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205章 本尊想多抱一會兒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戚芷染拿著手中明晃晃的劍,開口說道:“夙司陰,我手裏隻有一把披星斬月劍,你若是想和我比劍,我一定甘拜下風……”她怎麽可能有他賤……

夙司陰豈會不知她是何蘊意,他走到她身邊抬手勾住了她的下巴,極其自負的邪笑:“你這麽說,就是認輸了?”

“……”他媽的,連比都沒比她怎麽就認輸了?

“誰認輸了?”戚芷染柳眉倒豎,將披星斬月劍橫在了他脖子上。

然而,他身子不著痕跡的向後一退,那鋒利的劍刃竟然連他的衣邊都沒有碰到。

“夙司陰,你好賤。”既然打不過他,她幹脆不打了,嘴皮子上占點便宜也能讓她舒服點。

其實,在她沒有遇見他之前,她從來不會像現在這般自欺欺人的……

隻因這個老變、態的生命力太過頑強了……

咳咳……

“本尊就是賤,你能拿本尊怎麽樣?”

“……”他看上去賤的很是理所當然哈?

“我要煉器了。”戚芷染白了他一眼,轉過身去。

“說好的給本尊暖床呢?”身後某邪王風一般來到她身後,一隻手攬著她的脖子,一隻手攬著她的腰。

這個動作,好像已經成了他的專屬動作。

在前世,千夜九都不曾這般抱過她……

倒是有一次,她那賊師父玄羽喝醉了想從背後抱她,結果被她揍了個鼻青臉腫。

“暖床?夙司陰,你該不會是有戀母情結吧?”種種跡象表明,這個男人很有可能是個沒斷奶的大傻叉。

媽賣批的……

她攤上事了,她攤上大事了……

“說好的教我煉器,結果還沒進行到一半你就變了卦了,我猜啊,你一定是不會。”戚芷染也沒推開他,隻是說出了自己此刻的想法。

夙司陰臉色變了變,片刻,笑容依舊:“這是你們人類慣用的激將法?”

“……”戚芷染不以為然:“難道我說的不是事實麽?你分明就不會煉器!”

這個時候她必須要堅定立場!

“死女人,你敢不信本尊?”果然,像夙司陰這種男人是聽不得挑釁與懷疑的。

他歪頭看著她,冰涼的大手捏住她的臉蛋。

她身上散發的淡淡幽香縈繞在他鼻翼旁,讓他心尖一顫,下半身隱隱有了反應。

他深吸一口氣,輕輕閉上藍眸。

戚芷染嫌棄的瞪了他一眼:“請別用那麽意亂情迷的眼神看著我。”

“……”

一句話,拉回了男人的思緒,他睜開藍眸,眼底多了幾分迷醉,順勢將懷裏的身子一轉,迫使她的胸膛緊貼他的胸膛。

他心跳莫名加快幾拍,鬼使神差的抱住了她。

時間有一霎那的定格,周圍的氣氛也異常的寧靜。

以往,他抱她的動作都是粗暴中帶著冷冽的,這是第一次,他溫柔的擁抱她……

戚芷染有些怔愣,兩隻手不知放在哪裏。

“喂……”良久,她動了動唇。

她的腿都麻了。

“別動。”男人抱住她身子的雙臂並沒有鬆開,聲音冷冰冰的。

戚芷染恢複了理智,伸手去推開他:“夙司陰你起來……”

“別說話。”他再次動唇,聲音突然冷到極致。

她心一顫,像是受了蠱惑一般僵在原地。

他們倆,到底在幹什麽……

她自己都懵了……

“本尊……想多抱一會兒。”未幾,身前男人的聲音溫柔到不能再溫柔。

“……”

這讓戚芷染一度懷疑自己的耳朵出現了問題……

前一幕冷漠到極致,下一秒溫柔到刻骨,如此極端的變化,真的都是他嗎?

突然,男人鬆開了她。

“煉器是吧?”夙司陰不知何時恢複了麵癱臉,冷冷說道。

“……啊。”戚芷染愣了愣點頭。

“本尊隨便煉一個,你先看看。”

“……”

夙司陰話剛落,幾顆流金石從他袖口中飛出,直接落在了煉器爐鼎中,緊接著,他意念一聚,默默念了幾句口訣,不一會兒功夫,十多個空間靈鐲從戚芷染的煉器爐鼎中飛了出來。

啪啪啪!

靈鐲接連落在了戚芷染的懷裏。

她不禁睜大了眼睛……

“……”靠?

這不公平!

老變、態隨手念了幾句口訣,就牛叉哄哄的煉出了一堆空間靈鐲??

這煉器爐鼎也未免太給他麵子了吧?!

莫非爐鼎敬他夙司陰是一個騷氣又狡黠的老變、態??

戚芷染真相了……

“你如果沒看懂,本尊還可以再演示一遍。”見她愣在了原地,夙司陰淡漠的藍眸裏多了些許嘲弄。

“不必了。”戚芷染回絕一聲,上前一步繼續煉器。

她可不能被夙司陰瞧不起……

雖然壓根也沒被他瞧得起過……

戚芷染的悟性很高,剛剛在夙司陰表演的時候,她已經掌握了技巧,並且將石壁上刻著的所有符文都銘記在心頭了。

這一次,她默念口訣後,煉器爐鼎裏開始有了變化!

她能感覺出來,煉器爐鼎裏的五係魔晶已經徹底煉化了!

這七天七夜,她可一定不能懈怠!

如此一想,戚芷染坐在了大青石頭上,雙腿盤在了一起。

前三天,她還能堅持的住。

但唯一讓她額頭爆青筋的事情就是,一直賴在她隨身空間裏的腹黑邪王時不時對她耍一耍流、氓……

無非就是,親親,抱抱,摸摸,晚上睡覺的時候還將整個身子靠在了她身上……

死不要臉的,她在心裏罵了一句。

第七天的時候,爐鼎裏有了很大的變化,她能感受到爐鼎裏的蠢蠢欲動,是那種靈器即將問世的前奏。

就在最關鍵的這一天,睡了又醒的夙司陰再次纏在了她的身上。

“女人,本尊忍了這麽多天,今天,你要好好滿足本尊……”他的聲音和往常不太一樣,陰冷中透著一股不可壓製的魔力。

她眉頭皺了皺,並沒有睜開眼睛,依舊保持著原來的姿勢潛心修煉。

忍了這麽多天?他明明每日每夜都來打擾她煉器好不好?!

還有一柱香時間她的五係靈器就要問世了,這個老變、態在這個時候叨擾她,難道不是故意而為之?她臉色黑的厲害,低低呼了一口氣,盡量讓自己不受外界幹擾,以免走火入魔。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