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260章 雲雨銷魂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夙司陰,你以為你的命有那麽重要嗎?”她鬆開緊握的拳頭,壓下心底亂糟糟的思緒,極力恢複理智。

“重要啊,當然很重要,沒有了本尊,你要怎麽活啊……”

“……你還真不是一般的自戀。”

“本尊說的是事實。”

“……”

“夙司陰,我真的好討厭你,能看著你死我不知道有多開心!”她臉上露出張揚而浮誇的笑,肩膀卻在隱隱打著顫。

“是麽?”夙司陰冷笑一聲,淡漠的目光似乎能將她看穿,他伸出手指捏了捏她的下巴,舌尖從泛白的唇劃過:“本尊哪能那麽容易就死了……”

話音還未落,他眉頭微微凝了凝,額頭上的汗流的更多了。

看到他的臉色慘白到極點,她的心沉甸甸的,壓抑感更重了。

“夙司陰,你這是在逼我……”

“本尊逼你什麽了?”

“你把耳朵湊過來,我告訴你……”她的眼神很虛空,裏麵似乎藏著什麽。

“小家夥,還玩起了神秘……”他將身子傾過去的時候,無意之間竟然清楚的聽見了她砰砰砰的心跳聲。

她再次踮起腳尖咬住了他的耳朵。

他渾身一顫,險些倒下去。

“你……”某男老臉一紅,腳步一退。

戚芷染伸出雙手抱住了他的脖子,沒給他逃避的機會。

“老變、態,你不是很喜歡這樣嘛……”她的聲音很軟,軟中帶著一絲絲酥麻,眼睛裏閃著亮晶晶的光,像是偷吃了魚的小野貓。

這一次,換成夙司陰臉色手足無措了……

“女人,你不要逼本尊,本尊的抵抗力……很弱的。”

“……”

戚芷染也不是那種猶豫不決的人,她很清楚,她今生不會再愛了,空留一個完整的軀體也沒有多麽高尚。

她不知道救下他他會不會幫她,但……看見他的身子倒下去就會異常難受。

撲通!

兩個人的身體落入了靈池水中,幽靜的池底,他的容顏變模糊了,她緊緊地扣住了他的手,探頭吻住了他的唇。

身上的衣物一點點褪去……

她的手輕輕的放在了他的腰身處,他緊閉的藍眸忽地一緊,下一秒,他猛然推開了她的身子。

砰!

戚芷染還未反應過來是怎麽回事兒,整個人已被夙司陰從水底丟了出來。

“……”她的身子砸在了大青石頭上,她沒有哼一聲,撐起胳膊站起身來,朝著靈池邁去。

水平麵沒有一絲一毫的漣漪,她亦看不見靈池底的動蕩。

“喂……”她垂了垂頭,隻在水平麵上看到自己那張蒼白的臉。

突然,就在她怔愣之時,一個人頭猛然從水平麵冒了出來,水花四濺之即,她瞳孔無限放大。

下一秒,一個有力的大手狠狠地按住了她的肩膀。

“本尊反悔了……”

音還未落,戚芷染隻覺自己的身子正在往下傾,再次睜開眼睛時,她又來到了水底。

眼前是他的身影,他的眉眼,他的輪廓,昏暗的光線打在迷霧一般的水底,他的樣子更朦朧了……

他扣住了她的頭,唇一點點向她靠近,這一刻,她的心砰砰砰的跳動著,有些無措的閉上了眼睛,他整個人都在向她靠近……

靠近……

直至徹底融入她的身體……

那一瞬間,她眉頭一凝,疼痛感蔓延全身。

雲雨銷魂……

……

戚芷染醒來時,有一瞬間的恍惚,大腦一片空白,她在哪?發生了什麽?她睡了多久?

“醒了?”這時,耳畔傳來一道低沉而溫柔的聲音。

她的身子一顫,隨之側過了頭。

一張驚為天人的容顏如月華一般驚豔,那一刻,她癡了癡。

“你……”

她剛要說什麽,腦海裏突然浮現出在池底的那一幕幕……

驀地,她臉頰一紅,初醒時遺忘的記憶如潮水一般翻湧而現。

莫名的,她低下了頭。

“小染兒,是你救了本尊……”他壞笑的將下巴抵在她的頭上,聲音中帶著幾分慵懶與魅惑。

“……”救就救唄,為啥被他形容的那麽騷氣?

“我知道了。”她故作冷靜的應了一聲,卻沒有抬頭看他。

看到她臉頰露出的紅暈,夙司陰眸心劃過一絲興味,隨之伸出手指勾住了她的下巴。

“救了本尊,本尊就是你的人了……”他頭一側,在她耳朵上落下了一個清淺的吻。

如蜻蜓點水一般。

戚芷染一僵,眼角有些抽,不足片刻,她擺了擺手,搖頭晃腦:“不想要不想要……”

夙司陰:“……”

“本尊再給你一個機會,想不想要?”他抱住她的腰身,聲音沙啞中帶著幾絲性感。

感覺到那有力的手臂緊緊圈住了自己,她渾身的毛孔都立了起來。

冷,是那種莫名其妙的冷。

緩了半刻,她依舊堅持著自己的原則,果斷拒絕:“我不要!”誰想要給誰!

“不行!”某男眉頭一皺,露出一副‘必須收下本尊這個大禮’的神情。

“夙司陰,你無恥……”她已經救了他,難道他非要這麽‘報答’她嗎?

“無恥?如果你認為本尊無恥,那……你很有眼光。”話音未落,他的唇再次落了下來,鋪天蓋地狂烈炙熱。

“唔……”丫的!她是徹底掉進狼窩裏了!

戚芷染努力從夙司陰懷裏掙脫,大口喘著氣。

夙司陰似乎並沒有得到滿足,大手很是不老實的纏住了她的肩膀。

見狀,戚芷染眸子暗了下來,喉嚨滾動了一下:“夙司陰,我救下你是有目的的。”

聞言,夙司陰似乎並沒有多少意外,伸出手指玩世不恭的勾了勾她垂下的青絲。

“你是本尊的女人,你想要什麽本尊都會成全你。”

“我說的話你沒聽清麽?我說,我戚芷染救下你夙司陰是有目的的。”說完,她沉沉呼出一口氣,看著他的臉,試圖從他臉上看到震怒。

然而,並沒有,什麽都沒有……

“夙司陰……”

她還想再說什麽,卻被他打斷了:“小染兒,昨日的你,真的好不一般……”

“額……”

好不一般……嗬嗬……

這句話……很有深意啊!她的臉色白了白,卻沒有再說什麽。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