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230章 染兒,你不乖哦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聞言,戚芷染眸子一眯。

這個混蛋,又想害她。

“不……雲師兄,我們不能這樣做,她是我們的同門啊……雖然她當初重傷了你,可她不可能是故意傷你的啊!雲師兄……沐瑤不忍心這麽做!”

雲非墨聽完這番話後,內心的怒火更深了。

一想到那個廢物當初重傷了他,他就恨不得扒了她的皮!

“沐瑤師妹你放心,這件事情交給我,我一定要讓那個廢物知道得罪我雲非墨的下場!”說到最後,雲非墨咬緊了牙關,恨意翻湧。

他並沒有看見此刻沐瑤嘴角蔓延的那抹陰笑,那是一種目的達成後的滿意之色。

這二人隻顧陷在自己的世界裏根本沒有注意到草叢裏另外一個人。

這二人走後,戚芷染麵帶邪笑消失在草叢裏。

……

“阿染,你終於回來了。”看到戚芷染後,雲不悔懸著的心終於落了下來。

“你怎麽這麽早就回來了?”這不是浪費了她的‘一番心思’了麽。

咳咳……

“阿染,你走後,凰公子很擔心你,所以就讓我早點回來看看你回來了沒有,你終於平安回來了。”說到最後,雲不悔舒了一口氣從袖子裏掏出一個紙包。

“阿染,這是凰公子讓我給你的。”

戚芷染接過紙包後雲不悔才安心離去。

打開紙包後,戚芷染看到了一整隻烤鴨。

上次鬥獸場比試時,凰北陌送給她一隻鴨腿,這次送了一整隻烤鴨是什麽意思呢?

“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一起吃烤鴨……”

戚芷染眼前恍若浮現出了凰北陌一本正經的樣子。

“蠢蛋。”她呢喃,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

小狐狸與泥萌聞著香味兒爬到了戚芷染懷裏,這隻烤鴨倒成了這兩個小家夥的甜點。

……

次日清晨,所有新入學弟子都隨著景慕瀾來到了飛星殿外。

“你們來到藥明穀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今天,本長老親自煉一次藥給你們看看!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麽是真正的煉藥師!”三長老一手拿著煉丹爐鼎,一手拿著拂塵一本正經的說道。

說完,他在萬眾矚目的光環下煉起了丹藥,他煉藥的步驟和方法與戚芷染大不相同,戚芷染看了一會兒便轉過頭。

三長老這煉藥的功夫還不如她呢。

這時,雲非墨端著一個方盤朝著人群中走了過來。

“我是三長老的大弟子,是你們的師兄,大家都是新入學的弟子,我祝你們前途無量。”

雲非墨依舊保持著他那副道貌岸然的偽君子模樣,將方盤上擺放的茶水分給了新入學的弟子。

新入學的弟子並不知道雲非墨的真實模樣,都以為他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好師兄。

突然,雲非墨端著最後兩杯茶水朝著戚芷染邁了過來。

“有事?”戚芷染挑眉。

“如果不是師父讓我給你們送茶水,你以為我會理你。”雲非墨神色間露出不可壓製的憤怒,小聲衝著戚芷染說道。

他這般說,這個廢物應該就會放下防備,喝下這杯下了慢性毒藥的了吧?!

他的思緒還未回轉,戚芷染不動聲色的伸出手接過雲非墨遞給她的那杯茶,一飲而盡。

雲非墨親眼見她喝下了這杯茶,心情頓時大好。

嗬……從今往後,這個廢物再也不會威脅到沐瑤師妹了!

現在,他要把剩下的這杯清茶拿給沐瑤,讓她安安心。

雲非墨走後,小狐狸望著雲非墨的背影歎了口氣:“唉,真是愚蠢的敗類……”

“……”

……

戚芷染剛回到屋子,大長老又派人將她叫了出去。

來到飛星殿,大長老意味深長的說道:“戚同學,一直以來我們任何一位長老都沒有收你為徒,那是因為有比我們更好的老師要收你為徒,今晚,你應該就能見到你的恩師了!”

“……”戚芷染愣了一秒:“這人也是藥明穀的長老?”

“不,此人是藥明穀的貴賓,也是藥明穀的故友,身份在幾位長老之上。”說到這,大長老的話語戛然而止,突然笑道:“恭喜戚同學了。”

戚芷染感覺莫名其妙,可又說不清到底是哪裏奇怪。

夜間,戚芷染抱著小狐狸與泥萌躺在了床上,窗外的風很大吹的窗欞沙沙作響。

大長老說她今晚就能見到她的師父,可是他並沒有說她的師父在哪裏……

現在,她要去哪見她這個師父?

藥明穀的人邏輯都有問題……

準確來講,腦袋有坑。

呼……

一陣狂風刮過,房門突然被風吹開了,戚芷染關好門再次回屋後,直接倒在了床上。

咦……

她好像摸到了什麽東西?

肉乎乎,硬梆梆……

好像是……

人的手腕!

“誰!”戚芷染一個刀手劈了過去。

哢……

她的手腕突然被人攥住。

“染兒,幾日不見連本尊也不認得了?”驀地,一張鬼斧神工的俊容展現在她眼前。

“你怎麽又來了?”陰魂不散的老變、態,她走到哪裏都甩不掉他了是嗎?

聞言,夙司陰臉色一沉:“染兒,你不乖哦……”

“我勸你最好快點離開,待會兒有人來了,撞見這一幕,你邪王殿下的名聲可就毀了。”

“嗬……”夙司陰抿了抿唇,陰寒的藍眸裏閃著詭譎的光。

“哪個不怕死的誰敢擾了本尊的興致?”他勾了勾唇,根本沒把她的話放在心上。

戚芷染心一沉。

這個老變、態是個瘋子,但她不能隨著他一起瘋。

“一會兒可能有人來,你最好早點離開。”

聞言,夙司陰神色一頓,忽地笑出了聲:“聰明一世,糊塗一時。”

“什麽意思?”戚芷染隱隱覺得哪裏有些不對勁兒。

“若是還有其他男人敢在這個時間進你的房間,那本尊一定屠了他的滿門……”夙司陰壓低嗓音在她耳畔呢喃一聲。

戚芷染一頓,片刻,瞳孔驟變。

“你……”戚芷染忽地站起身來,怒不可言的瞪著夙司陰:“原來是你!”

“是又如何?”夙司陰很喜歡看她生氣的樣子。

“夙司陰你鬧夠了沒有!”戚芷染一跳踢了過去。

媽賣批的,她就說嘛,哪個智障師父會選擇大半夜來上課?原來是夙司陰這個老司機!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