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233章 花瓶師父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怎麽回事兒!

天神呢?!

沐瑤臉色徹底白了下去……

“沐瑤師妹,你怎麽了?!”雲非墨不明白她在說什麽,見此情景他有些著急的問道。

這時,一道女聲不緊不慢響起:“我是瘋了才會認你這個師父!”

“怎麽,你還想換人?”夙司陰眉頭一皺。

聽見這兩種聲音,沐瑤心裏咯噔一下,猛地別回了頭。

隻見不遠處一棵梅花樹下,一個紫裙少女瀟灑自如的靠在梅花樹下,身輕如燕,笑靨如花。

而站在她身前的那個玄衣男人不是別人正是她朝思暮想的天神!

還有戚芷染剛剛說什麽,師父?這個賤女人的師父與天神有什麽關係?!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兒!

這二人,怎麽看怎麽般配!

這一幕,怎麽看怎麽刺眼!

沐瑤的目光越來越不自在,周圍一些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了端倪,嘲笑聲一點點傳進了沐瑤的耳朵裏。

沐瑤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她哪裏受過這種侮辱,而這一刻的侮辱都是那個叫戚芷染的賤女人帶給她的……

戚芷染,從今往後我沐瑤與你不共戴天……

“沐瑤師妹,你到底怎麽了!”雲非墨見她臉色越來越近難看,緊張的汗都流了出來。

沐瑤別過頭,幹脆心一橫:“雲師兄,沐瑤身子突然不舒服,恕我不能陪你了……”

說罷,她將古琴收好,匆匆忙忙離開了人群,有幾分落荒而逃。

雲非墨緊隨其後。

戚芷染餘光注意到了沐瑤的一舉一動,見她走了,她抬頭對上夙司陰的臉,打趣道:“你的舊相好走了,怎麽,不去哄哄?”

“……”

夙司陰麵色有些冷:“本尊再說一遍,不要把什麽屎盆子都扣在本尊頭上!”

“額……”屎盆子?

戚芷染眼皮一抽,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若是沐瑤聽見了一句話,會不會氣的吐了血?

“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她裝模作樣的歎了一口氣。

“本尊疼你不就夠了……”夙司陰伸出長臂搭在了她的肩上,臉上的表情無比豐富。

額……

泥萌與小狐狸很是識相的縮回了空間戒指裏,預測有一萬點虐狗暴擊,快閃開呀……

“天啊,天神大人好像與那個新入學的弟子關係不一般啊!”

“自古以來,英雄難過美人關,原來不近女色的天神大人也不例外!”

天啊,我的女神就這樣被人拐走了,嗚嗚嗚……

一時間,朝著他們二人聚來的目光越來越多,有羨慕的,有嫉妒的,有祝福的。

戚芷染咽了咽口水:“這位花瓶師父,你是專門來耍帥的吧?”

“花瓶師父?”

“沒錯!”他分明就是一個擺設嘛!要他有何用!

夙司陰雖然不懂她的意思,但他知道這個死女人一定不懷好意。

“你是在怪本尊長的太英俊搶了你的風頭?”半響,夙司陰捏住她的下巴探尋她的心思。

“我……”戚芷染極度無語,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一個人究竟得自戀到何等爐火純青的地步,才能修煉成他這個損色??

“下個月的焚劍的大賽過後,本尊帶你去一個好玩的地方。”

聞言,戚芷染眸子一閃。

她記得藥明穀好像是有一個規定,每一批新入學的弟子在入學一個月後都會麵臨一場比賽,奪得第一名的人可以獲得七天外出遊玩獎勵。

“你就對我這麽有信心?相信我能贏得第一名?”

“本尊的徒弟隻能是第一名,太笨的話……”說到一半,他突然笑了,笑容邪魅狂狷:“太笨的話,本尊會弄死她的……”

“……”變、態果然是變、態,她就不該奢求有一天變、態會分解成亦、又、太、心……

咳咳……

“別想著耍花樣,有時間好好研究研究本尊教你的課程。”意識到她的思緒飄到九霄雲外,夙司陰一句話將‘神遊’的她拉了回來。

說罷,夙司陰站直身子,轉身離開。

許是他的氣場實在太過強大,他一走後,人群中自然讓出一條道來。

這一路,踏碎了一地的落梅,傾國又傾城。

戚芷染望著他離去的背影吐了吐舌頭:“混蛋男人,祝你早日掛掉!”

泥萌:“小主人,咱們在背地裏罵人真的好嗎?你不是時常教育本寶寶能動手就別吵吵……”

戚芷染:“……”

小狐狸急忙捂住了泥萌的嘴:“糖醋小排骨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講,大染染不是打不過夙夙嘛,就在背後講幾句咋的了……”

泥萌:“哦哦!”

戚芷染:“……”她決定要把這兩個獸寵送人了,有想要的嗎??

嗬嗬嗬!

……

今日之事,很快就傳遍了藥明穀。

戚芷染很快就成了眾人議論紛紛的對象。

並且,關於戚芷染與夙司陰的傳言也傳的沸沸騰騰,這些話很快就傳進了洛千月的耳朵裏。

與此同時,洛千月的房間裏傳來了一聲震怒。

“賤女人!你一個廢物竟敢如此猖狂!你怎麽不去死!你為什麽偏偏要成為我的絆腳石!你為什麽要活在這個世界上!為什麽!”

嘩……

發泄完,洛千月將梳妝台上擺放的所有物品都甩在了地上,表情無比猙獰。

銅鏡碎成了一塊塊,她撿起了破碎的銅鏡,手指立刻劃出了血。

一滴血砸在了鏡片上,待她看見銅鏡裏那個禿頂的人時,她臉色慘白到極點,驚呼一聲:“啊……”

她不該是現在這個樣子的!

她一定要重新恢複長發!

她要等司陰為她倌青絲!

“藥呢,對,我還有藥……”

……

戚芷染回到自己的房間時,已經是晚間了。

夙司陰走後,她自己煉了一會兒焚劍術。

後來凰北陌來找她一起用餐,再後來,景慕瀾帶著新入學弟子參觀了高級丹藥……

藥明穀的丹藥實在是太多了,一直觀賞到現在,讓她慶幸的是,有些丹藥她也煉的出來。

吱呀……

戚芷染推開了門,坐在大廳裏的雲不悔猛地站了起來,神色有些慌張,雙手背在身後。

“手裏拿的什麽?”戚芷染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動作。“沒什麽啦阿染……”雲不悔臉頰一紅,有些羞澀的低下了頭。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