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255章 倌青絲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你的東西還給你!我不需要它!”走到他眼前,戚芷染臉上已經沒有一絲一毫的表情,她將他的玉佩遞到了他的眼前。

他的東西她一刻都不想帶在身上……

千夜九有些措手不及,沒有伸手去接,反而有些局促不安的看著她。

戚芷染沒有與他對視,見他沒伸手,她手一鬆,玉佩掉在了地上。

她沒有猶豫的轉過了身,留下震愕在原地的千夜九。

玉佩沒有碎,他的心卻在這一刻碎了。

“你等等……”他猛然喚住了她,內心有些惶惶不安。

這次她轉過了身,他還會再找到她嗎?

她……到底是不是小丫頭。

千夜九一開口,戚芷染腳步一頓,卻沒有回過頭。

望著她絕美又孤獨的背影,千夜九握了握拳,鼓起勇氣問道:“戚芷染……你真的……不認識我?”

“認識啊!”她沒有半點猶豫。

千夜九的心再次提了起來:“你是小丫頭對不對,你沒死對不對……”

話還未說完,戚芷染打斷了他的話:“你不就是我上次在精靈穀救下的那個人嘛?”

“……”聽到這句回答,千夜九的心再次沉了下來。

戚芷染回過身來,臉上的冷漠已經完全褪去,明豔動人的笑容不知何時掛在了她的臉上:“你的東西我已經還給你了,弄丟了可別找我。”

他愣了愣,望著那熟悉的笑容心頭酸澀更重。

那笑容雖美,可卻隔著無窮無盡的距離。

“小夙夙,我們回家吧……”戚芷染再次走到夙司陰身旁,握住了他的手,撒嬌一般的搖了搖。

夙司陰抽出一隻手揉了揉她的頭,似笑非笑:“好,我們回家。”

說罷,夙司陰拉住戚芷染的手朝著來時的方向走去。

望著他們二人離去的身影,千夜九哽咽了一下,眼底有些酸澀,無聲無息間,有種想要流淚的衝動了。

曾經,他的小丫頭也曾依偎在他身旁,問他何時會娶她何時會給她一個家……

可是……

如果上天可以給他一個重來的機會,他願意放棄現在所擁有的一切,牢牢地握緊她的手,帶她離開世俗的喧囂,找一個沒有人認識他們的世外桃林,安安穩穩平平淡淡的過完這一生。

隻可惜,沒有如果……

有些人,真的是失去之後才悔恨自己當初沒有珍惜……

……

離開冥界境地,戚芷染抽回了自己的手,加快腳步走到最前麵。

夙司陰很快跟了上來,勾唇輕笑:“怎麽,利用完本尊就把本尊拋的遠遠的了?本尊再也不是你的小夙夙了?”

“……”

“為了配合你,本尊連東西都沒要回來,還不感激本尊?”

戚芷染依舊沒有說話,臉色十分蒼白,蒼白的讓人心疼。

夙司陰走到她麵前,突然將她橫抱在懷裏。

“幹什麽?”她一開口,聲音竟然有些發澀。

夙司陰緊緊地抱著她,朝著九重天飛去。

這一路,他都沒有再說話。

靈界。

天神宮。

夙司陰將戚芷染抱在了床上為她蓋好了被子。

“好好休息,本尊一會兒再來看你。”說完,夙司陰轉過身去。

戚芷染心一沉,在他快要離開之前開口:“你都不問問我與他有什麽關係嗎?”她知道夙司陰並不傻,他一定能看出些什麽。

說完這句話後,戚芷染自己都愣住了。

她為什麽要問這句話?

夙司陰回眸,側顏的輪廓無比清明:“你是本尊的女人,除此之外,還有其他事嗎?”

戚芷染再次愣住了,夙司陰的話讓她回味無窮。

他的意思是……他相信她?

亦或是……從現在起,她的過往都是過去,她的未來有他參與?

該死的,她到底在想什麽……

到底是從何時起,她竟然開始想這麽多亂七八糟的?

夙司陰不知何時離開了房間,此時此刻,諾大的房裏就剩下戚芷染一個人。

戚芷染將移魂珠握在了手心裏,視線落在了它的身上。

前世,有一個關於移魂珠的傳言,擁有移魂珠者得天下。也就是說移魂珠擁有巨大的力量,甚至可以開天辟地,如今移魂珠已經與她契約,但她卻不知道要如何開啟這股力量。

“大染染,夙夙呢?”這個時候,小狐狸從隨身空間竄了出來。

“他走了。”

“呀呀……夙夙走了,你快出來吧……”小狐狸小聲嘀咕了一句,緊接著,泥萌抱著一個桃木梳子從血蓮戒隨身空間內竄了出來。

看到那個桃木梳子時,戚芷染眼睛一亮,一把將它握在了手裏。

“這,這是從哪裏弄來的……!”她盯著那把桃木梳子眼裏閃著灼灼的光。

這個梳子……

“這是我和泥萌偷偷從冥界夜殿下那裏偷來的,上麵還刻著大染染的名字呢!依我看,那個冥界老猥、瑣一定暗戀大染染,所以我和泥萌就決定將它帶回來給大染染看一看!”

“嗯嗯!邪帝醋缸太大,我與小狐狸就等邪帝走了才把它拿出來給小主人你看!”

小狐狸與泥萌你一句我一句,戚芷染卻根本沒聽清它們在說什麽。

這把桃木梳子是當初她送給千夜九的,送他木梳時,她對他說,希望有一天他可以用這把桃木梳子為她倌青絲……

她以為這把梳子早就被他丟掉了,沒想到……

一把梳子證明不了任何事情,他們之間也再回不去了。

如此一想,戚芷染將桃木梳子還給了小狐狸。

“從哪裏哪來的送回哪裏去!”

她不想再看見與他有關係的東西,上麵的‘戚芷染’不是她,那個傻女人已經死了。

“不行,這怎麽能送回去呢,依我看那個夜殿下長的也不賴,多一個暗戀對象還是蠻不錯的……”泥萌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

戚芷染:“……”

“你說什麽呢,大染染是夙夙一個人的,這個桃木梳子就是贓物,我要把它留給夙夙!”

戚芷染:“……”

泥萌一個頭兩個大:“喂喂喂,臭狐狸,你剛剛偷東西的時候可不是這麽說的!”“停……!”戚芷染一把奪過桃木梳子:“別吵了,既然都是它惹出的禍,那我就掰斷它……”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