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192章 算做對你的懲罰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你到底中了什麽毒!”戚芷染開門見山問道。

若是她能找到解開夙司陰身體內毒素的解藥,是不是就能擺脫他了。

然而,事實證明,她想的還是太美好了……

“別試圖逃離本尊,這世間能解本尊體內之毒的解藥,唯有你一人。”男人擁她入懷,姿勢無比曖、昧。

“嗬,嗬嗬……”戚芷染訕訕幹笑兩聲,竟無言以對。

轉念一下,應該是因為她是擁有純陰之血的人吧。

可就算她的血不能解這個男人的毒,這個男人想將她囚在身邊也是輕而易舉的事。

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嘲諷,萬分嘲諷。

“本尊要去一趟冥界,回來之後,再來陪你。”突然,男人將臉貼在了她額頭旁,低低輕吟。

戚芷染眉梢都快抽搐了:“你愛去哪去哪和我有什麽關係……”

聞言,男人臉色一變,抬起冰冷的手指捏住她的下顎:“這是你和本尊說話的態度?”

“滾!”這個態度行了吧,幹脆利落。

“……”夙司陰呼了一口氣,似乎在極力壓製著什麽,半響,他勾起她的臉,對她對視:“本尊說了很多遍,本尊喜歡看你笑。”

戚芷染非常討厭他用這種語氣和她說話,故意賭氣道:“那沐瑤仙子笑起來甚是傾國傾城,要不我把她叫過來給你笑個三天三夜?”

男人捏住她下巴的指尖一用力,鼻子貼上她的鼻子,一字一句道:“你是想氣死本尊嗎?”

“對啊!”戚芷染重重的點了點頭。

“你……”男人想說什麽,但是話還未說完,他直接將頭探了過去,涼薄的唇再次貼在了她的唇上。

下一秒,夙司陰很是自然的移開了捏住她下巴的手,直接按在她身上的柔軟之處,輕輕捏了捏。

手感很好……

“唔……”混蛋!簡直流、氓!

戚芷染臉色漸紅,可雙手卻被他另外一隻大手扣的死死的,使不出一點力氣。

好半天,夙司陰放開了她,臉上掛著還算滿意的邪笑。

“老變、態!”

“罵本尊也沒有用,這些,算做對你的懲罰。”

“懲罰?”怎麽又是懲罰?!

她欠了他什麽了?還是上輩子欠他錢了?!

“不要用那種仇視的目光看著本尊,是你救了本尊的敵人。”

“額……”敵人?冥界夜殿下?

“至於你身邊的障礙,本尊會幫你解決。”

“什麽意思?”

未等戚芷染問清楚,夙司陰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見。

戚芷染回到團隊時,隻見旭陽傭兵團與莫歸傭兵團兩個團隊匯在了一起,吳旭陽與段驚雷兩人不知在交流些什麽。

見此情景,戚芷染有些意外。

“阿染你回來了!”琉狸紫神采奕奕的奔了過來,麵容上露著掩蓋不住的欣喜。

“怎麽了?”戚芷染看出端倪。“薄芊芊那個臭丫頭真是罪有應得,老天爺都看不下去了!”琉狸紫喘了一口氣,繼續說道:“阿染你是不知道,薄芊芊被那陣陰風定住之後,整個人身上起滿了紅疹子!等她身體能動之後,她的神智像被人控製了一樣,竟然發起了瘋來!自己抱著頭往樹上撞!頭破血流!又過了一會兒她瘋瘋癲癲的跑出了很遠,我們再見到她時,她好像受到了很大的驚嚇,身上的紅疹子都潰爛了,灰塵沾了一身,就連身上

穿著的蟒皮裙都破了好幾個大洞!整個人就像個傻子一樣!連話都說不出來!”

“蟒皮裙都破了?”聽完琉狸紫的話,戚芷染捕捉到了較為震驚的一句。

那蟒皮裙是九截蛇妖的蛇皮所製,防火防彈,並且還能吸收對手的靈力。

薄芊芊該是遇到多麽逆天的對手,才敗的這麽慘烈。

“是啊!那個臭丫頭遭了報應了!旭陽傭兵團已經派人將她送回薄家了!”

聽完這番話,戚芷染定了定心,腦海中浮現出夙司陰臨走時說的那句話“至於你身邊的障礙,本尊會幫你解決。”

看來……就是他了。

“阿染,你在想什麽呢?”意識到戚芷染有些心不在焉,琉狸紫關切的拍了拍她的肩。

戚芷染肩膀一顫,有些不適應,後退了一步,調轉了話題:“驚雷兄和旭陽傭兵團在談交易?”“嗯嗯!”琉狸紫點頭,麵容上露出一絲憂慮:“來無極海的人實在太多了,三大大陸,靈界,神族,魔族,妖族,眾神之巔,還有其他不知身份不知來處的組織,團長有些憂心,怕不能順利拿下無極海的任

務,這個時候吳旭陽來了,說想和我們莫歸傭兵團聯合,到時候若是拿下了這個任務,傭金兩團各一半。”

聽了此言後,戚芷染垂了垂眸,眉宇間閃過一絲異色。

所謂無極海終極任務,就是整個團隊要抓住浴火鳳凰的軀體,帶回傭兵公會輕狂殿。

守在無極海附近的人,多數是為了浴火鳳凰的獸魂而來,擁有了它的獸魂就等於擁有了浴火鳳凰的傳承,並且可以擁有浴火鳳凰身上的煉器符文!

浴火鳳凰的軀體自然沒有它的獸魂有價值,但也可以用來煉丹煉藥。

怕就怕待浴火鳳凰重新問世後,會有一群等著坐收漁翁之利的人!

浴火鳳凰的獸魂隻能傳承一個人,傳承之後無法更改,傳承結束後,浴火鳳凰的軀體便會空留塵世。

爭奪獸魂一戰一定萬分激烈,生死殺戮,傳承結束後,就怕這個時候會有心懷不軌的人傳來搶浴火鳳凰的軀體。

那個時候莫歸傭兵團必定心力憔悴,不一定能守住浴火鳳凰的軀體。

半響,段驚雷朝著吳旭陽作了作揖,交談結束後,抬步走了過來。

“阿染,你剛剛去哪了?這裏什麽人都有,一定要注意安全。”

戚芷染抬眸,身前的男人一襲絳紫色長袍,五官端正,溫文爾雅,月朗風清,笑意橫生,怎麽看怎麽溫暖。

這樣的他,與那夜那個發狂的男人簡直格格不入。

“嗯,我知道了。”戚芷染收回目光裏的探尋,虛眸眺望遠處的海。

波瀾壯闊,浪花翻湧,海麵已經開始有了變化。浴火鳳凰……應該快要出來了吧。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