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153章 養一隻鬼當獸寵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我隻負責幫你打到一百隻魔獸,其他的……”話說到這,戚芷染將手一撒,手中的藥膏自然脫落,直接掉在了他的傷口上。

“嘶……”瞬間,男人痛的差點從蓮藕上翻下來。

“既然你已經醒了,這藥膏就自己塗吧。”說完,戚芷染握住玉佩令牌站起身來,朝著蓮池岸邊走去。

突然,躺在地上的男人攥住了她的手腕。

“等下。”他略帶沙啞的聲音冷不丁響起。

“嗯?”手腕突然被人攥住,戚芷染的臉色一沉,一抹陰絕的狠戾之色從她紫眸中閃過。

“有人來了。”男人對視上她的眸,吃力的吐出兩字。

他的話無疑提醒了她,她眉頭一皺,側耳聆聽後,果然察覺到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伴隨著腳步聲一同而來的是一個女人的聲音……

“怎麽會跟丟了,我明明看見那個廢物朝著這邊走來的!真是點背,這都能跟丟!我這包從鐵騎軍偷出來的炸藥豈不是派不上用場了!真晦氣!”女人一邊自顧自的罵著,一邊四處尋著路。

這聲音明明就是戚羽兮。

戚羽兮竟然也跟來了?

戚芷染眸子閃了閃,將戚羽兮剛剛說的話快速在腦子裏回放了一遍。

看來,戚羽兮是想趁著洞穴裏黑,再加上人多眼雜對她下手。

她戚芷染就值一包炸彈?

嗬嗬,有意思。

“她是來找你的嗎?”男人依舊攥著戚芷染的手腕未鬆,麵具下隱藏的臉微微凝了凝。

小小年紀,仇家還不少。

“應該是吧。”戚芷染隨意的扯了扯唇,表情並沒有一絲一毫的恐慌。

“她想殺了你,你還笑的這麽開心?”男人有些莫名其妙,看向她的視線裏多了幾分複雜之色。

“開心?”她隻是在笑戚羽兮的自不量力罷了。

戚羽兮的腳步聲越來越近,男人攥住戚芷染的手一緊,突然問道:“用不用我幫你解決了她?”

戚芷染的臉上不著痕跡的劃過幾道黑線,腹黑十足的逼問道:“你是不是想趁機把你的玉佩要回去?”

“……”額……

拜托,他可沒有她這麽愛算計。

男人哭笑不得:“幫你解決她,算我贈送你的福利。”

說話間,他的眼睛彎成了月牙狀,很好看,眼瞳深處似有一片星辰彌漫。

戚芷染微微愣了愣,她敢篤定這麵具下的臉一定很出眾,可是……

她內心深處隱隱約約有些不安,她很想摘下他的麵具看一看他的臉,可是……

說不出是何原因,她同時又不想看見麵具下的那張臉。

就是……很矛盾。

正想著,戚羽兮終於繞了進來,見到突然走進來的人後,男人眸子一眯,迅速的揮動了一下衣袍。

霎那間,那幽藍色的光褪去,整個山洞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啊啊啊……”戚羽兮本就心虛到坐立不安,見四周的光瞬間消失,更是嚇得心驚膽戰,雙腿打顫。

“坐下來。”這時,男人衝著戚芷染輕輕呢喃一聲,語氣溫潤而輕緩。

見戚羽兮已經繞了進來,戚芷染也不急著出去了,又重新坐回了蓮藕上。

“天啊,這裏怎麽突然暗了下來,該不會鬧鬼吧!”戚羽兮雙臂緊緊抱在一起,整個人哆哆嗦嗦,心跳如雷。

聞言,男人嘴角蔓延一絲似有若無的笑,淡淡的勾了勾唇:“這個提議還不錯。”

戚芷染坐在他身旁,聽到他冷不丁冒出的話後皺了皺眉。

他說什麽提議不錯?

“啊……”下一秒,戚羽兮的叫喊聲再次打破了寂靜,隻見她腳步一個不穩,整個人摔在了地上。

“嗬……”見狀,戚芷染沒由來的笑了一聲。

“啊……誰!誰在這裏,別,別出來裝神弄鬼的!我告訴你,我,我可是四大家族丞相府的千金!我……”結結巴巴的話還未說完,戚羽兮隻覺腳踝一陣劇痛,所有的話都噎在了喉嚨裏。

“什麽東西在咬我的腳踝……”戚羽兮臉色白到極致,額頭上也冒出了細密的汗珠。

洞穴內光線太暗,她根本看不清腳下有何物,她隻知道她的腳踝越來越疼。

她摸黑摸了一把自己的腳,竟摸到了一片液體,她心裏咯噔一下。

緊接著,她將那隻摸了腳踝的手顫巍巍的伸到自己鼻子下,刺鼻的血腥味讓她差點昏了過去。

“啊……”她心髒劇烈跳動,嚇得一屁股爬了起來,一瘸一拐的往外跑。

然而,這洞穴裏又黑又暗,洞穴口又複雜,她連撞了好幾次頭也沒有繞出去,反而撞了一身傷,頭破血流。

“你要出去嗎?”這時,她的身後響起了一道空靈虛無的聲音。

“要要要!”戚羽兮連忙應了一聲,話音剛落,她突然意識到哪裏不太對……

剛剛的聲音輕的仿若鬼魅在呢喃……

戚羽兮心裏咯噔一下,渾身雞皮疙瘩立了起來,惶惶不安,背脊隱隱發涼,心髒都快跳到了嗓子眼。

“我可以帶你出去,但我有個條件,你必須要把你的肉體給我,我會吸盡你的血,因為我喜歡幹屍……”

“啊啊啊……”戚羽兮驚恐大叫,撒腿就跑,可無論怎麽摸索都沒能跑出去。

黑暗中,戚芷染望著眼前的一幕臉上噙著淡淡的笑,她側眸看了一眼身旁的男人,勾了勾唇:“它是誰?”她指的,是一直跟在戚羽兮身後那抹白色、鬼影。

“本殿下養的鬼靈。”男人嘴角綻放一抹清朗的笑,似乎很久沒有看見這種好戲了。

戚芷染歪了歪頭:“獸寵?”

男人一愣。

這隻鬼靈跟在他們冥界已有千年,總替他辦事,算是他的下屬。

至於獸寵……

男人動了動唇:“也算吧。”

戚芷染:“……”她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養一隻鬼當獸寵的。

比凰北陌養家馬還稀奇。

“我求求你,別跟著我了,我求求你了……”戚羽兮靠在牆壁上,身子用力向後蹭,眼淚鼻涕糊了一臉。

飄在她對麵不遠處的鬼影依舊沒有離開,安然無恙的看著她,它沒有臉,也沒有五官,全身上下都是一片詭異的白,但是它卻可以看見她,通過念力感覺到她的存在。

沒有男人的吩咐,它是不會擅自離開的。

戚羽兮顫顫巍巍的指著鬼影,開口問道:“你,你到底是人是鬼!……”鬼影沒有猶豫:“當然是鬼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