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244章 盡到你的責任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夙司陰走後,幾位長老才徹底放鬆身心,重新坐回高台上。

“師父,徒兒到底做錯什麽了!”雲非墨臉色一陣紅一陣白,似乎受了很大的氣。

“非墨,你行事太魯莽了!還好剛剛天神沒有怪罪下來!為師剛剛那樣說其實是在幫你啊!得罪了天神我們整個藥明穀都要吃不了兜著走!”三長老一副‘我為你好’的樣子,苦口婆心的說道。

聽了這番話後雲非墨更氣了,同時對夙司陰的恨意也更深了。

都是因為那個男人,讓他受盡了冷落,更讓他在沐瑤師妹麵前出了醜!

對了,沐瑤師妹呢……

“沐瑤師妹!”雲非墨回過身來,看向沐瑤,隻見她的臉上掛著一絲愁容,似乎很難過的樣子。

他的心猛地揪在了一起,喃喃道:“沐瑤師妹,你怎麽了……”

“我沒事!”現在,沐瑤腦海裏滿是前一幕的場景。

滿是剛剛夙司陰全心全意護著戚芷染的場景……

戚芷染……你為什麽要活在這個世界上!

“我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現在,她連裝都懶得裝,冷言冷語說完直接繞過了雲非墨。

這個廢物男人一點本事都沒有!還妄想追她!簡直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癡心妄想!

“沐瑤師姐,救我!”一直躺在地上抽泣的司徒苓再次抱住了沐瑤的大腿,滿臉都是淚痕。

“放手!”沐瑤的耐心已經被這雲非墨這個窩囊廢和司徒苓這個蠢貨耗盡了!她現在沒有一點心情去理會他們的破事兒!

“沐瑤師姐,現在就隻有你能救我了,沐瑤師姐你那麽善良一定不會見死不救的對不對……”

聽到‘善良’那兩個字後,沐瑤更覺得惡心,臉色難看到了極點:“放手!你自己心術不正去害人現在又要我為你求情!你當我沐瑤是什麽人!快放手!”

聞言,司徒苓徹底愣在了原地。

沐瑤師姐怎麽會說出這種話……?!

司徒苓怎麽也無法想象這句話是從沐瑤的嘴裏說出來的!

這一刻的沐瑤和以往那個沐瑤簡直判若兩人!

“唉呀,沐瑤師妹讓你放手!你個賤人怎麽還纏著她!”雲非墨十分擔心沐瑤,見司徒苓一直糾纏不休,他終於忍不下去了,一腳踢在了她的小腹上。

“啊……雲師兄……”司徒苓疼的說不出話來,兩隻手捂在了小腹上,眼淚汪汪。

這一刻的沐瑤是雲非墨從來未曾見過的,但他猜測沐瑤師妹一定是身體不舒服!不然她絕對不會發這麽大的火!

還有……司徒苓這個賤貨真是惡心至極!他早就看她不順眼了!

未等他再多想,身旁的沐瑤神色黯然的衝出了飛星殿。

“沐瑤師妹等等我……”雲非墨連忙追了出去。

“原來……這才是你們兩個人的真實模樣,嗬……我真是太傻了,太傻了,被你們欺騙……”司徒苓絕望的望著遠處的兩人,眼底的淚水夾雜著恨意翻湧而出。

……

“丫頭,丫頭……”

戚芷染回到房間不久,門外響起一道火急火燎的聲音,緊接著,凰北陌衝了進來。

“額……”看到凰北陌毫無預兆的衝進了屋子,戚芷染眼皮微微一跳。

老變、態就在她的房間,她可不希望這一幕被凰北陌看到。

“丫頭!我剛從神起之巢回來就聽景師兄說你已經回來了,來,我看看,你有沒有受傷!”說罷,凰北陌衝到戚芷染麵前按住了她的肩膀,仔仔細細上上下下看了她好幾遍。

“我沒事的!真的……”戚芷染努力勾出一個僵硬的笑容。

丫的,這貨可千萬別像往常一樣向她討杯茶喝……

“丫頭,你沒事實在太好了!可累死我了,快讓我進屋坐坐喝杯茶……”說著,凰北陌很是自然的朝著她的房間邁去。

“……”額……

戚芷染連忙站到他麵前,擋住了他的去路。

“凰北陌,姑娘家的廂房豈是你一個大男人隨便闖的……”她底氣不足的看著他,隨意編了個理由。

凰北陌一愣,片刻笑了:“丫頭你可拉倒吧,你的廂房我不知道已經進了多少次了……”

“停!”她急忙製止他的話,順勢將他的身子朝著門外推。

凰北陌這貨什麽話都說,她可真怕裏麵那個老變、態的醋缸會炸掉……

“我打了一晚上魔獸可累死了,我要休息睡一覺……”

“丫頭你今天很怪啊!”

“哪怪了,哪裏也不怪!”

“你今天……話很多哦!是不是因為一晚沒有見到我,所以太思念我了?!”

“……”隨你怎麽想吧!

砰!

戚芷染終於將凰北陌那貨推出了門外,送走了他後,她低低呼了一口氣。

刷……

突然,耳畔一陣涼風襲過……

下一秒,戚芷染整個人被這陣風卷到了床榻上。

再次睜開眼,眼前是夙司陰那張鬼斧神工的俊顏。

“女人,聽說,那個二傻子經常進你的閨房?來去自如?”他的聲音越來越低沉,臉色越來越難看。

“……”

一般老變、態說‘女人’的時候,都是他生氣的時候。

“沒有沒有,你怎麽能信他……”

話還未說完,某女的唇突然被一張冰冷的唇堵住了。

“唔……”

良久,夙司陰抬頭看著她的容顏,慢慢伸出手指,刮了刮她的輪廓。

“還疼嗎?”他輕輕動了動唇,眼眸裏那片蔚藍的海似乎有絲絲傷愁。

戚芷染微微愣了愣:“什麽?”

音落,隻見夙司陰突然勾了勾唇,嘴邊蔓延一抹邪魅詭異的孤獨……

“傷口是不是很疼,本尊的幫你擦擦藥……”說話間,夙司陰手掌心突然多了一個小藥瓶,緊接著,他的手指落在了戚芷染上半身衣襟上。

“額……”戚芷染眼皮猛地抽了抽,這貨哪裏是想給她上藥啊,分明就是……

“老!流!氓!……滾!”她怒吼一聲,一掌劈了過去。某男攥住了她的手腕,玩世不恭的看著她,臉上的笑容愈來愈邪魅狂狷:“小染兒,作為本尊的徒弟,你難道不應該盡到你的責任嗎?”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