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236章 去往神起之巢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在去往神起之巢的路程中,戚芷染將雲不悔的帕子拿了出來。

“喏,給你的!”戚芷染直接將帕子遞給了身旁寸步不離的凰北陌。

凰北陌愣了一秒,笑容如盛夏的火蓮般徐徐綻開。

“丫頭……送我的?”他一臉驚喜,桃花眼裏多了那麽幾分含情脈脈。

“嗯!”

凰北陌將帕子舉在眼前,反反複複看了好幾遍,最終還是沒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丫頭,你繡的這兩隻旱鴨子是你和我嗎?是‘在地一起吃烤鴨’的那兩隻鴨子嗎?!”

“……”

戚芷染翻了個白眼:“你睜大眼睛看清楚了!這是鴛鴦!”

聞言,凰北陌愣了愣,眼皮一抽。

“啥?……鴛鴦?!啊哈哈哈……”好半響他才反應過來,笑的前仰後合,根本停不下來。

“……”媽的智障……

“這個帕子收好了,這輩子都不許丟,聽見了嗎?”她冷冷道。

“聽見了聽見了!”他連連點頭,十分忠犬。

見事情搞定一半,戚芷染邪魅一笑:“這個帕子是雲不悔送你的。”

“額……”

一句話,凰北陌從天堂跌入了地獄。

“我還以為是丫頭送的呢……”他嘟了嘟嘴,神色間有些傷感。

“給我憋回去。”見他露出一副‘小媳婦兒’的委屈模樣,戚芷染眉頭一皺。

下一秒,凰北陌很識相的將帕子收回了袖管裏,嘿嘿的笑:“丫頭,雪頂峰的煙火真的很美,以後若是有機會,我定單獨為你一個人放一次!”

戚芷染隨意的點了點頭:“嗯。”

“雲師兄,你等等苓兒啊……苓兒真的好累,走不動了!”司徒苓嬌滴滴的聲音惹得戚芷染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此時此刻,司徒苓緊跟在雲非墨身後,而雲非墨則緊跟在沐瑤身旁,這一幕,怎麽看怎麽滑稽。

“走不動就別來,真是吵死了!”洛千月立刻回應了一句,臉上帶著濃重的不屑與嫌棄。

“喂!有你什麽事啊!再怎麽說我也是你師姐!比你輩分大!你如此出言不遜是不是故意找茬!”司徒苓哪裏受得了洛千月這般辱罵,當場掐起了腰回擊道。

“你像一隻狗一樣跟在別人身後簡直讓人惡心!人家根本沒拿你當回事兒,你還真把自己當根蔥了?!”洛千月直言不諱道。

這番話,雖然聽起來很傷人,可句句是實話。

司徒苓瞬間變了臉色:“你胡說八道什麽呢!雲師兄向來一視同仁!今天沐瑤師姐身子不舒服,所以他才陪在她身邊的!你不要挑撥離間!”

“挑撥離間?你可能真的是個傻子吧!”洛千月懶得再理她,大步朝著前走。

“你給我站住!你罵誰是傻子呢!”司徒苓窮追不舍。

“嗬……你不是走不動了嗎?怎麽跑起來還這麽快!”洛千月回過身冷冷的哼了一聲。

“你……你……”司徒苓一時啞言,臉色一陣紅一陣白。

“雲師兄,她……她欺負我!”司徒苓是個控製不住情緒的人,見自己奈何不了洛千月,一時著急衝到了雲非墨身前,擋住了他的去路。

雲非墨臉色一變:“苓兒,不要亂生事端!”

這個討厭的女人,竟然打擾他與沐瑤的二人世界!

“雲師兄,你也看到了,不是苓兒無理取鬧,是這個洛千月挑事啊!”

雲非墨臉色更加難看了:“雞毛蒜皮的事兒,等回到藥明穀再處理!”

說罷,他攙著沐瑤徑直繞過了司徒苓。

司徒苓委屈的差點哭了,雙手一點點握成拳。

為什麽,為什麽在雲師兄心裏隻有沐瑤師姐!

為什麽!

洛千月輕哼了一聲,沒再說什麽,繞過她大步離去。

司徒苓咬緊牙關,眼底恨意翻湧,洛千月,我一定不會輕易放過你!

……

神起之巢。

“阿染,我跟你一起采集草藥!”衛玄機像個賊兔子一樣閃到了戚芷染身旁。

見他來此,凰北陌連忙跟了過來:“丫頭,我時刻保護你的安危……”

雲不悔見到凰北陌後,也邁到了戚芷染身旁:“阿染,我也跟著你!”

戚芷染:“……”

罷了罷了,你們愛跟著就跟著吧。

神起之巢是眾神之巔最大的草藥地,這裏距離藥明穀並不是很遠,但道路坎坷。藥明穀的弟子平日裏是不可以擅自來此的,除非有長老的同意。

這裏的草藥眾多,戚芷染隻挑了一些自己用得上的丟進了空間戒指裏。

不知不覺間,她走到了一處無人的地方。

眼前是深淵。

“廢物,今天本太子一定要好好教訓你一番!”這時,她的身後響起一道憤怒的聲音,音未落,背脊後麵襲來一陣涼風。

哢!

戚芷染猛地回過了身,抬手扼住了雲非墨的手腕。

這一個動作,竟控製住了他揮出了靈力!

雲非墨眼底一片震驚,不可置信的看著她寒然的眸心!

短短幾日,這個女人的功力好像又有了很大的漲進!這是為什麽!

戚芷染自己也意識到了自己的變化,看來,她能在短時間內飛躍進步,完全是因為移魂珠的存在!

可是,話又說回來……

她根本不曾與移魂珠契約過,移魂珠為什麽會助她功力大增呢?

難道……

移魂珠早已與她契約過?

“雲師兄,縱使戚師妹重傷過你,可她一定不是故意而為之!你千萬不要傷了她啊!”突然,沐瑤不知從何處竄了出來,猛地拉住了雲非墨的胳膊。

沐瑤這個動作,看似是在拉住雲非墨,實則是在暗中將戚芷染朝著深淵下推!

沐瑤剛剛的動作灌輸了多層靈力,很明顯,她是想要了戚芷染的命的。

果然,最毒不過婦人心。

還好戚芷染的功夫紮實,沒有被她推下去,這一邊,沐瑤原本掛著絲絲得意的眼角又恢複了暗淡,眼底染上薄怒。

這個賤女人真是命好啊!“沐瑤師妹,你就是太心軟太善良!隻有你是藥明穀最美的少女,可她卻奪走了屬於你的光環!你說,她可曾念及過你!”雲非墨按住沐瑤的雙肩,似乎想喚醒她,憤憤不平的說道。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