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121章 光明正大的扒光了看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怎麽回事?

戚芷染眉頭一凝,渾身上下突如其來的疼痛讓她身子一個不穩,險些跌倒。

魔嘉的曲子突然變了調,而且這調子好像隻會傷害到她一個人。

這是為什麽……

來不及多想,戚芷染隻覺自己的筋骨仿佛被一股無形的靈力鉗製,她使不出力氣,越動身上的筋骨越痛。

這時,躲在血蓮戒隨身空間內的泥萌與小狐狸竄了出來。

契約靈獸是可以感受得到自己契約主人身體的異動的。

“小主人!……是鬼魔琴!”泥萌一眼認出了魔嘉懷裏抱著的那把琴,臉色驟然一變。

“媽的,敢欺負我大染染!”小狐狸從戚芷染肩頭跳了下來,腳步落在地麵上時,一道屏障隨之將戚芷染與魔嘉彈出的音符隔開!

魔嘉手裏的鬼魔琴乃是鮫人族鎮族之寶,法力無邊,小狐狸拚盡全力撐著身子,控製自己的靈力與之抗衡,生死較量。

見狀,泥萌也從戚芷染肩頭跳了下來,催動自己的靈力灌輸在小狐狸身上,兩道靈光相融,一起對抗著魔嘉的鬼魔琴音符。

這兩個水火不容的獸寵,關鍵時刻能齊心協力的對抗外敵,這讓戚芷染莫名感動,逐漸糊弄的意識也憑著自己的一股定力慢慢恢複如常。

所有打不倒她的挫折,都隻會讓她更強大……

“啊……”戚芷染用盡全力掙脫了鬼魔琴的束縛,低吼一聲,竟聲嘶力竭,嘔出一口血來。

然而,那困住她筋脈的無形魔障,卻好像還存在一般!

“本尊讓你不要打她的主意,你沒有聽見嗎……”冷冷的聲音寒到了極致,下一秒,夙司陰抬起袖子,揮出靈火,朝著海平麵上抱琴的女子致命一擊。

魔嘉萬萬沒想到夙司陰會對她出手,而且……還是用了十層的功力!

霎那間,她懷裏的鬼魔琴飛了出去,隨之,她整個人也飛了出去!

“噗……”藍色的血從魔嘉胸腔內噴了出來,灑在海麵上竟比大海更妖冶。

“啊……公主!”蝦兵心裏咯噔一下,飛速朝著魔嘉的方向遊了過去。

魔嘉一點點抬起頭不可置信的看向夙司陰,眼底盡數是寒涼,是那種心寒入骨的涼意!

“阿音,你竟然出手打傷我……”像是質問,又像是自嘲。

魔嘉望著夙司陰萬年不化的冰塊臉,悲痛欲絕的流著眼淚。

心在滴血,比身體上的傷還要痛百倍。

夙司陰一點點將視線移在了魔嘉臉上,不耐煩道:“本尊不是沒有提醒過你……是你自己找死。”

魔嘉心口一痛,哽咽了一下,她忘了,她愛上的這個男人天性涼薄……

是她忘記了……

“她是本尊的人,隻有本尊可以動她,其他人動她就是動本尊……”夙司陰動了動喋血的唇,眼瞳閃過明顯的殺意,竟像是在宣誓自己的所屬權。

這一邊,禁錮著戚芷染的那道魔障終於褪去,她吃力的撐起了身子,泥萌與小狐狸倚在她身旁寸步不離。

“小主人,這小妖女懷裏的鬼魔琴乃是鮫人族煉器師所造,除了能彈奏出絕頂佳曲外,它還有使人神魂顛倒的功效。”泥萌快速從自己的識海裏翻閱出了關於鬼魔琴的一係列資料,匯報給戚芷染。

“為何隻有我一個人會受到它的摧殘?”戚芷染蒼白無力的臉上展露出一抹疑惑,咬著牙不肯說出一個疼字。“大染染,這鬼魔琴是用鮫人血煉成的,威力不可小覷,鮫人血的血種非陰非陽,隻會傷到擁有純陰之血和擁有純陽之血的人,所以,剛剛那鎮魂曲一出便輕而易舉的傷到了你的身體!任憑你法力再高也奈

何不了它分毫!”小狐狸將自己從識海裏看到的一切都告知了戚芷染,一臉擔憂。

接著,小狐狸與泥萌分別站在戚芷染腳下為她治療身上的傷。

戚芷染身子微微顫抖,泥萌與小狐狸灌輸過來的靈力讓她原本疼痛難忍的身子舒服了些許,接著,她緩緩的閉上了眼睛……突然,她眉心一抖,猛地睜大了眼睛。

“你剛剛說,鬼魔琴能傷害到擁有純陰之血和擁有純陽之血的人?”戚芷染看向小狐狸,臉色依舊慘白,嘴巴微張。

“嗯嗯……啊……”小狐狸頭點到一半,突然意識到了些什麽,眼瞳一漲。

“夙夙……”

“老變、態,你沒事吧?”戚芷染先小狐狸一步站到了夙司陰麵前,毫無血色的臉上展露出一抹複雜之意。

夙司陰眸子一眯,狐疑的盯著麵前死女人的臉看了一會兒。

這是……擔憂的表情?

夙司陰挑了挑眉梢,眼底一片興味。

“夙夙,我忘記了你是擁有純陽之血的人!”小狐狸眼淚汪汪的撲到了夙司陰懷裏,抬著爪子去扒他的衣袍。

“給我看看,你有沒有受傷……笨蛋夙夙!裝什麽酷啊!受傷了都不吭一下!”小狐狸一邊扒著夙司陰的衣袍,一邊自言自語道。

夙司陰:“!!!”

臭狐狸你在對本尊做什麽?!!

快住手!

小狐狸的動作很快,夙司陰胸前一大片春、光就這樣暴露在戚芷染眼前,性感的鎖骨,有力的胸肌……

額……

戚芷染眼角抽了抽,看到這一幕後,竟然連疼都忘了。

“呼……小家夥,給本尊起開。”夙司陰低呼了一口氣,伸出大手快速將纏在他懷裏的小狐狸拎了起來,眼裏閃著灼熱的光。

小狐狸一起身,夙司陰胸前那大片肌肉更明顯的展露在戚芷染眼前,見狀……

某女很不地道的擦了擦鼻血……

咳咳……

她記得上一次她隻看見了他的背部,並沒有看見正麵,這一次……謔……

她怎麽還有點小竊喜?

“女人,你在看什麽!”夙司陰自然注意到了戚芷染的視線,見她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所作所為有多過分,夙司陰臉色一沉,險些將手裏的狐狸甩到她臉上。

“女人,不許占本尊便宜!”夙司陰將手一撒,丟掉小狐狸,快速將衣袍整理好。

戚芷染眼角再次抽了抽,這才注意到夙司陰臉上多了兩朵可疑的小紅雲……

害……害羞了??

這個老變、態竟然害羞了?!

“小主人,你這樣偷偷摸摸盯著人家看不好……”身下泥萌支支吾吾對戚芷染教育道,說完又意猶未盡的補了句:“我要是你,我就光明正大的扒光了看……”

戚芷染:“……”呸!老流、氓!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