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222章 你們到底是什麽關係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想來也是,戚芷染點了點頭,換上一抹明豔的笑,舉起酒杯:“來日方長,我們不訴離殤。”

眾人皆喜悅,杯中酒一飲而盡。

酒杯落在桌子上時,戚芷染問道:“怎麽不見風少?”莫歸傭兵團裏有頭有臉的人都來了,唯獨不見風十裏。

“他啊……我猜他神出鬼沒,一定去哪瞎逛去了!”小八一邊吃著螃蟹,一邊說道。

“臭小子,別瞎說!”七叔照著小八的腦袋拍了一巴掌:“你風叔叔有事。”

“切……”小八翻了個白眼,繼續啃著螃蟹腿。

“阿染,好久不見,我……我們大家都很想你,以後見麵的機會就更少了,你一定要好好珍重啊。”段驚雷看著戚芷染美若天仙的臉,一字一句說道。

不知為何,麵對這雙深情款款的眼眸,戚芷染總會有片刻的怔愣。

她愣了幾秒,輕輕一笑,像是在承諾著什麽:“驚雷兄,莫歸傭兵團有事我還會回來的。”

“阿染,我好舍不得你啊!”一看見戚芷染,琉狸紫又回想起了曾經一起曆險的時光,心頭莫名劃過一絲猶豫和傷感。

戚芷染轉頭看向身旁琉狸紫,剛要開口說些什麽,目光卻突然頓住了。

她看見了什麽……

阿紫與蕭淩烊的手竟然握在了一起!

咳咳……

她仿佛聞到了戀愛的酸臭味。

咳咳……

“你呀,傻丫頭,好好把握自己的幸福吧。”戚芷染意味深長的看了琉狸紫一眼,眼中的笑意根本隱藏不住。

“唉呀,阿染,你討厭了啦……”琉狸紫第一次羞怯,伸出一個小拳頭砸了砸戚芷染的胸膛。

“……”咳咳咳……胸快被錘平了……“我蕭淩烊在此承諾,我一定會好好愛紫兒,疼紫兒的!你們都是我與紫兒的見證人!我們莫歸傭兵團是一個大家庭,你們都是我和紫兒最親最親的人!”蕭淩烊慷慨激昂的說完這番話後,拿起酒壺將裏麵

酒灌進了口中,酒入愁腸,一係列動作痛痛快快,幹脆利落。

“蕭兄弟好酒量,今個我們不醉不歸!”七叔豪爽大笑,將每個人的酒杯再次灌滿酒。

“你們可別欺負我家丫頭啊,我家丫頭可喝不了那麽多酒……”見此情景,凰北陌事先聲明。

“瞧給你心疼的,行,我們不灌戚丫頭,灌你!”隱約有幾分醉意的七叔借著酒勁挽起了袖子,抱著一個大酒桶就開喝。

眾人歡聲笑語間,沒有一個人注意到不遠處一桌慘淡的畫麵……

……

一位身著一襲白袍的俊逸公子暗自傷神的飲著酒,白袍上畫著墨綠色的竹葉,更給他平添了幾分傷感詩意。

他低垂著眸,昏暗的眸光裏隻有那孤獨的酒杯,他喝完了一壺接一壺……

“太子爺,別喝了,再喝下去您的身體會受不了的,您若傷了身子,奴才沒辦法和皇上交代啊……”一個便裝打扮的小太監急的團團轉,可戰風華根本沒把他的話放在心上。

太子殿下的酒壺他一個太監哪有勇氣去奪……

可是……

“太子殿下……”

“滾!”戰風華臉上染上一層紅暈,喝的迷醉,借著酒勁將一桌子的空酒壺打翻在地。

小太監嚇得心驚肉跳,跪地磕頭:“太子殿下您別再折磨自己了,奴才看著心疼……”

“嗬,嗬嗬……”戰風華抬起頭來,發絲淩亂,眼眸空洞,整個人看上去蒼老了十歲。

“心疼?嗬……從來沒有人心疼過我……”他嗤笑一聲,一滴眼淚竟然砸了下來。

“她要走了,她都沒來看我一眼……我好想她,一直默默跟在她身後,她看不見,看不見……”戰風華輕輕呢喃著,一顆心揪著疼。眼淚不受控製的劃落……

“為什麽,為什麽會這樣……凰北陌都可以贏得她的芳心,而我就不能……”他一邊灌著酒一邊自言自語,悲痛到極點。

“或許,以後我再也不會見到她了,這樣也好,我也能控製住自己不會見她了……我,我偷偷的想她就好了……”他語無倫次的輕呢著,眼前似乎浮現出了一個美麗的臉龐。

他伸出手去觸摸那一美麗的容顏,然而卻摸到了一片虛無。

她的一顰一笑終究不屬於他,她的樣子變成了泡影……

他倒在桌上,閉上眼的前一秒淡淡的笑了:“阿染,你……一定要幸福啊……”

……

夜色闌珊,月掛西樓。

戚芷染剛剛回到琉璃閣。

脫掉了沾染一身酒氣的衣裙後,戚芷染泡在了血蓮戒隨身空間的靈池中。

凰北陌那貨不勝酒力,幾杯下去就倒了,她先將他背回凰家後她才回來的。

她一直以為凰北陌的酒力應該是不錯的……

看來,是她想多了。

戚芷染可是千杯不倒的,再多的酒也灌不醉她。

不過,今晚她的確有些累。

閉上眼後,戚芷染很快進入了夢鄉。

夢裏似有一片花海,迷霧繚繞,迷霧的盡頭好像站著一個人,一襲黑袍,背影恍若嫡仙……

她剛要朝著那抹黑影奔去,身後突然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小丫頭,原來你在這,我找了你好久了……”

聞聲,戚芷染回過身去,身後霧氣繚繞的花海中站著一位白衣公子,翩翩如仙,不染纖塵。

那身影,那相貌,她前世今生皆無法忘記……

“千夜九……”她一慌,心頭狠狠一痛。

“小丫頭,過來……”千夜九朝著她奔去,臉上帶著濃濃的思念之色。

“不……”她一步步倒退。

“小丫頭,過來……”他不知以什麽速度竄到了她身邊,這一刻,戚芷染才看到他袖子裏藏著的那把匕首。

“小丫頭,你幹嘛躲我……”

“你走,你走……啊……”

戚芷染猛地睜開眼睛,背脊皆是汗水。

呼……

還好隻是一場夢!

“死女人,躺在本尊的懷裏竟然還敢叫別的男人的名字!”突然,身旁傳來男人帶著危險的低沉聲音。

戚芷染心頭一緊,連忙轉過身去,這才發現她竟然一絲不掛的躺在自己的大床上,身邊之人竟然是……老變、態!!

見狀,她連忙將芙蓉帳扯了下來裹住了自己的身子。

夙司陰死死地盯著她的眼眸,大手捏住她的下巴,一字一句道:“看來,你和他很熟啊?你們到底是什麽關係!”連夢裏都是他……

“什麽?”戚芷染不明所以。

他?誰啊?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