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149章 他早就沒有這個資格了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這個下屬倒是個純爺們,比那個爛太子強多了!”看到黎嘯天後,琉狸紫嘴角忽的揚起了一抹邪肆的弧度,發自內心的誇讚了一句。

聞言,站在她身旁的蕭淩烊心頭一緊:“紫兒,原來你喜歡成熟的男子啊。”他佯裝出一副很隨意的樣子問了句。

琉狸紫愣了一秒,莞爾一笑:“這個問題嘛……我還沒有想過!”

就在這時,隻聽對麵鐵騎軍中傳來一個小兵的通報聲:“太子殿下……你讓屬下調查的事情有消息了!莫歸傭兵團……莫歸傭兵團就在我們附近!”他氣喘籲籲說道。

音未落,隻見戰風華臉上的怒氣瞬間被另外一種情緒所替代,神色間也溢滿了欣喜與慌張。

欣喜的是,莫歸傭兵團竟然還有活口。

慌張的是……他不知道阿染是否還活著。

戰風華手一鬆,手中的飲魔刀像丟垃圾一樣被他無情的丟在了草地上,下一秒,他衝出了人群。

然而,他的身影剛從鐵騎軍隊中衝出來,他一眼就看到了那個讓他朝思暮想的人。

“阿染……”他愣愣的站在原地,臉上的表情都僵硬了。

太好了,她竟然還活著……

戚芷染身子倚在一棵大柳樹下,本想閉目養神一會兒,聽到有人喚她的名字,她眉頭先是一凝,接著,睜開了慵懶的紫眸。

當戰風華看到她眼眶裏那雙明豔動人的紫眸時,他心裏咯噔一下,五味雜陳。

她本就生的極美,美目流盼,媚色初綻,濃密睫毛若蒲扇般半垂著,一顰一笑動人心魂,此刻這雙紫眸更是為她增了幾倍的美。

“阿染,你……你竟然突破了靈師!”他又驚又喜,一時間竟然有些失聲,除了驚與喜外,他的內心深處更是泛起了一股極大的懊悔之意。

如果當初他知曉她就是不顧命救下自己的女孩兒,那麽,今日的故事會不會有所不同?

如果當初他認認真真的回過頭看她一眼,是不是他就不會輸的這麽慘?

如果當初他知道她不是廢物,是不是他就會更加珍惜她,和她走在一起?

為什麽,為什麽他到現在才發現她的實力有多麽的強大……

難道這一切都是天意嗎?!

此時此刻,戰風華悔恨不已!

戚芷染隻慵懶的掃了戰風華一眼,那樣隨意的目光就仿佛在看一個過客。

“阿染,喝點水吧。”這時,一位身穿著絳紫色長袍的儒雅男子拿著一個水袋走到了戚芷染身邊。

“驚雷兄,我不渴。”戚芷染推了推手,衝他淡淡一笑。

戰風華站在戚芷染對麵不遠處看著眼前的一幕,心髒恍若被數萬隻螻蟻啃咬,他高高在上了十多年,從未像此刻這般狼狽過,他手掌僵在半空中,想靠近她,可腳步卻好像定住了一般怎麽也動不了。

這是他生平第一次有種想要掉眼淚的衝動……

段驚雷走後,戰風華鼓起勇氣走到了戚芷染身邊。

“阿染,有些話我想對你說,你先別急著拒絕我,我……我說完就會走,絕對不會糾纏不休!”戰風華一口氣說完了自己想說的話,心髒越跳越快,生怕戚芷染會扭頭就走。

戚芷染隻想安安靜靜的靠著大柳樹休息一會兒,沒想到他突然冒了出來,她眉頭一皺,睜大了眼眸看向對麵臉色蒼白的男人。

“說。”隻一字,幹脆利落。

見戚芷染這麽快就答應了,戰風華一激動險些忘了自己要說的話。

下一秒,他吞了吞口水,從袖袍中拿出了一方絲帕。

絲帕被他打開後,一塊金色的方形玉佩,展現在戚芷染眼前。

他將玉佩托在掌中,嚴肅認真的凝視著戚芷染:“阿染,這塊玉佩是我小時候奶娘給我求來的護身符,這麽多年一直被我帶在身邊,保佑我平安。現在……我想把它給你……”

“你收回去吧,我不要。”戚芷染想也未想,直接回絕了。

她從來不迷信,也從來不認命,這些東西她從來不相信,更何況這塊護身符是戰風華送的。

她更不會要了!

她從來就不是那種給了巴掌要甜棗的人,所有背叛過她的人她都不會原諒。

“這是奶娘千辛萬苦為我求來的,很靈驗的,奶娘雖然不在了,可她就像這塊護身符一樣始終伴在我身邊,阿染……你收下吧。”他的聲音漸輕漸弱,腦海裏好像浮現出了奶娘的身影。

這也是他第一次在一個女人麵前展現自己的脆弱。他生在帝王家,看慣了勾心鬥角,爾虞我詐,奶娘是除了父皇以外唯一一個真心待他的人,這麽多年,他內心深處那一抹柔軟始終沒有被世俗所磨去,不知為何,今日當他拿出玉佩時,他竟莫名的回想起

了以往的種種。

這一刻,他突然覺得好累,如果可以,他願意放下現在擁有的一切,放下太子殿下的身份,隻願永久的陪在她身邊,守護著她……

可是,他知道,他早就沒有這個資格了。

戚芷染有些不耐煩,冷笑一聲:“太子殿下,麻煩你捋清楚你的思緒,既然是你奶娘送給你的,那你就好好收著,別再辜負……”說到這,戚芷染突然頓住了。

戰風華心尖更是一顫。

她差點脫口而出的話是什麽?那個‘再’字是何蘊意?當初他辜負了她一定讓她很難過很難過是不是這樣?……

這一刻,戰風華敏感到極致。

戚芷染迅速將眼底那一抹異常掩蓋下去,眼眸流轉,淺笑低語:“別人送給你的東西,轉手送給別人不太禮貌,所以,你別送我,我也不要。”她這樣說,他應該會放棄了吧。

其實,她剛剛停頓了一下,隻是想換一種更好的方式拒絕他,並沒有其他半點意思。

戰風華被她的笑容所攝,癡癡地怔了好久。

“太子殿下,戚家三小姐邀請您一起共用午餐!”這時,一個小兵衝到了戰風華麵前,抱拳稟報。

原本情緒還算平靜的戰風華聽到這句話後,整張臉都拉了下來:“讓她滾!”

“是!”小兵應聲,回身要走。

“回來!”戰風華暴喝一聲,繼續說道:“告訴她,以後再對本太子抱有企圖,別怪本宮把她們姐妹倆丟在這山峰上!滾!”“是!屬下這就去通知!”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