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193章 表白的日子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夜晚的時候,海平麵無比靜謐,淡淡的月色披灑在戚芷染肩頭,給她濃稠的墨發渡上了一層光華。

“阿染,你果然在這裏。”身後傳來一道溫潤如玉的聲音。

戚芷染微微側眸,側顏竟比月色更傾城三分。

見狀,段驚雷愣了愣。

“阿染,你真美……”他動了動唇,心跳不自覺加快了好多拍。

“驚雷兄怎麽還沒睡?”戚芷染沉默了一秒,開口隨意問道。

“弟兄們多半都沒睡,現在這個情況,我也沒有睡意。”說著,段驚雷彎下、身來,坐在了戚芷染身旁。

“也對。”戚芷染輕笑一聲,眸光自然而然柔和了些許。

現在這個情況,能睡著估計都是沒心沒肺的……

如此一想,戚芷染視線落在了她懷裏那兩個睡得跟死豬一樣的獸寵。

泥萌仰著腦袋,打著小呼嚕,小狐狸兩條小短腿很自然的搭在了泥萌身上,畫麵自帶喜感。

戚芷染抬手撫了撫小狐狸的毛發,心頭劃過暖流。

段驚雷望著身旁貌美如花的女子,心尖顫了顫,拳頭不自覺的微握,汗水溢滿了手心。

他咽了咽口水,再次開口:“阿染,那晚……那晚沒有傷到你吧?”

聞言,戚芷染眸子微微眯了眯,片刻會意了他的意思。

她沒有抬頭,繼續撫摸著懷裏的小狐狸:“沒有。”

段驚雷鬆了口氣:“那就好。如果真的傷了你,我想我會自責一輩子的。”

戚芷染笑了笑:“不會的,你應該打不過我。”

“……”額……

他的阿染還真不是一般毒舌啊……

起風了,段驚雷將自己的衣袍解了下來,披在了戚芷染身上:“阿染,小心著涼。”

戚芷染有些動容,抬眸看向他,想開口說些什麽,但又什麽都沒有說。

“阿染……”看到戚芷染紫眸裏那片光華,段驚雷心跳又加快了幾拍,鼓起勇氣說道:“阿染,我喜歡你,我是真的喜歡你。遇見你之前從未有過這種感覺,但現在……我是真的為你心動了!”

戚芷染有些無奈,她越抵觸什麽,越來什麽。

“驚雷兄……”

“阿染,聽我說完。”段驚雷注視著戚芷染美麗動人的臉龐,抿了抿唇:“或許從前,我靠近你是有其他原因,但現在,我是真的為你心動了。”

段驚雷眼裏的灼熱落在了戚芷染的視線裏,那樣的目光不容她逃避。

戚芷染愣了幾秒,似乎在沉思著什麽。

半響,待段驚雷等的度日如年時,戚芷染才開口淡淡道:“驚雷兄,你知道的,我隻是一個很普通的人,現在每天麵對打打殺殺,你說的感情它不屬於我,這種事情,沒可能的。”

戚芷染回答的很模糊,但表達的意思卻很明確。

“阿染,隻要你想,沒有什麽沒可能,讓我成為你的有可能,讓我保護你,不好嗎?”段驚雷語氣有些激動,伸出手握住了戚芷染的手,一雙清澈的明眸仿佛能照進她的眼底。

戚芷染心頭劃過一絲不舍,片刻又狠下心來,一口回絕道:“不,我說的是……我們沒可能的。”

說罷,戚芷染站起身來,頭也不回的走了。

段驚雷望著她離去的背影,心中無比難過。

……

回到帳篷內,戚芷染躺了下來。

腦海中思緒萬千,她本想委婉拒絕他的,可當她意識到這樣隻會給他更多沒可能的希望時,她就徹底狠心了。

更何況,她是真的沒有那方麵心思。

剛閉上眼,帳篷外傳來一陣談話聲。

“紫兒,有件事我一直想和你說……”蕭淩烊的聲音從帳篷外傳來。

“怎麽了蕭大哥?”緊接著,琉狸紫的聲音隨之傳來。

“紫兒,待浴火鳳凰之爭結束後,我們就要分開了……”猶豫了一會兒,蕭淩烊決定委婉的表達出自己想說的話。

“放心!我是不會忘了兄弟們的!”聽到這話,琉狸紫很是豪爽的拍了拍蕭淩烊的肩膀,笑容明豔動人。

“……”蕭淩烊一僵,完全沒想到她會這樣回答……

額,難道是他表達的意思不明顯嗎?

未等蕭淩烊再開口,琉狸紫狐疑道:“蕭大哥看上去有心事啊?還是因為不舍得大家嗎?蕭大哥放心好了,等以後再有任務時,我們還會再見麵的!”

“紫兒,其實……”話到嘴邊,蕭淩烊額頭手心皆溢滿了汗。

“嗯?”

“紫兒,其實,其實蕭大哥舍不得的人隻有你啊!”終於說出了這句話,蕭淩烊覺得無比輕鬆。

“啊?”琉狸紫整個人都有些懵。

聽到這,戚芷染忍不住笑了笑,琉狸紫這個丫頭平時聰明的不得了,可自己遇到愛情時卻遲鈍的像個娃娃。

蕭淩烊的聲音再次傳來:“紫兒……我的意思很明顯啊……就是……我喜歡你呀!”

“……”琉狸紫眼皮抽了抽:“啥?你說啥?!”

“額,我說……我說我蕭淩烊喜歡你琉狸紫!我想和你在一起!我想讓你做我的另一半!”

“啊?……”琉狸紫這回聽明白了,頃刻間,巴掌大的俏臉紅的像個熟透了的蘋果。

聽到這,戚芷染不禁揉了揉眉心,今天是表白日嗎??怎麽都挑今天表白?

咳咳……

“紫兒,你的心裏……有蕭大哥的位置嗎?”見琉狸紫不再說話了,蕭淩烊小心翼翼的問道。

“蕭大哥,你,你怎麽突然對我說這些……我,我現在心裏好亂!”話還沒說完,琉狸紫一跺腳,轉身朝著自己的帳篷內跑。

夜色濃重,少女嬌羞的背影消失在蕭淩烊視線內。

“完了完了……這下紫兒不會理我了!蕭淩烊你個笨蛋!這麽著急幹嘛!把紫兒都嚇壞了!”蕭淩烊整張臉都垮了下來,一邊拍著自己的頭,一邊責怪自己。

“阿紫隻是一時間沒準備好,別擔心。”突然,一道銀鈴般清脆的聲音從蕭淩烊身後響起。

聞言,蕭淩烊回過了身。

“原來是戚姑娘啊!這麽晚了,還沒有睡!”

戚芷染沒有回答他的話,壞笑著繼續說道:“加油,等著喝你們喜酒。”說完,戚芷染回身進了帳篷。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