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第105章 段驚雷就像一個謎

時間:2018-12-09作者:戰七夜

薄芊芊仰望二樓的同時,洛千月的目光也朝著二樓飄移,這時,戚芷染垂眸向下輕掃,洛千月的目光剛巧與戚芷染的視線相撞在一起。

兩道皆暗藏電光石火的目光一相撞,無形間,已然有一股不可壓製的電流崩射。

戚芷染不冷不熱的掃了她一眼,從額頭到腳底僅不到一秒時間。

洛千月卻是定定的盯著戚芷染看了許久,注視著戚芷染天生慵懶清冷的眼眸,眉頭微微一皺。

不知為何,洛千月看到這個紫衣女子的第一眼內心就有種蠢蠢欲動的感覺,她說不出這是怎樣的感覺,但她知道這個紫衣女子的眼神兒讓她很不爽!

這世間隻有她一個人可以用這種眼神看人,這個紫衣女子竟然也用這樣的眼神兒看人!並且,這紫衣女子眼中的冷漠卻她自己眼中的冷漠重十倍!自有一種天生傲骨的氣質!

洛千月心中莫名泛起一陣煩躁之意。

“那個洛千月你可認得?”戚芷染沒有再看一樓,輕飄飄的目光隻是隨意的挪到凰北陌身上。

凰北陌自己為自己倒了一杯茶,輕輕抿了一口後,眯了眯桃花眸掃了一眼二樓:“什麽是洛千月?”

“……”

戚芷染垂了垂眸,臉上劃過幾道黑線,她就不該問他……

“你就負責呆呆的,傻傻的,就好了。”戚芷染將凰北陌喝剩一半的茶杯倒滿了茶,衝他微微一笑。

凰北陌喜笑顏開的接過戚芷染遞來的茶杯,用力的點了點頭:“丫頭,你終於承認我的優點了。原來在你心裏我是這麽的呆萌!”

此刻,戚芷染的腦海裏飄過一係列段子……

想哭就要笑……

今天你笑了嗎……

用笑代替哭……

笑著流淚……

……

戚芷染,卒。

……

拍賣會結束過,羅老板推開了戚芷染所在的房間的門,笑眯眯的走到戚芷染麵前:“姑娘,這是這次拍賣會您所賺到的晶石!”

說著,羅老板將一張晶卡遞到了戚芷染眼前。

所謂晶卡,就是能裝大量晶石的隨身空間卡片,但除了能裝晶石以外,並沒有其他作用。

戚芷染看了一眼晶卡上顯示的晶石數量,眉頭微凝,這晶卡上顯示的數值明顯比她真正應該得到的多,片刻,戚芷染明了了羅老板的意思,揚唇一笑:“還算羅老板講義氣。”

羅老板咧了咧嘴,露出兩顆大金牙:“小意思啦,若不是姑娘你拿出這麽多稀有的寶貝來,我們紫焰雲起怎麽可能賺這麽多錢!多分些晶石給姑娘也是應該的!”

“丫頭,這些寶貝果然都是出自你手,我就說嘛,其他人怎麽可能有這等深謀遠慮到紫焰雲起來拍賣!”凰北陌打趣道。

“凰大公子這馬屁拍的真是出神入化。”戚芷染不緊不慢道。

“……”

凰北陌拍了拍戚芷染的肩膀,又道:“其他人都是小家子氣,隻有我丫頭有頭腦,啥多都不如錢多好,有錢能使鬼推磨。”

戚芷染玩味般的看向他,順勢將晶卡丟進血蓮戒隨身空間內,調侃道:“凰大公子這是在自嘲麽?”

“自嘲?”凰北陌愣了一秒,這才想起他自己也是此次去往赤焰山脈的曆練者。

“給你聰明的!”凰北陌戳了戳戚芷染的額頭,一臉傻笑。

“……”丫的住手!

某女一臉黑線,石化風中……

段驚雷一直坐在戚芷染對麵,從羅老板進入房間到離開房間,他至始至終也沒有說一句話,一張臉噙著平平淡淡的笑,目光柔和的恍若一汪清潭,波瀾不驚。

戚芷染雖沒有仔細看段驚雷,可卻將他的一舉一動都盡收眼底。

段驚雷的態度很淡然,然而太過淡然,代表的不僅僅是他心性如此,而是證明段驚雷明顯是知道這批寶貝是來源於她戚芷染的。

段驚雷就像一個謎,一個精心包裝了許久的謎。

這樣的人,往往最可怕。

“丫頭,你們戚府出了這麽大檔子的事兒,最近這段日子,你要不要出來躲躲,正好,本公子又買了一套不錯的別院。”見戚芷染辦完了事打算離開,凰北陌連忙說道。

戚芷染翻了個白眼:“又來推銷別院?”她依稀記得,她剛認識他不久時,他就跑來和她推銷自己的別院。

土豪啊土豪!比不了比不了……

咳咳。

聽出戚芷染話外之音,凰北陌故作玄虛道:“我這是擔心你啊,再說了我這別院風景又好,環境又好,又住著俊逸公子……”

“等下……俊逸公子?”話說,她對俊逸公子還是很神往的。

如果長相可以,她可能會考慮一下……

咳咳,氣節呢……

“就是本公子啊!”說罷,凰北陌展開雙臂,寬大的火紅上袖袍紋著的金絲鳳凰展翅高飛,栩栩如生。

“那還是算了吧。”她就不該對他的話抱任何興趣。

“怎麽,難道在丫頭眼裏我還算不上俊逸脫俗?”凰北陌有些委屈的扁了扁嘴,一臉受傷的眨了眨眼睛。

“俊逸還可以……脫俗嘛……”戚芷染想了想:“還俗你可以試試。”強烈建議。

“……”

“阿染,恭喜你啊。”這時,一直沉默的段驚雷站起身來,朝著戚芷染投來舒心的淡笑。

戚芷染與他對視,輕輕勾唇,心中一片思緒悄然翻騰。

恭喜?指的是這次紫焰雲起的拍賣會,還是赤焰山脈的曆練?

雖說這次赤焰山脈的曆練沒有多少外人知道,可她現在不得不懷疑段驚雷的洞察力與不為人知的實力。

他很神秘,而神秘背後一定是有什麽不為人知的秘密……

片刻,戚芷染吐出兩字:“多謝。”不管他指的是什麽,在他沒有暴露出自己的目的之前,她隻靜靜地觀看他展現出來的一麵。

他怎麽說,她就怎麽聽。“阿染,我聽說不久前追雨神殿出了一個百年難遇的天才,這件事情,你可知曉?”段驚雷平靜無波的麵容上展露出一抹溫潤的笑靨,音落,他眉間的銀色羽毛胎記微微閃了閃,仿佛無數光華聚集其中。
小說推薦