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226章 紈絝子弟,何足掛齒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每個房屋裏都有兩張床,東屋一個床西屋一個床,戚芷染沒有想到她的室友竟然是雲不悔。

“阿染,我來時父皇給我帶了很多糕點,路途遙遠,你一定餓了吧,來嚐嚐我的糕點吧。”說罷,雲不悔從袖管裏掏出一個小包裹,拿出一個桂花糕遞給了戚芷染。

“我不餓,謝謝了。”對於不太熟的人,她不習慣吃他們遞來的東西。

這一點,她改不掉。

雲不悔也不強求,隻微微一笑將那糕點重新放回了包裹裏,又將包裹放在了方桌上,衝著戚芷染淡淡道:“那就待阿染餓了時再吃。”

聞言,戚芷染一愣,卻沒再說些什麽。

“嗨,美女你好,請問阿染是住在這裏嗎?”這時,門外響起一道不算陌生的聲音。

戚芷染將懷裏東西一放,邁出了屋子。

“阿染!真的是阿染!”門外一位穿著翠綠色長衫的男子看到戚芷染身影後,臉上布滿了喜色,快步奔了過來。

原來是他,衛玄機。

“你怎麽找到這來了……”看著他嬉皮笑臉的樣子,戚芷染哭笑不得,一身的疲憊在這一刻煙消雲散。

“當然是想你啦!我剛剛看見北陌了,他說你在這邊,我就過來了。”說完,凰北陌嘿嘿一笑。

“你什麽時候來的?”

“我昨天就到了,一直在等你們!”

“……”

“沒想到這藥明穀還挺大,雲裏霧裏的,以後逃課可有地方了!”

“額……”戚芷染眼皮一抽:“為什麽要逃課?”

“當然是去玩了!這眾神之巔無邊無際,有很多新鮮的有意思的好玩意!等以後我拉著阿染一起逃課!”

“不了。”戚芷染咽了咽口水,哭笑不得:“謝謝你的好意。”

“大家都收拾好了嗎?”不過半柱香時間,景慕瀾再次來到雲霞齋。

“景師兄好!”看到景慕瀾後,衛玄機整個人撲到了他的懷裏,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景慕瀾汗顏,愣了一秒,拍了拍衛玄機的背:“嗯,師弟也好……”

看見這一幕,戚芷染一臉黑線,眼皮抽的更厲害了。

額……這個衛玄機該不會是個受吧……?

這個畫麵怎麽這麽辣眼睛呢……

景慕瀾生怕戚芷染誤會,連忙解釋:“戚師妹不必見怪,衛師弟很是自來熟的,他來此僅僅一天就已經和多半弟子打成一片了……”

“……”這個理由好牽強……

這時,入住在幾間房屋內的女弟子們一一圍到了景慕瀾身邊。

“你們都收拾好了吧,我帶你們先去熟悉熟悉藥明穀的環境。”

景慕瀾說完,多位女弟子歡喜雀躍,唯有戚芷染一人什麽表情都沒有。

景慕瀾凝視了戚芷染一眼,臉色紅了紅,抿了抿唇,微微笑道:“大家跟我來吧。”

……

景慕瀾帶著幾位新入學的女弟子參觀了好幾座仙山,路過一片珍珠湖時,迎麵走來幾位少年少女。

沐瑤,雲非墨,司徒苓。

沐瑤走在最前麵,懷裏抱了一隻雪白的小兔子,雲非墨跟隨其後,而司徒苓則緊緊跟在他們兩人身後,樂此不疲。

“皇兄!原來你在這裏!”雲不悔看到雲非墨後連忙喚了一聲。

“妹妹!”聽到熟悉的聲音,雲非墨這才將目光從沐瑤身上移開,抬起了頭。

“妹妹,你怎麽能和這種人在一起!”雲非墨抬起頭後,一眼就看到了戚芷染。

“嗯?”雲不悔有些不解。

“這個戚芷染,她可是出了名的廢物,妹妹你千萬不要和這種人在一起!以免被她帶壞了!”雲非墨臉上立刻掛起了高傲之色,下巴都快揚到了天上。

“皇兄,你在說什麽啊……阿染她不是那種人。”雲不悔沒有聽雲非墨的話,而是選擇相信自己的眼睛。

見她不聽,雲非墨也懶得多說,他現在還要陪沐瑤師妹呢,他可不想被這個廢物擾亂了好心情!

“你說誰是廢物呢?你再說一遍?”然而,雲非墨不再惹事生非了,衛玄機卻在他的話語裏聽出了端倪。

“你又是誰?”雲非墨極度嫌棄的掃了一眼衛玄機,不耐煩問道。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衛玄機是也。”

“我當是誰,原來是天逸大陸的人啊。”雲非墨也貴為一國太子,自然不會把衛玄機放在眼裏。

衛玄機倒是不在乎這些,他隻在乎剛剛雲非墨的出言不遜。

“記住了,以後有我衛玄機在,你,不許在侮辱我的朋友!”

“嗬,哈哈哈……”雲非墨猖獗大笑,略帶嘲諷的看向一言未發的景慕瀾,說道:“這位景大師兄,你是怎麽管教這群新入學的弟子的?你這麽位高權重,怎麽不好好教教他們??”

說到最後,空氣裏似乎蔓延了一絲酸味兒。

嫉妒的酸臭味!

“雲師弟,請你自重。”景慕瀾聲音沉了下來,看也未看雲非墨一眼。

畜牲是不配用正眼相對的!

景慕瀾與雲非墨皆為兩大長老的大弟子,而大長老不僅為人正直,就連景慕瀾也是一表人才,正直善良。而三長老,不僅自私善妒,徇私舞弊,還有一絲色欲熏心,就連雲非墨也是一個三觀扭曲的人。

按照輩分,景慕瀾的地位是眾位師兄弟中最高的。雲非墨雖然恨透了景慕瀾,但不久前的那場決鬥讓他負了重傷,還大出洋相,回到藥明穀後一直成眾位師兄弟飯後議論的對象,所以,他還是先低調隱忍一段時間吧,待風平浪靜後,他再好好的秋後算賬



戚芷染欠他的恥辱他要加倍奉還!

“沐瑤師妹,我們走。”雲非墨沒再回應,而是衝著沐瑤說了一句。

沐瑤表麵上一直保持著優雅的笑容,可她的內心卻早已掀起了狂風暴雨,但她知道現在不是發作的最佳時機。

待時機成熟,她一定要將戚芷染永遠踩在腳下。

“嗯。”沐瑤輕輕點了點頭,邁著蓮步繞過了這行人。

而司徒苓則是一路瞪著戚芷染離開的。

“戚師妹,你沒事吧?”見戚芷染一直沒有說話,景慕瀾有些擔心的問道。

“紈絝子弟,何足掛齒。”戚芷染勾了勾唇,揚起一個明豔動人的笑。

聞言,景慕瀾露出一抹欽佩的目光。戚師妹果然不凡,不僅貌美如花,內心也很強大,他很欣賞她。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