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112章 本尊的女人隻有你一個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次日清晨,戚芷染如願以償住進了琉璃閣。

二姨太心中雖然有氣,可卻不敢真正與她為敵,她剛住進琉璃閣,就聽說戚正民將另外一間不錯的廂房賜給了洛千月,洛千月的院子就在琉璃閣旁邊。

洛千月來路不明,即便她真的是戚正民的女兒,可這麽多年洛千月經曆了什麽,是個什麽樣的人,誰都不清楚。

戚芷染可以不找洛千月的茬,但前提是洛千月不找她的事。

井水不犯河水,如此最好。

戚芷染剛從血蓮戒隨身空間內竄出來,就聽到琉璃閣附近的假山旁傳來一道不算陌生的聲音。

“我還以為,我這一生再也見不到你了!是你……對吧?”

一道深情款款的女聲傳進了戚芷染耳朵裏。

這個聲音應該是……洛千月?!

對於這種情情愛愛,戚芷染一點都不感興趣,就在戚芷染準備睡個美容覺時,洛千月帶著高昂的聲音再次響起:“司陰,是你……對吧?司陰,別走!”

“請你自重。”冷冷的男聲不帶一絲溫度響起。

聞聲,戚芷染心裏咯噔一下,這個聲音……老變、態?!

老變、態來了?!

沒想到這老變、態與洛千月還有一段桃花史,意識到這一點,戚芷染鬼使神差的邁出了屋子。

到底是從何時起,她變得這麽八卦了……

好像關於老變、態的卦她都想八一八呢……

萬一抓住他什麽把柄呢……

雖然不太可能。

戚芷染站在這兩人看不見的地方偷偷瞄了一眼,隻見,一男一女此刻正站在假山旁,女子正是洛千月,此時的洛千月再無往日的冷漠陰毒,一張臉被柔情似水替代,那雙剪水雙瞳溢滿了深情與思念。

洛千月癡戀的凝望著夙司陰的臉,險些控製不住自己的心大聲呼喊他的名字。

戚芷染隨意掃了一眼洛千月後,將視線移在了夙司陰身上……

果然……

老變、態依舊是那個冰山麵癱老變、態……

戚芷染多少有些失望,不知為何,她竟然格外想看這個老變、態動情的樣子。

許是因為他一直保持著這一個表情,她看的有些膩了。

這時,戴著銀色遮眼麵具的夙司陰抬腳要走。

“司陰!”見夙司陰要走,洛千月慌了,伸出雙臂去抱他的腰,想多留他一刻。

“滾!”然而,她的雙臂還未碰到他的衣服,一抹強光從他身上崩射,瞬間將洛千月身子擊飛了老遠。

“噗……”洛千月倒在了地上,噴出了一口血,眼中的執念卻依舊不減半分,她刻骨銘心道:“司陰,我那麽愛你,你就不能愛我一點點?”像是質問,又像是在……自問。

這種深情戲,戚芷染一直以為現實生活中是不會有的,可今日她竟然真的看見了,看到這一幕時,她腦海裏莫名其妙出現了千夜九的身影,一想到他,她的心髒隱隱一痛,末了,她自嘲的搖了搖頭。

往事如煙,她又何必揪著不放。

“愛?”夙司陰眯了眯危險的藍眸,像是在思考些什麽,良久,他冷冷道:“愛是個什麽東西……?”

“嗬……”洛千月強忍著流淚的衝動,扯了扯蒼白的唇:“如果有一天,你遇見了一個人,她的喜怒哀樂都是你快樂的源頭,她想要什麽,你都會拚盡全力去爭取,隻為她一笑,那……便是愛了。”

聞言,夙司陰似懂非懂的垂了垂眸,涼薄的唇輕輕一抿:“這就是你這麽多年對本尊死纏爛打的理由?”

他夙司陰最討厭麻煩,這個他無意間救下的人類真的好麻煩……

她若再糾纏不休,他就弄死她。

“死纏爛打?”洛千月眼裏的淚水終於湧現,她心心念念的人,她視若珍寶的人,竟然一直認為她在死纏爛打……

她努力了這麽多年,隻為強大實力靠近他,可他竟連她的名字叫什麽都記不住……

天大的嘲諷!

夙司陰最討厭女人哭哭啼啼,見她沒完沒了,心中的煩躁又添了幾分,他閉上眼睛,接著,身子消失在洛千月視線範圍內。

“司陰……”最終,假山處隻留下洛千月無窮無盡的呼喊聲。

戚芷染見夙司陰已經走了,沒有戲看了,回身朝著房間邁去。

然而,剛轉過身,整個人便撞到了一堵肉牆。

“額……”戚芷染抬起頭來,眼前正站著一位一身寒氣的黑衣男人。

“死女人,偷看本尊多久了?”夙司陰抬起冰涼的手指死死地按住了戚芷染的下巴,冷逸的冰塊臉與她的臉僅隔一寸。

“不要臉,誰看你!”戚芷染用力扭開臉,掙脫了他的禁錮。

“磨人的小妖精,還有小脾氣了?”夙司陰朝著她吹了一口氣,戚芷染差點被他口中的涼氣凍死在門外。

“不是說兩日後來嗎,果然,變、態的話不可信。”戚芷染懶懶的搖了搖頭,一副‘看破紅塵’的慵懶樣子。

“你可以認為……本尊想念你的味道了。本尊今天給你揣測本尊的心思權力。”男人的聲音低沉而充滿磁性,帶著不可抵擋的媚惑。

“……”

呦嗬?!這點權力還用你給??

戚芷染翻了個大大的白眼:“你的那一套,還是去忽悠小狐狸這種笨蛋吧!我可不吃!”

說罷,戚芷染抬步進屋。

此時此刻,血蓮戒隨身空間內傳來小狐狸咆哮的聲音:“我才不是笨蛋!不是笨蛋!不是笨蛋!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這一邊,戚芷染剛關上門,一股陰風襲來,接著,她整個人都被一個陰沉的黑影壓在了床榻之下。

“小妖精,本尊讓你走了麽?”夙司陰邪魅的看著她,笑容半陰半邪。

“外麵不是有你的女人麽?壓著我算什麽意思?”話音一落,戚芷染愣了一下,這話聽上去怎麽有種酸溜溜的味道?

就好像……她在吃醋?

呸!她可沒有那個意思!

“本尊的女人?”夙司陰眉頭皺的死死的,凝望戚芷染的目光有些複雜。

良久,他臉上閃過一絲微妙:“本尊的女人隻有你一個。”

“……”聞言,戚芷染整張臉紅到耳朵根……

“咳咳,你到底懂不懂什麽叫‘我的女人’?”半響,戚芷染試探性的問道。

這種話可不能亂說的!

“你為本尊所用,所以你是本尊的女人。”夙司陰愣了幾秒,說道。

“!!!”

這老變、態該不會是個外表老司機,內心情竇未開的純情傻大個吧?!暈!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