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122章 本尊允許你走了嗎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戚芷染將視線從夙司陰身上移開,這時,身子的疼痛感再次襲來。

她眉頭微微一凝,竟疼的說不出話來。

“大染染,鬼魔琴的琴音有很強的殺傷力,我們快些離開這裏,回去後你好好的在空間靈泉裏泡上幾天!方可恢複元氣!”小狐狸連忙對戚芷染說道。

戚芷染剛點完頭,那一邊,腳下的竹船已然開始行駛。

見狀,戚芷染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夙司陰。

他依舊冰冰冷冷的站在原地,沒有絲毫表情,沒有絲毫情緒。

但……卻有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接著,‘安全感’緩緩側過眸,白了她一眼……

“額……”

呸呸呸!她怎麽會覺得老變、態有安全感!

戚芷染連忙別過了頭,不再看他。

心髒沒由來的加快了幾拍。“阿音,你要護著她我不怪你,因為她是你喜歡的人。但我今天是不會放她走的,因為隻有她的血才可以救鬼紋哥哥的命……”魔嘉擦幹了嘴角的血跡,緩緩的撐起了身子,抬臂將飛出幾米遠的鬼魔琴吸了回

來,重新抱在懷裏,正欲再次彈奏鎮魂曲。

聞言,夙司陰眸子一沉。

然而,未等夙司陰開口,小狐狸先他一步對水中的魔嘉說道:“你知不知道,你彈奏鎮魂曲不僅會讓大染染受傷,還會讓夙夙受傷!夙夙的血是純陽之血!”

話音一落,魔嘉勾住琴弦的手指一顫,瞬間,指尖被琴弦劃破了一道口子。

“阿音竟是純陽之血?”魔嘉震驚不已,她與夙司陰相識多年卻從來不知道這件事。

“這是真的嗎?”魔嘉圓滾滾的眼珠流轉著,竟有些手足無措。

“當然是真的!”小狐狸氣憤到極點,衝著魔嘉大吼一聲。

語畢,魔嘉懷裏的鬼魔琴從她手中脫落,掉在了海裏,濺起一層水花。

魔嘉抬起頭看向夙司陰,眼中淚水湧現:“阿音,對不起,魔嘉不知道……阿音,你身上一定很疼對不對?都是魔嘉的錯,是魔嘉的錯……”

說著,魔嘉擺了擺尾巴,朝著竹船遊去。

“不要靠過來。”夙司陰藍眸微睜,望向魔嘉的目光裏充滿告誡。

一切他不喜歡的人他都不想與之近距離接觸。

魔嘉無疑是了解夙司陰的,看到他眼裏的厭棄,魔嘉倒吸了一口氣,咬了咬唇,停止了前行。

“阿音,魔嘉今日可以放過她,以後,她不在你身邊時,魔嘉一定不會對她心慈手軟!”半響,魔嘉望著滿是星辰的天大聲發著誓言,淒涼又固執。

聞言,戚芷染想笑。

以後一定不會對她心慈手軟??

她戚芷染才不會再給她傷害自己的機會!

還想有下次?做夢!

然而,未等戚芷染開口,夙司陰抬起頭來,居高臨下的望著魔嘉,沉思片刻,一字一句道:“本尊會一直在她身邊。”

本尊會一直在她身邊……

戚芷染心尖一顫。

那樣刻骨銘心的話,日月為憑,山海為證,竟讓她恍惚間有一種錯覺……

一種……很不一樣的錯覺。

雖然她知道,夙司陰與她之間隻有利益關係。

“嗬……”魔嘉流下一滴淚,整片海域都為之灑滿了悲傷。

竹船,再一次行駛。

這一次,魔嘉沒有再阻攔。

……

出了海域,戚芷染與夙司陰一同下了船。

“你若想對抗鬼魔琴的音符,就造出比鬼魔琴更強大的靈器來。”夙司陰不緊不慢的對戚芷染說道,似乎早就將她的心思看穿。

聞言,戚芷染腳步一頓。

原來是這樣……

可是,她並非是一個煉器師啊。

“煉器這種事情,隨便弄弄就好了……”見她微怔,夙司陰又補了句。

“……”

戚芷染臉色一沉,這個老變、態這麽傲嬌的態度真的不欠揍麽?

還隨便弄弄?

他弄一個試試!

此刻,兩人正站在岸邊,月色比剛剛更加迷人了些許,皎潔的月光灑在戚芷染的臉上,給她的臉渡上了一層光華,她竟美的不可方物。

站在她對麵的黑衣男子望見這一幕,臉色變了變,凝望著她的藍眸裏多了幾分朦朧的迷醉。

“死女人,別企圖對本尊做什麽不該做的事。”看到她的臉,夙司陰腦海中莫名其妙浮現出她偷看他沐浴那一幕。

接著,腦海中又浮現出剛剛在竹船上她看他胸膛的那一幕。

女流、氓。

這番話雖然涼到刻骨,可他眼中的冷意卻未達眼底,反而……多了那麽幾分不知名的韻味。

“……”

戚芷染翻了個白眼,她該是有多重口味才會對他有所企圖啊……

“我走了。”見沒有自己什麽事了,戚芷染轉過身大步離開。

然而,她剛邁出第一步,手腕便被一雙有力的大手死死攥住,接著,整個人跌進了一個冰冷的懷抱裏。

“本尊允許你走了嗎?本尊救了你,你連一句謝字都不會說?”夙司陰額頭青筋微微凸起,似乎很生氣。

然而,他並不知道,此刻他抱住她身子的姿勢有多麽的惹人浮想聯翩……

戚芷染有些不自在,愣了半天,動了動唇:“什麽叫你救我,你明明也是畏懼那音符的!”

戚芷染直言不諱道。

音落,隻見夙司陰臉色更加陰沉難看了。

“死女人,本尊會怕它?”他的眼裏燃起了熊熊烈火,將她的身心一寸一寸的燒毀。

戚芷染咬了咬牙,掙脫他的囚禁未果,不禁怒道:“那鮫人族的煉器師是誰?”

戚芷染想,若是知曉了煉出鬼魔琴的煉器師是何人,那她就應該知道該煉怎樣的靈器對付鬼魔琴了。

順藤摸瓜,這一點她還是懂的。

“他?嗬……”驀地,夙司陰扯了扯唇,露出惡魔一般的邪笑。

“他是鮫人族的鬼紋殿下,三千年前煉出鬼魔琴後失血過多沉睡至今。”說起這番話時,夙司陰語氣輕的仿佛在講一個塵封多年的笑話,語畢,他又補了句:“而你的血,是他唯一的解藥。”

戚芷染眼皮一挑,一個煉器師用自己的血煉器,最後失血過多??

這是一種什麽樣的境界??

半響,戚芷染抬起了眸,目光與夙司陰掃來的視線相撞,周圍的空氣瞬間凝固,氣氛靜到可以聽到彼此的心跳聲。

他的那雙藍眸深似海,藏著一片漩渦。

她的那雙美眸亮如星,含著一捧月色。

“那什麽……老變、態,你要不要嚐試把我鬆開?”戚芷染輕輕咳了咳,提醒了句。

這個姿勢真的……很曖、昧。

“……”

聞言,夙司陰才意識到自己的動作,心頭莫名一緊,接著,快速鬆手。

啪!“媽的,老娘的腰……”某女腰部一扭,摔相極其慘烈……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