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172章 你們這小兩口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死女人,竟敢咬本尊……

好,很好……

不過他可不是什麽正人君子,他可是個瑕疵必報的卑鄙小人……

意識到戚芷染的牙齒越來越用力,夙司陰仍舊沒有要收手的意思,攥住她手腕的兩隻大手反而更用力了起來。

“嗯……”突然,戚芷染眼眸一沉,無意識的輕囈一聲,舌尖上傳來的真實痛感讓她神經都顫了顫。

這個老變、態簡直不是個男人!

她咬他,他竟然還厚顏無恥的咬回來!

和一個女人計較,他難道不覺得羞愧嗎??

“滾開……”戚芷染用力別開了頭,終於掙脫了他的吻。

戚芷染大口大口的呼吸著空氣,嘴裏濃重的腥味蔓延,讓她一陣惡寒。

“惡心!”好久後,戚芷染抬眸朝著夙司陰那張帥的人神共憤的人皮罵了一聲。

“嗬……”夙司陰的拇指輕輕擦過唇邊的殘血,邪魅一笑:“用你們人類的話說,這就叫以‘牙’還‘牙’。”

“學的還挺快?”戚芷染麵容上的紅暈褪去,隻剩下無窮無盡的譏諷。

“學以致用。”

“不要臉!”

“……”

這時,小狐狸從外麵飛了進來,本打算來看看凰北陌的,可剛進來正好看到床上辣眼睛的一幕,先是一愣,緊接著,不禁激動道:“呦,你們這小兩口,這一天天的……”

夙司陰:“……”

戚芷染:“……”

待看清這二人唇瓣上的鮮血時,小狐狸的耳朵再次豎了起來:“呦呦呦……這麽激烈麽?”

“那什麽……泥萌呢?”它可得把泥萌拉走,這麽辣眼睛的一幕,它怎麽能讓泥萌獨享呢!

聽到小狐狸的聲音,泥萌從血蓮戒隨身空間內竄了出來。

“臭狐狸,你萌寶寶我在這呢!”泥萌跳到了小狐狸眼前,伸了伸脖子,故意將頭伸到了小狐狸眼前,祈禱小狐狸一眼就看到它額頭上的月牙。

見狀,小狐狸嫌棄的掃了它一眼:“離本大爺這麽近幹嘛!本大爺才不要抱你!死開!”

“……”呦嗬,它會賴著這臭狐狸要抱抱?!

泥萌輕輕咳了咳:“本寶寶可是升級成幻獸的寶寶了!你羨慕嫉妒恨去吧!”

泥萌說完,小狐狸這才看到它腦門上那個黑色月牙印記。

小狐狸酸溜溜的掃了泥萌一眼:“呦,升級成幻獸果然不得了,多了兩個熊貓眼,還配了個小月牙?”

泥萌:“……”傻逼狐狸,難道看不出來這熊貓眼是被人揍的??

“走啦,別影響人家談情說愛!”下一秒,小狐狸捧住泥萌的脖子將它往門外拖。

“死鬼死鬼!本寶寶的脖子!啊啊啊……”某萌欲哭無淚,奈何它變成小銀蛇後連個爪子都沒有……

他媽的,它上輩子一定欠了這臭狐狸一屁股債!

這輩子才會慘到被這隻臭狐狸追屁股坑……

它不服!孟婆,把湯留下,它要加點糖再喝!讓生活多一點甜蜜……!

嗚嗚嗚……

……

夙司陰站起身後,戚芷染終於脫了身。

“內丹,痛快點,內丹,內丹。”她隻重複這一句話,腦漿子都快被他氣炸了。

“本尊可以放過他,畢竟,用這種手段弄死一個人類勝之不武,更何況,殺了他也髒了本尊的手。”

話語還未說完,聲音卻戛然而止。

戚芷染也不追問,平靜的看著他,靜候他的下文。

“但,本尊若是再看見他對你動手動腳,本尊就剁了他的手!”說到這,夙司陰的臉上終於有了一絲變化。

聞言,戚芷染眉梢一挑。

動手動腳?

凰北陌何時對她動手動腳了?

難道是……

凰北陌昏倒時她抱住了他……?

這個老變、態,心眼比針孔還小。

“好,我答應你,我和他劃清界限,這回你可以把內丹還給我了吧。”戚芷染伸出一隻手來,臉上的表情淡漠。

事到如今,先救凰北陌的命要緊。

“本尊喜歡看你笑,你笑一個給本尊看看,本尊滿意了就把這破藥丸還給你。”

“……”呦呦呦?不得了!這給他傲嬌的?!

戚芷染翻了個白眼,接著,嘴邊努力扯出一個不冷不熱的弧度來。

“……”夙司陰愣了一秒:“死女人,你這是什麽表情?簡直比哭還難看!”言外之意就是……本尊不滿意!

差評!

戚芷染差點氣吐了血,平複了心情後,又扯了扯唇。

原諒她看見老變、態這張臉後沒有一點想笑的欲、望……

她沒吐就很對得起他了……

夙司陰掃了掃她的臉,總覺得這個死女人是故意的。

“再來。”他冷哼。

“……”還上癮了?

好,她暫且先忍一忍……

“嗬嗬嗬……”戚芷染露出一排牙。

“笑不露齒,再來。”

“嗬……”

“再來。”

“嗬嗬……”

“來。”

“……”

“來。”

“……”

“……”

……

整整一柱香時間後,戚芷染終於露出了一個還算讓老變、態滿意的笑臉。

“內丹給我。”

“記住,以後見到本尊要保持微笑。”說罷,夙司陰垂下頭來,直接將內丹放進了凰北陌嘴裏。

見狀,戚芷染心一沉:“你要做什麽!”

“本尊若想殺了他,早就殺了他。本尊不靠內力將這內丹與他血液融在一起他能醒過來?愚蠢的人類。”

意識到夙司陰沒有要害凰北陌意思,戚芷染鬆了一口氣。

夙司陰為凰北陌渡著氣,良久,凰北陌臉上一點點有了血色,傷口也逐漸愈合,可人卻還是沒有醒過來。

“為什麽他還沒有醒過來?”戚芷染問道。

“他中毒很深,本尊需要耗費很大元氣才能將他完全救活。”說完,夙司陰朝著凰北陌灌輸靈力的手一頓,緊接著眉頭一凝。

“怎麽了?”戚芷染再次問道。

“本尊為什麽要救他?!”

“……”這個……

“算了,本尊反悔了,還是讓他死了算了。”像是突然想通了什麽,夙司陰作勢要收回靈力。

“喂!你不能這樣!送佛送到西!好人做到底!”戚芷染瞳孔放大,連忙按住了他的肩膀。

“可本尊從來也不是什麽好人。”

“不行……!你不能走……你想想,你吸血吸到一半能半途而廢嗎?”戚芷染迅速舉了個例子,說完,她才隱隱發覺她的話聽上去好像帶著些什麽隱晦之意。

夙司陰沉默了一秒:“有道理啊。”接著,繼續為凰北陌運功。

戚芷染整個人如雷擊一般定在了原地。她怎麽感覺她好像坑了她自己呢??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