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261章 喜歡?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小染兒,本尊還想要了……”

夙司陰低低一笑,身子再次壓了過來。

“滾開!”戚芷染想站起身來,可一動,身下某處竟如撕裂一般疼痛。

“小染兒,還敢亂動,不疼?”他像是看出來什麽一樣,玩味般的看著她,藍眸裏閃過妖冶的光澤。

“……”聽到這句話,戚芷染臉色一紅,莫名的……害羞了。

“嗬……害羞了?”夙司陰低低笑了,一眼看清楚她嬌羞的模樣,他還從未見過這樣的她,此時此刻,她真的……很可愛。

“才沒有!誰會看見一個老變、態而害羞!”戚芷染咬了咬唇瓣,一口回絕了他的話。

“沒有麽?”他依舊沒有要放她離開的意思,大手從她下顎劃過,手掌心厚厚的繭子磨的她下巴有些癢。

“我想回藥明穀了。”戚芷染開口說道。

“怎麽,本尊的懷抱不舒服?本尊的天神宮不值得你留戀?”夙司陰圈著她的身子,扯了扯喋血的唇。

“……”這個老不正經的……

她想回藥明穀好好學習學習焚劍術,認真精修一遍煉藥煉器,當學生的這段時間,她不想沾染上一絲一毫世俗的雜質。

“本尊這個師父還沒有回去,你竟然就想走?”

聞言,戚芷染眸子一沉,有些不悅:“師父?你還好意思說你是我的師父?”

說到最後,她氣極反笑。

“本尊當然好意思,本尊不僅是你的師父還是你的男人……”

“嗬!”他就會用這句話來刺激她!

戚芷染揚了揚下巴,眼底漫上濃濃的嘲諷:“你配做我的師父嗎?別人家的師父都會教徒弟很多東西,可你呢……”

戚芷染已經不想提到夙司陰了。

他除了給她一本焚劍秘籍以外再也沒教過她什麽。

聽到她對他的評價,夙司陰笑了,笑容邪魅慵懶:“小染兒,還敢說本尊不配做你的師父……”

他不讚同她的說法,隨之又道:“別人家的師父會暖床嗎?別人家的師父會與自己的徒弟親密無間嗎?別人家的師父法力有本尊強嗎?別人的師父有本尊英俊瀟灑嗎?別人家的師父……”

“停!”為了遏止老變、態繼續裝逼,戚芷染毫不猶豫的打斷了他的話。

合著他把他的缺點都看成了優點?

不過話又說回來,老變、態說的這幾點別人家的師父好像的確沒有……

呸呸呸……!

誰家的師父會像他這樣流、氓!變、態!

“小染兒,難道本尊說的不對嗎?”見她沒有再說話,夙司陰的胳膊再次搭在了她的肩頭。

她渾身一麻,鼻血差點溢了出來……

這個老變、態真的是不死不休……

以往他中毒時,他日日纏著她,現今他的毒素已解,他還纏著她!

不對,她現在應該慶幸他還纏著她,那就說明她對他而言還有價值,既然有價值那她就要好好把握機會,爭取早日從他這裏得到她想知道的信息。

話又說回來,這個老變、態還算有點良心,沒把她丟出去扔了,這也省的她再多費心思了……

“想什麽呢染兒……”未等她多想,夙司陰的身子又一次壓了過來。

“你要幹嘛……”戚芷染背脊一涼,定定的看著他,此時此刻,他臉上洋溢的笑容很魅惑,似乎還帶著那麽一點點……騷氣。

“本尊想幹嘛你會不知道?”

聽到這句話,戚芷染心裏一緊,臉上怒意浮現。

“老變、態,你不是都已經解了毒了嗎?你怎麽還對我糾纏不休!”這個問題,她從睜開眼看到他時就想問他。

話音剛落,夙司陰俯著身子在她的脖子上印在了一個吻。

不痛不癢。

“幹嘛……”她惱了。

他的吻突然落在了她的唇瓣上,堵住了她接下來要說的話。

“唔……”好你個老混蛋!什麽高冷禁欲係,通通都是假象!

披著人皮的老畜牲……

“小染兒,本尊究竟要強調多少遍,你才會清楚你是本尊的女人,你的心裏,身體,血液裏,全部刻上了本尊的名字,這輩子……你逃不掉了。”

戚芷染咽了咽口水:“憑什麽!”

“憑你救了本尊兩次。”

“嗬……”虧他還記得,還算有點良心!

“那你也不至於恩將仇報吧!”

“……”夙司陰怎會不知她話裏話外的嘲諷之意,聞言,他臉色一黑。

“又要發火?好啊……你隨意。”她還真的不怕他……

“怎麽會,女人是用來寵的,女人是用來的疼的……”他氣極反笑,臉上的笑容如三月的桃花,前一秒的陰寒好像從來不屬於他。

“變臉還挺快……”她嘀咕了一句。

“小染兒,從現在起,本尊的一切都是你的,本尊更會娶你為妻……”他看著她的眼睛,信誓旦旦的說道。

“……”啥……

麵對夙司陰認真的模樣,戚芷染第一次傻眼了……

傻的很徹底,咳咳……

夙司陰握住了她有些發涼的手,一字一句道:“本尊會娶你為妻,你是本尊唯一的妻子。”

不知為何,當她聽到夙司陰說出這番話時心尖竟然顫了顫。

她能在夙司陰嘴裏聽到這種話真的是……太意外了!

他不是個冷血無情傲嬌自大的老變、態嗎?

“怎麽,你不信嗎?要本尊立下字據嗎?”見她神色間泛起氤氳恍惚,他開口問道,聲音無比輕柔。

“為什麽……是我?”她還是想不通。

“沒有為什麽……就是你呀。”說出這句話時,他似乎很小心翼翼,臉上的神情很嚴肅,嚴肅中又帶著那麽一絲緊張。

很笨拙,很……可愛。

“額……”她眼皮抽了抽,這算個什麽理由嘛?

“怎麽了?”他眉頭緊鎖。

“夙司陰……”她動了動唇,不知道怎麽開口。

“嗯。”他看著她,突然又想擁她入懷。

抱著她的感覺……好舒服。

香香的,軟軟的。

他很喜歡這種感覺……

很喜歡很喜歡……

“夙司陰,你是不是……喜歡我?”不知道為什麽,明明是一句很簡單的話,可她卻鼓了很大的勇氣才是將它說出口。“喜歡?”他一怔。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