與司陰親密接觸,我一定不會放過你!”說罷,洛千月轉過身去。

見狀,戚芷染扯唇,洛千月這是說不過她準備走人了?

招惹了她還想走,門都沒有!

想到這,戚芷染勾唇,大聲說道:“那怎麽能行呢,他可是我的師父,我也是他唯一的徒弟……”

聞言,洛千月腳步一頓,肩膀打顫。

驀地,洛千月轉過身來,憂怨的看著戚芷染:“你到底想怎樣!司陰早就當著眾人的麵說你不是他的徒弟!你是耳朵聾嗎!一定是你對司陰糾纏不休!”

戚芷染雙臂疊在胸前,邁著貓步走向洛千月,神色慵懶。

“你要幹什麽!想打架嗎!正好我手癢癢!”洛千月瞳孔一漲,抬起手掌朝著戚芷染拍去。

巴掌還未落下來,戚芷染死死地攥住了洛千月的手腕,壓低聲音道:“你不是一直都很想知道我與他之間的關係嗎?現在我就告訴你……”

“你……”不知為何,洛千月看到戚芷染這雙陰暗如無底洞的目光時竟然有那麽一絲絲害怕。

“我與夙司陰……該做的事情都做了。白天他是我的師父……晚上嘛……”話說到這,戚芷染抿了抿唇,神色間有縷縷嬌羞劃過。

見狀,洛千月身子猛地一顫,心髒劇烈跳動:“你們晚上竟然還在一起!你們!你……你不要臉!”

“對!我們晚上也在一起,晚上……他是我的男人!”

“戚芷染我要殺了你!”洛千月最後的理智都被吞沒了,此時此刻,她的內心種滿了無窮無盡的恨意,她恨戚芷染!恨她的一切……!

洛千月伸出另外一隻手揮著靈力朝著戚芷染的頭顱劈去,戚芷染眼眸一眯,快速閃開。

“瘋子!你就是個瘋子!”站在台階處的衛玄機終於看不下去了,衝到戚芷染身旁與她一起對戰洛千月。

“我自己可以解決的,不用你幫忙。”戚芷染隨口說道。

“我沒有幫阿染,我隻是單純的討厭她!”

“……”

砰砰砰!

一場打鬥拉開帷幕,洛千月的法力不如戚芷染,再加上有衛玄機相助,她很快便敗下陣來。

“瘋子!給阿染道歉!”衛玄機最討厭這種有心機心腸又壞的女人了,他們皇宮裏住著的都是這類女人,因此他一點都不願意在皇宮待著,所以後來他請命父皇立了太子府,遠離皇室的紛爭。

本以為離開皇宮後麻煩就少了,沒想到在藥明穀又遇見了個瘋婆子!

“道歉?呸!讓我向這個廢物道歉除非我死了!”洛千月被衛玄機的胳膊鉗製住,可她依舊沒有服輸的意思。

“阿染,她怎麽處置!”衛玄機懶得和她廢話,直接問戚芷染。

戚芷染掃了一眼洛千月,陷入沉思。

許是以往她的態度太過溫柔,這才導致洛千月蹬鼻子上臉,那這次她就給她點顏色看看!

啪啪啪!

在戚芷染還未想好如何處置洛千月時,她先重重的甩了洛千月幾個巴掌,找一找靈感。

“廢物你憑什麽扇我!”這幾巴掌下去,洛千月的臉腫成了豬頭,憤怒的瞪向戚芷染。

“憑什麽?”戚芷染愣了愣,片刻玩味般的刮了刮下巴。

“就憑……你欠扇?”未幾,戚芷染挑眉,興味十足。

“戚芷染,你不得好死!”

戚芷染笑笑:“別這麽激動嘛……該教訓你的時候我怎麽能含糊呢!”說罷,戚芷染再次抬手甩給洛千月幾個巴掌。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