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113章 驚鴻一瞥,山河永寂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見身下女人麵容上露出明顯的錯愕,夙司陰一雙鳳眸泛起詭譎的寒光:“女人,你在想什麽?”

他的聲音低沉而沙啞,卻異常好聽。

“想什麽?”他對她說出那種‘曖、昧不清’的話竟然還問她在想什麽?

驀地,戚芷染嫣然一笑:“如此說來,難不成還是我撿了個便宜?”

“當然。”夙司陰想也未想勾了勾唇,眸底盡是一片濃重的氤氳。

“額……”戚芷染眼皮抽了抽。

她就知道……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死女人,本尊又想要了……”見到她這勾人的模樣,夙司陰心頭沒由來泛起一股燥火。

未等戚芷染消化了他前一秒的話,下一秒,夙司陰俯下頭啃住了她的脖子。

他體內中了一種奇毒,毒性發作生不如死,身下這個女人的血除了可以解他的毒以外,……他對她的味道也有一種莫名的迷戀。

嗯,很莫名。

戚芷染麵容一僵,這個老變、態非要把話說的這般惹人遐想才舒心麽?!

良久,夙司陰薄涼的唇才從戚芷染脖子上移開,他輕挑著眉頭凝視著她,清寒的藍眸裏恍若裝著日月山河,自有一種君臨天下的霸氣驍勇,半是蒼穹皓月,半是地獄孤星。

“走吧,帶你去一個好玩的地方。”就在戚芷染的目光險些陷在他那深不見底的眼眸中時,驀地,夙司陰神秘的扯了扯唇。

回過神兒來,戚芷染凝了凝眉,打量著他:“不懷好意?”

“怎麽會,本尊從來不會對像你這種‘純情的小姑娘’不懷好意的。”

“……”戚芷染臉色一沉:“為什麽要加重‘純情的小姑娘’幾個字??”

“……”這都被她發現了?

夙司陰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眸心詭譎之色更重了三分,就在戚芷染險些控製不住揍他一頓時,一道藍光湧現,霎那間,數道靈光鋪天蓋地襲來。

她隻覺身子一輕,眼前再看不清任何事物……

……

戚芷染渾身一冷,驀地,幽幽的睜開了眼睛。

這裏是哪兒?此時此刻,她正躺在一張冒著寒氣的冰床上,從冰床上踏下來,她才看清她的處境,映入眼簾的是一座無邊無際的宮殿,華麗而優雅,這裏的每一件物品都是用上等水晶做成的,就連瓦片都是由七彩琉璃

石蓋成的。

耳邊隱約傳來涓涓流水聲,戚芷染抬步朝著聲源處奔了去……

越過條條長廊,戚芷染這才看到遠方的那片水池。

水池旁生長著成片成片的藍色妖姬,藍的好似一片汪洋,妖魅中透著道不出的淒涼之意。

戚芷染隨意掃了一眼,意外發現那片幽靜的池水中有一個人影,此人,好像……正在沐浴。

她抬手有意無意的撥了撥眼前的雲霧,下意識的朝著那方望去。那是一個男人的輪廓,讓她震驚的是,男人的背上紋滿了妖紅色的彼岸花,像是天公吻過的痕跡,開的那般豔麗,妖冶,墨發掛著水珠落在他的肩上,他背上大片大片的彼岸花好似渲染過的畫卷,竟有種

勾魂攝魄的美意……

等等,她眸子眯了眯,這個背影怎麽這麽熟悉……

這時,耳畔傳來海浪拍打岩石的聲音,打在她身上的呼嘯涼風帶著絲絲鹹意。

戚芷染眉頭一皺,片刻察覺出異樣,海浪的聲音是從她頭頂上方傳來的,她現在……好像是在海底!

慵懶的泡在水池中的男人背脊微微一動,戚芷染眉頭皺的更深了。

果然是他……

未等她開口詢問些什麽,水池中幽幽響起男人蠱惑空靈的聲音:“看夠了嗎?”

夙司陰側眸,妖惑眾生的斜瞄了她一眼。

驚鴻一瞥,山河永寂。

戚芷染一愣。

“為何帶我來此?”她也不追問這裏是哪,她隻想知道……他的目的。

“伽羅之濱。”冷冷的四個字帶著男人與生俱來的氣息,無形間,冷卻了周圍的溫度。

戚芷染微微垂眸,半刻,冷聲道:“人魚族?”

夙司陰沒有作聲,伸出一隻掛著水珠的手臂輕輕勾了勾垂在岸邊的衣袍,見狀,戚芷染鬼使神差的咽了咽口水,眼睛眨也不眨的注視著他的動作,就在夙司陰身子將從水池中站起時,他眉頭突然一皺。

接著,那雙寒眸如利劍一般掃了一眼身後不遠處的女人。

“……”這個死女人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莫非是想看他寬衣??

意識到這一點,下一秒,一股強光遮擋住了戚芷染的雙眸。

戚芷染:“……”媽的!一言不合就放大招!

強光落幕,原本半臥在水池中的邪魅男人,此刻已然穿好了衣袍站在她麵前。

陰柔狂狷,放蕩不羈。

“死女人,少打本尊的主意。”夙司陰動了動唇,居高臨下的看著她,這番話聽上去帶著幾分怒意,可他的麵容上卻沒有絲毫怒色,反而帶著幾分痞壞。

戚芷染一直以為,這種表情隻有凰北陌會有,沒想要老變、態也能將這種痞裏痞氣的陰邪之氣練的爐火純青。

佩服佩服……

“打你的主意?我們兩個到底是誰在打誰的主意?”

這句話,戚芷染早就想問他了。

她承認,一開始是她搶了他的契約靈獸,又一不小心踢了他的小弟弟,再不小心搶了他的小狐狸……

咳咳……

但一直糾纏不休的人明明是他。

“走了。”未等戚芷染思索完畢,夙司陰抬步繞過了她的身子。

去哪?

戚芷染低呼一口氣,心中無比不平衡。

這個來無影去無蹤的老變、態,到底在搞什麽……

……

戚芷染跟著夙司陰的腳步繞過了一座座珊瑚石建成的宮殿,海底的光線不強但也不暗,溫和的恍若初照大地的第一縷陽光。

驀地,夙司陰腳步一頓,戚芷染也隨之停下了腳步。

她抬起頭來,此刻,映入眼簾是一扇海藍色的水晶門,與其說是門,倒不如說是一層結界,它看似是一扇門,可它卻將整片海域一分為二,門的那一麵是何風景,戚芷染一概不知。

“把手按在門上。”耳邊森然響起夙司陰陰沉的聲音。

戚芷染挑眉,心中泛起疑慮。

莫非這個老變、態連這層結界都破不了?

未等她詢問,一旁男人壓低嗓音道:“本尊的血液為百年難遇的純陽之血,而你的血液為百年難遇的純陰之血。這下……”該懂了吧?戚芷染譏諷一笑,又是利用?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