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203章 本尊教你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女人,你敢拒絕本尊?”夙司陰抬手握住了她的腳踝,將她的腿掰到了腰前,這個姿勢無比惹人遐想。

“死變、態!”戚芷染臉上帶著殺氣,怒火在她瞳孔裏放肆燃燒,她瞪著他,伸出胳膊抵在他胸前防止他靠近:“夙司陰,你是有病嗎?”

她就沒見過哪個天神閑到他這個地步來?

“……”夙司陰沉默了一秒,盯著她的臉皺了皺眉,不足片刻,他眉宇間的陰鬱退散:“女人,你是在關心本尊?”

“……”看來,這個老變、態不是冷漠麵癱,他分明是個智障啊……

智力障礙,簡稱智障。

“嗬,你想怎麽想就怎麽想吧。”戚芷染也沒啥可說的了,她隻有一個要求:“滾。”簡單粗暴。

聽到這個字眼,夙司陰握住她腳踝的大手用力了幾分。

“女人,你確定嗎?”

“確定。”

“本尊再給你一次機會,你確定嗎?”夙司陰冷哼一聲,與此同時身子朝著她更貼近幾分。

某女立場堅定:“確……唔……”

定字未說出口,櫻紅的唇再次被對麵男人霸道的吻堵住。

某女臉色一變,這個老變、態……他想幹什麽!

戚芷染:“……”

好半天,夙司陰收回了炙熱的吻,但身子依舊緊貼著她。

“老變、態,你這麽喜歡摸,用不用我送你一頭豬?別再拒絕了。”戚芷染咬牙,眼中略顯輕佻。

豬的肉多,想怎麽摸就怎麽摸!

她還是覺得他適合養一頭豬。

“豬?”夙司陰冷笑:“豬哪有你摸起來舒服。”

“好,既然你這麽喜歡這張床,那我讓給你,你不走我走!”戚芷染快被他逼瘋了,趁著他還未說話迅速進了血蓮戒隨身空間。

夙司陰望著戚芷染剛剛躺過的地方怔了怔,漸漸的,嘴角蔓延一抹他自己都未曾發覺的淺笑,自言自語一聲:“哼,走就走,本尊自己睡!不識抬舉的死女人!”

……

第二日一早,戚芷染出了血蓮戒隨身空間,她本以為那個大麻煩早就走了,誰料,她剛出來就看到了那個躺在她床上的美男子。此時此刻,夙司陰身披著他那件玄衣黑袍,背部的彼岸花若隱若現,鬼斧神工的俊容媚惑眾生,他輕輕閉著眼,如蝶翼一般的睫毛微微卷起,劍眉星目,鼻梁高挺,薄唇性感而喋血,他安逸的躺在她的床

榻上,淡淡的陽光透過屏風打在了他的身上,給他渡上了一層朦朧的美,芙蓉帳輕輕飄動,更平添了絲絲靜謐與神秘,這個男人簡直就是天地間最無暇的美玉,翩若驚鴻,婉若遊龍。

戚芷染有些惱火,憑什麽這個老變、態的睡姿都這般優雅?簡直讓人意亂情迷……

咳咳……

她承認,她汙了……

“看夠了麽?”突然,一道低沉魅惑的聲音幽幽響起。

戚芷染一僵:“你……”什麽時候醒的!

老變、態,心機真重!

“沒有本尊的人生是不圓滿的。”夙司陰隨意側過頭來,慵懶凝視了她一眼。

“……”

看到她黑到不能再黑的表情時,他露出了一個欠扁的笑:“恭喜你,你圓滿了。”

“……”

就在戚芷染準備開口時,夙司陰再次開口,聲音溫柔的有些過分:“盯著本尊看了這麽久,還說要拒絕本尊,分明對本尊有所企圖,口是心非的女人。”

“……”戚芷染翻了個大大的白眼:“你以為我像你一樣麽,那麽自私又小氣,暇眥必報,報複心理強,自戀自大,占有欲強,你簡直就是個神經病!我戚芷染這輩子喜歡誰都不會喜歡你的!”

發泄完後,戚芷染瞪了他一眼,準備再次回到血蓮戒隨身空間內修煉。

她的體質已經開始有了突破的跡象,她再多修煉修煉想必靈力還會有所增長!

更何況,跟一個老變、態生氣實在是浪費時間浪費生命!

很意外,夙司陰非但沒有生氣,反而笑意更深:“女人,你是在怪本尊白住的你麽?”

“你別忘了,當初是你先招惹了本尊。”

“呦,還記得呢啊?”戚芷染嘲諷一笑:“小心眼!看給你心機的!”

夙司陰:“……”

夙司陰臉色一沉,嘴角微微一勾。

那一瞬間,世間萬千風華匯聚在他一人身上。

下一秒,他手指輕輕一勾,玄衣長袍迎著風一動,裹在了他的身上。

他閃到她身前,攬住她的腰身,吻住了她的唇,大手習慣性的放在了她的上半身柔軟處反複揉捏。

真舒服……

某女石化,一陣風拂過身體似乎都變成了化石,一塊塊瓦解了……

夙司陰得到滿足後,鬆開了她的身子,俯視著她,幽幽開口道:“本尊少不了你好處的……”

屏息間,一股曖、昧的氣流蔓延至整個琉璃閣。

話音未落,夙司陰袖袍一甩,將懷裏人卷入了血蓮戒隨身空間內。

靈池。

戚芷染睜開眼睛,她的身子正浸在靈池裏,身旁之人不是別人,正是夙司陰。

“又要沐浴?”她冷笑。

“本尊的愛好很廣泛。”某邪王嘴角微微一抽,表情有些崩。

“……”戚芷染隻覺頭頂恍若飛過一群烏鴉,她哼了一聲:“這次又玩什麽新花樣?”

“給本尊隨便煉個器,本尊看看。”

“……”呦嗬?還隨便煉個器!

她把他丟爐鼎裏隨便煉幾個小變、態出來怎麽樣?

“不會!”某女一口回絕道。

“……”夙司陰眸子一沉,大手捏住了她的下巴。

戚芷染被迫與他對視,她本以為他會說‘女人你在逗本尊麽?’。

然而,她想多了。

夙司陰嘲諷的看著她:“你怎麽那麽笨!”

“……”有句媽賣批不知當講不當講……

“昨天一晚都幹什麽了?是不是光想本尊了?”

“臉呢?你的臉呢?”戚芷染四處掃了一圈,很是‘焦急’的尋找某男的臉。“……”夙司陰臉色徹底黑了:“不會煉器是吧,好,很好……本尊教你。”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