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257章 竟然動了情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戚芷染一拳甩了過去,夙司陰握住了她的拳頭,她眉頭皺的緊緊的,卻無論如何也抽不回手。

她惱了,罵道:“老變……”

態字還未吐出口,夙司陰手一動,將她拉進自己的懷裏,隨之吻住了她的唇。

“唔……”

他的吻很狂熱,恍若一陣烈火燃燒著她,一寸一寸燒毀著她的身體,侵占著她的心髒。

很炙熱,痛中還帶著一絲舒坦……

她的睫毛顫了顫,瞳孔裏映著他深邃如海的藍眸。

這一刻,她的腦海裏莫名浮現出了第一次遇見他時的場景……

那樣一個深不可測的男人,現在就在她的眼前,沒有絲毫縫隙的侵略著她的生活,一點點在她的生命裏刻下他來過的印記……

無聲無息間,她的大腦一片空白……

他的吻竟越來越溫柔了起來。

她慢慢閉上了眼睛,忘記了掙紮……

綿長的吻延續了好久好久……

……

不知不覺間,七天假期已經過去了三天,這一天,戚芷染醒來時,身邊已然不見夙司陰的身影。

這幾天老變、態很奇怪,每晚都會陪在他身邊,緊緊的抱著她一句話都不說,很多次夜裏驚醒他都在身邊緊緊的抱著她,很用力,很用力。

並且清晨醒來他還會在她的身邊,可今日,身旁被褥的餘溫卻是涼的。

可見他很早就出去了。

靈界與鬼域城簡直天差地別,這裏更接近仙境,而鬼域城,簡直就是一個黑暗的地獄。

琴聲,她突然聽見了琴聲。

單調的曲風別有一番風格,戚芷染揚起頭顱,眉眼舒展,一看便看到了不遠處桃花林處那撫琴之人。一襲白衣風華無雙,三千墨發隨風飛揚,傾國傾城的桃花瓣灑落在男人的肩頭,他半垂著眸,纖長的指尖玩味般的勾著琴弦,他輕輕扯著喋血的唇,竟似種出塵嫡仙讓人一眼萬年,這一幕,從遠處一看,

這竟像是一幅絕世的名畫!

這樣的夙司陰是她從來不曾見過的,他身著一襲白衣的樣子,記憶裏也隻有那麽一次。

一襲玄衣,他似惡魔一般凶殘陰寒。

一襲白衣,他似嫡仙一般月朗風清。

在靈界他是天神。

在鬼域城他是邪帝。

同樣的人不同的身份。

一念為神,一念為魔。

忽地,夙司陰抬起慵懶的眸,朝著她所站的方向掃了過來。

驀地,她眼眸一睜,有些動容。

她想了很久,她想查清她的身世,不知道,他能不能幫到她……

下一秒,戚芷染沒有絲毫猶豫抬步朝著夙司陰的方向邁了過去。

繞過片片桃花樹,戚芷染來到了桃花林深處。

這時,戚芷染才注意到夙司陰對麵不遠處還坐著一個人。

意識到那個人的存在,戚芷染回過了頭。

看到那人的身影時,戚芷染麵容上有了絲絲變化。

“你怎麽在這裏?”她衝著那人開口,很是意外。

此時此刻,一位藍發男人赤著上身靠在一棵桃花樹下閉目養神,聽到聲音後,他眉頭稍稍一凝,一點點睜開了血眸。

“阿染?”見到她後,風十裏愣了一秒,片刻他眼裏的異樣轉瞬即逝,並沒有多少意外。

“你們……在密謀什麽壞事?”轉念一想,戚芷染也猜到風十裏必然與夙司陰有些交情。

兩個同樣神秘莫測的人聚在一起,肯定不會商討小孩子過家家的問題,所以,她斷定他們一定在密謀什麽壞事!

風少似乎被她逗笑了,看向夙司陰,扯唇,語氣裏夾雜著濃濃的調侃:“你還真是厲害,連我們傭兵團裏實力最強的女人都泡走了。”

戚芷染:“……”額……

畫風好像不太對勁?

還有……風少與夙司陰交流竟然直呼‘你’?

音落,夙司陰臉上閃過一道黑線:“本尊找你來,不是聽你評價本尊的女人的。”

他的聲音很低沉,但戚芷染能感覺到夙司陰並沒有生氣。

他們到底是什麽關係?

撲朔迷離……

“既然你已經得到了她,那事情就好辦多了,什麽時候行動?”風少側頭吹了吹落在肩頭的花瓣,神色無比慵懶。

“你準備好了?”夙司陰眸子一眯,聲音冷了一個度。

“我閉關數月,潛心修煉,如今既然能來赴你的約,自然準備好了。”

“好,事成之後,本尊自然不會少你的好處。”

“好處我倒是不需要,待你輝煌之時別忘了請我吃一頓飯。”風少笑容中帶著幾分灑脫,那雙血眸在陽光下更顯詭譎,妖冶。

此時的他竟與她記憶裏那個冷冰冰的風十裏相差甚遠。

在莫歸傭兵團出任務時,她與風少相處了那麽久,她甚至都很少見他說過話,而現在,麵對夙司陰……

難道這就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

這時,夙司陰雙手展開,琴音戛然而止,他站起身來,沉寂的眸落在虛無縹緲的遠方,輕輕動唇:“嗬……你還和以前一樣。”

聞言,風少自嘲一笑:“你不也是,一點沒變。”

說完,他眉頭一挑,再次開口道:“不對,你變了……”

說話間,風少側眸看向戚芷染,嘴角蔓延的弧度恰到好處:“堂堂不近女色的邪帝,竟然動了情。”

音落,戚芷染心裏咯噔一下。

該死的,胡說八道什麽呢……

“哈哈哈……”夙司陰卻是低低的笑了,朝著戚芷染的方向邁去。

“嗯,她是本尊的女人。”走到戚芷染身邊時,夙司陰伸出手臂攬住了她的身子。

她心跳漏了一拍,片刻反應過來,快速抽身。

“老變、態,當著我隊友的麵還敢對我動手動腳,你難道不知道我們莫歸傭兵團是一條心嗎?你都這一把年紀了,最好……離我遠點。”

雖然她不知道這番話能不能起到作用,但她說了出來。

真是的,她不要麵子啊?

咳咳……

聽到這句話,夙司陰一愣,片刻,無奈歎氣。

“小染兒,你知道你的隊友多大了嗎?”

聞言,戚芷染嘴角勾起一絲弧度,想也未想便道:“他差不多與我大一般大,怎麽了,你這個老男人心裏很不平衡?”戚芷染本以為她說他是老男人他會生氣,沒想到,聽到這句話後,夙司陰嘴邊蕩起的笑意更深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