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210章 鬥獸場比試4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這是一個以武為尊的大陸,雲靈國武藝高強的人數不勝數,待雲非墨上了擂台後,便有很多人衝上了擂台與他應戰。

啪啪啪!

衝上擂台的人接二連三的被雲非墨丟了下來,死傷慘重。

望見這一幕,在場眾人皆倒吸了一口涼氣。

“天啊,這雲公子不僅英氣逼人,連武藝也這般高超,不愧為藥明穀弟子啊!”

“雲公子小小年紀竟然是綠階高級靈者,這簡直就是逆天的實力啊!”

“雲公子的雌雄雙劍乃是絕世神劍,誰能與之抗衡?我看啊,沒有人能夠勝得了他!”

眾人的你一言我一語讓雲非墨更加有自信了,他將下巴抬的高高的,享受著這一刻的容貌。

此刻,沐瑤師妹就坐在他的附近,他一定要好好表現,爭取拿下沐瑤師妹的芳心!

“雲師兄,你也打累了,先歇歇吧……”司徒苓拿著一碗茉莉茶一臉獻媚的走到了雲非墨身邊。

雲非墨壓下心頭的嫌棄,敷衍的勾了勾唇:“謝謝苓師妹了,我還不渴……”

“雲師兄,這可是苓兒親自為你沏的茶,你若是不喝那可傷了苓兒的心了……”

雲非墨再次壓下想吐的欲、望,僵硬的抬起了手去接司徒苓遞來的碗:“好吧……”

然而,他的話音還未落,一陣沉穩的腳步聲隨之傳來。

他身子微微一轉,待看到邁上擂台的紫衣少女時,他的臉色驟然一變!

竟然又是那個叫戚芷染的醜八怪!

她真還是不死不休啊……

嗬,好,那他雲非墨就不客氣了!

“既然有人來應戰,我作為藥明穀首要弟子一定不能鬆懈,這也是對對手的一種尊重!”雲非墨轉過身,背脊筆直,冷瞄著戚芷染的身影。

對麵紫衣少女依舊微垂著頭,鬥笠擋住她的臉,看不見神情。

聞言,戚芷染冷笑,這個雲非墨果然是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

笑裏藏刀,蛇蠍心腸。

他妹妹雲不悔看上去可比他善意多了。

……

擂台之上一陣殺氣。

這兩人之間,即將開戰。

司徒苓不甘心的看了一眼雲非墨的背影,又看了看自己手裏的碗,咬了咬唇。

她努力靠近雲非墨,就是希望有一天可以成為九星大陸的太子妃,今天好不容易有一個接近他的機會,然而這個機會卻被那個叫戚芷染的廢物給毀了!

恨!她恨透了戚芷染!

“這個廢物竟然有勇氣來挑釁雲公子!雲公子的實力是有目共睹的!”

“這個廢物雖然會煉丹藥,可依我看她必然不會什麽武藝!畢竟她才恢複體質不久,靈力不可能增進太快的!”

“廢物果然是廢物!這般自不量力!”

剛剛那群為戚芷染鼓掌的人再次朝著她投來了鄙夷的目光,在他們心裏,她是不可能進步多快的!

這一邊,雲非墨已經將雌雄雙劍握在了手裏,一雙鷹目裏殺氣騰騰。

“廢物,我若一掌拍死你,別人會說我欺負弱者的,所以,先讓你三招!”雲非墨誇下海口,臉上陰笑橫生。

這個決定,既可以彰顯他的大度,又可以嘲諷她一番!兩全其美!

戚芷染喋血的薄唇微微一勾,輕哼一聲:“你確定嗎?”

那聲音輕的不能再輕。

雲非墨聽到這句話,以為戚芷染是怕自己反悔。心中的嘲諷頓時更加濃重了。

嗬!果然是個沒見過世麵的粗鄙醜八怪!惡心!真讓人瞧不起!

雲非墨譏諷一笑:“大丈夫一言九鼎,自然是真的。”

“好……”戚芷染兩個唇瓣輕輕一碰,下一秒,身子閃的無影無蹤。

“咦?那個廢物呢?她該不會是嚇怕了所以逃跑了吧!”司徒苓說道。

雲非墨極為自負的揚了揚下巴,不屑一顧道:“嗬嗬,就那個廢物……我就算讓她十招她都近不了我的身!”

砰!

然而,他的話音還未落,背部便被一雙腳狠狠一踹。

“噗……”雲非墨胃裏湧出一口水,他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麽回事兒,整個人便撲倒在了地麵上。

“哈哈哈……”一時間,四下一陣大笑。

哢!

就在雲非墨準備站起身來時,一隻腳重重的踩在了他的脊梁骨上。

“放肆!誰敢踩在本太子的背上!”雲非墨惱了,第一次生了這麽大的火。

頭頂上傳來少女帶著狡黠的聲音:“雲公子還真是貴人多忘事啊,您剛說完讓我三招,怎麽轉眼就忘了?”

“你……你是那個廢物?”雲非墨臉色一白,額頭冒汗。

“還剩最後一招……”突然,少女聲音低沉了下去,鳳眸危險的一眯。

砰!

音落,雲非墨的身子飛了出去,直接砸斷了鬥獸場的旗杆。

“嘶……”雲非墨踉蹌的從地上站了起來,四肢如散了架一般的疼。

“廢物……”他看著不遠處的戚芷染,眼裏閃著殺意。

濃烈的殺意。

望見這一幕,眾人都屏住了呼吸。

這場戰役似乎變得有趣了呢……

雲非墨再不耽擱,手握雌雄雙劍,腳下如生風一般竄了出去。

刷!

生劍在半空中劃下一道白光,勢如破竹!

戚芷染身子一側,快準穩的避開了他的襲擊。

刷!

滅劍隨之刺了過來,劍光泛著凜冽的黑茫!

戚芷染連退幾步,突然,腳步一頓。

原本空空如也的手掌心裏突然多了一把帶著紅光的劍!

劍光如麻,奪目耀眼!

上古神器,披星斬月劍!

雲非墨根本沒想到她也有一把劍,就在他即將靠近她時,她的手裏多了一把劍,一時間,劍光晃得他根本看不清周圍一草一木!

戚芷染冷笑,一劍揚了過去。

啪!

雲非墨一縷墨發被她的劍削了下來……

身體發膚受之父母,在古代,斷發的恥辱是無比大的!

“啊……”見狀,司徒苓一驚,手裏的碗‘啪’一聲掉在了地上,碎成了兩半。

雲非墨看到地麵那縷屬於他的青絲時,心裏猛然一窒!瞳孔無限放大!

“廢物……你找死!”雲非墨被激怒了,劍鋒變得無比淩厲,招招致命。

擂台上,黑白兩光夾雜著幽幽紅光自成一道風景,場麵甚是壯觀。兩人的劍術皆優異,這讓這場賽事更加有了看點。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